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510章 莫欺少年穷 乱语惹大祸
    棺醇是击杀炉子山卓湖抢来的,被九境神修当做宝贝东西,肯定不是凡品。

    蛟无双可以击杀八境武者,但是和九境比起来还差了些火候,当然更比不上九境神修赖以护体的宝物。

    黑色雷霆同样是在炉子山激战时,刑罚所吸收的。雷霆数量不多,刑真打算留着打敖魂魄用。

    现在保命要紧,顾不得以后的事情了。明知蛟龙珠惧怕雷霆,此时也是用黑色雷霆最好的时机。

    隐忍过后的爆发,打了蛟无双一个出其不意。

    眼看即将打爆蛟无双的头颅,刑真突然收手向后急掠。

    一口气儿退出百余丈,拔出刑罚横在身前,一脸戒备盯着断气儿的蛟无双。

    人明明已死,头颅内的魂魄也支离破碎,不该威胁到刑真才对。

    可是刑真的的确确感知到了危险,一股强大的威压紧随而至,压迫的刑真身体无法动弹。

    与此同时,门立柱后方的黑白无常二老同时正色,豁然起身盯着下方刑真所在位置。

    黑无常顾不得骗来的轮回酒了,拔地而起便要掠向刑真所在位置。

    白无常拉住前者喝问:“干什么去?忘记七杀下的规矩了吗?进入这里的年轻人自生自灭,其他人不可以帮忙。”

    “松开,在慢些就晚了。”被拦住的黑无常一脸的愤懑。

    不服道:“刑真可是老秀才和袁淳罡二人看重的徒弟,在他们眼里刑真是第二个卓湖。”

    “他们能容忍卓湖一直活在七杀福地,可见多么看重能神武双修的苗子。”

    “狗屁的规矩不规矩,刑真出了意外,你我都担当不起。”

    白无常不为所动,叮嘱道:“你难道忘了。来之前是老秀才和袁淳罡一在叮嘱,无论出现任何变故,我等都不能随意插手。”

    黑无常刚刚一时热血上涌忘了这茬,现在想想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但仍不甘心,声提醒:“你确定刑真出事,两个老家伙不发飙?”

    不等白无常回答,黑无常沉下心感应下方状况,脸色愈发凝重道:“你确定不出手?黑蛟族好像犯规了。”

    白无常缓缓摇头解释:“心急则乱,你好好感应一下。虽然有蛟纵横的气息,但是没有蛟纵横的实力。”

    “如果这关刑真过不去的话,心境沾染杂质。玲珑心也会有染,何况刑真正在炼化玲珑心。”

    “如此一来刑真的修为将会止步不前难有寸进,想必老秀才和袁淳罡看重的不是这样的弟子。”

    黑无常闻言很是认可:“的确,黑蛟族不算犯规,就看刑真如何踏过这道拦路虎。”

    “即使老秀才和袁淳罡不在意刑真的清澈心,刑真自己也会在意。他的负担太重,必须走最强路。”

    “刑真能有今的成就,也是因为要追赶娘亲的脚步。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逼着自己一步步变强。”

    “如果知道自己的强者路中断,永远无法达到他娘亲的高度,永远不能知道他娘亲的秘密。”

    “失去了强者心的刑真恐怕会一蹶不振,从此以后武道和神修非但不能进步,反而会日益退步。一颗大好的苗子,也就这样废掉了。”

    随即黑无常补充道:“我们暂且先观察,如果刑真有生命危险,该出手还是要出手。”

    白无常不在否定,悠悠道:“的确,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却下面的刑真,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怒喝:“辈敢伤我黑蛟族弟子,活的不耐烦了。”

    声音中充斥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更有一股威压袭来。刑真如同被大山压顶,额头顿时密布汗珠。

    刑真双腿不受控制弯曲,两只脚掌没入冰冻的地面。逃跑已是无望,唯有与之抗争。

    威压不仅给身体带来不适,就连体内的武道气旋和武胆亦凝滞,运转极其缓慢几乎看不出移动迹象。

    筋脉中的武道大龙蜷缩在一起,极其不甘确又无可奈何。稀薄的灵气就更不用了,瞬间被威压凝固。

    “跪下。”威严声音家中威压,要求相当的无礼。

    刑真下意识双腿弯曲,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不由自主听从声音的安排。

    尽管如此,刑真的脑子是清醒的。震惊之余心脏剧烈跳动,鲜红血液一遍遍冲刷号称玲珑的酒心。

    刑真极力反抗,血液随之燃烧沸腾。玲珑心颜色越发向着鲜红色转变,砰砰跳动铿锵有力。

    刑真突然想起温柔细腻的叮嘱:“你可以穷但是不可以卖身,可以做平凡人不可以卖身为仆。”

    刑真艰难抿嘴一字一顿:“我、不、服。”

    “嘭”体内一股从来没出现过的契机炸开,瞬间将流淌的血液点燃。

    与此同时,武道大龙好似受到刺激,于刑真体内发出高亢龙吟。

    武道大龙张嘴疯狂吞噬突如其来的契机,蜷缩的身体膨胀后恢复活力。

    兴奋后欢呼雀跃,顺着经脉游走入刑真的骨架。当武道大龙挺的笔直后,与刑真的脊椎完全契合。

    刑真被压迫的微微弯曲的脊背,也在这一刻笔直挺拔起来。

    对面的声音露出惊诧:“咦!龙气。是我看你了,原来还是余孽。”

    被龙气滋养后,刑真感觉前所未有的通透,所有威压好像无法伤及自身。

    体内一切运转恢复正常,心态随之稳定下来。刑真盯着本该死掉的蛟无双,搞不明白他现在的状况,不敢贸然出手。

    问道:“你谁是余孽?何来的余孽?”

    威严声音十分不屑,讥讽道:“辈而已,有何资格与我对话?速速跪下准备受死!”

    声音越是逼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刑真越发觉得好奇。若是真能杀了自己,何必这么麻烦。

    猜出些许端倪,不等于可随便拿性命做实验。刑真站定原地,没给好脸色:“藏头露尾的鼠辈,有何资格在我面前猖狂。”

    “哼,辈口气不,本座露出真容怕吓得你屁滚尿流。”威严声音极其不满,恼火之意不加掩饰。

    越是如此,刑真越发确定心底的猜想。试探着踏前一步,见对面的“死人”没有反应,胆子渐渐大了起来。

    刑真理直气壮:“正大光明就是我的资本,不管你是谁?惹我,敢战。”

    “哈哈哈,不自量力。”威严声音像是听到了大笑话,随意道:“一只手指可碾压你。”

    对方越是色厉内荏,刑真愈发笃定自己的想法。

    “铿锵”一声抽出刑罚,进一步试探。

    结果对方真的沉不住气,化出一道虚淡身影立身在蛟无双身前。

    冷喝道:“子你找死,即使老秀才和袁淳罡也不能和我如此无礼。”

    此人是一男子,长相没什么出众的地方,唯有一个大光头太显眼,油光锃亮好似可反射阳光。

    刑真在困魔窟见过此人,顶尖存在的几人之一,黑蛟族的蛟纵横。

    身为一族族长保护族内骄,没什么好意外的。

    刑真驻足耐心问道:“为什么我是余孽?”

    蛟纵横反问:“你不怕我?”

    刑真摇了摇头一语道破机:“我不知道是七杀福地的限制还是你自身的限制,但可以肯定你现在没有实力杀我。”

    刑真眨巴眨巴眼睛回问:“我为什么要怕你?”

    “何以见得?”蛟纵横露出一抹阴沉。

    刑真不以为意:“你想以蛟龙族接近真龙的威压逼我就范,当我体内的龙气爆发后,你的一切手段尽皆失效,你也没了必胜我的手段。”

    蛟纵横却不打算放弃,继续威胁:“子别忘了,你早晚要走出七杀福地。”

    “回到了困龙下,哪怕我身在蛮荒大陆也可让你生不如死。”

    “你认为老秀才和袁淳罡会为了你一个中五境的辈,而得罪我吗?”

    刑真缓缓摇头坦诚道:“我不知道两位前辈的想法,或许出了七杀福地,你的确可以轻松踩死我。”

    蛟纵横很满意这个答案:“既然想明白了,还敢与我做对吗?”

    “子,你想干什么?”

    刑真压根就没有回答的意思,径直取出一件临近完成的品器胎。几锤子下去,顿时接引雷霆砸落。

    刑真料定对面不过是蛟纵横的一缕魂魄,实力的确很强,杀自己问题不大。

    迟迟没有出手,应该是惧怕刚刚刑罚激射出的雷霆。此乃情理之中,魂魄大多惧怕雷霆。

    自己可以硬抗雷霆,而且数次利用锻造接引雷霆,屡试不爽。久而久之他有点儿上瘾,有事没事又拎出来了。

    突如起来的雷霆转瞬将刑真和蛟纵横的魂魄覆盖,刑真无惧雷霆轰击,蛟纵横就没那么幸运了。

    当即被劈的定在当场,魂魄瑟瑟发抖。

    刑真终于放心,大踏步向前。临近后盯着蛟纵横魂魄笑问:“什什么我是余孽?我娘亲的受伤是不是和你有关?”

    “笑话,你娘亲不值得我出手。”

    “啪”清脆的响声并不大,在雷霆中几不可闻。可是却异常的刺耳,比杀了蛟纵横还难受。

    此刻大光头饶是一缕魂魄,也感觉火辣辣的。这若是被传出去,恐怕会被敌对势力笑话一辈子。

    刑真也可以吹嘘一辈子了,扇了一个上五境神修的耳光,试问中五境谁人能做到。

    其实不用蛟纵横敌对势力笑话,门柱子后方的黑白无常已是没心情喝酒了。两位老人跟个孩童似的,笑的合不拢嘴。

    刑真再问:“不?”

    “你敢,辈找死,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现在、不、等你出了七杀福地。”蛟纵横被气得语无伦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了啥。

    “啪”又是一声脆响,刑真答道:“我敢。”

    见对方嘴硬还想威胁,刑真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两只膀子抡圆了左右开弓,打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跪下,从实招来。”刑真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反过来喝令蛟纵横。

    堂堂的一州之主,不是普通帮派掌教。就算废掉一缕魂魄,也不可能被刑真威胁。

    蛟纵横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在找死。”

    刑真正在兴头上,本就不怕威胁也就无所顾忌,耳光扇的相当带劲。

    嘴里嘟囔不停:“怕才怪,不管你有没有对我娘亲出手过,只要有牵连就该扇。”

    蛟纵横欲哭无泪,了一句余孽而已,就被该死的王鞍记恨上了。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