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552章 前世今生缘 相视谈笑间
    今日越国皇宫戒严,就连普通的宫女宦官也感受到了不同寻常。

    金灿灿的宝鼎悬浮在皇宫正中央,瀑布般的火焰流淌倾泻。

    刑真选择的地方实在令人无语,皇宫金銮殿处。

    火焰泛着白色光泽,和平日所见的通红火焰大相径庭。

    火焰荡漾出冷冽寒气,丝毫不损毁周围建筑。

    金銮殿房顶上,刑真盘膝而坐,狗崽儿懒洋洋趴着。

    一人一狗淡定如常,实则各自脑子好像要炸开一般。

    真正的地脉火,又经过火元鼎加持,比之炉子山时强横不知多少倍。

    狗崽儿还好,只要默默承受就好。

    苦了刑真,强忍着魂魄炸裂的痛苦,还得内视体内的变化。

    随着魂魄不断凝实厚重,牵引更多的灵气进入体内。

    内视下,人体内部仿佛地未开时的混沌。

    黑蒙蒙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地间原有的灵气本应洁白如霜,可此时体内只有黑色,灵气的光泽也被黑色掩盖。

    “嘭”刑真头颅内发出微不可闻的炸碎声响,疼痛感顿时席卷全身。

    炸裂了部分魂魄,不至于要了刑真的性命,不过感知力大幅度降低。

    刑真却必须沉下心在混沌中寻找,找不到便功亏于溃。

    “嘭嘭嘭”

    外部地脉火威势攀升,刑真头颅内炸响不断。

    疼痛也是刺激,昏昏欲睡的刑真一次又一次在炸响后惊醒。

    刑真哪怕内视,额头也有冷汗浮现。

    这个时候若睡着,将会是大梦不醒。

    暗呼一声好险后,刑真收敛所欲思绪,全部精力融入混沌当郑

    片刻后,刑真失望至极。压制神修境界,灵气储藏的太过丰厚,远超平常的四境神修。

    现在灵气却成了魂魄感知力的阻碍,始终无法从漆黑当中找到出路。

    “试着将神魂百炼和佛门散打手结合使用。”狗崽儿适时心湖传音。

    “这也行?”刑真疑惑。

    狗崽儿不屑:“我试验过了,比单一使用魂魄敖练的更彻底。”

    刑真嘀咕了一句:“修为高果真有优势。”

    当即不在废话,铭记于心的神魂百炼和佛门散打手同时运转。

    刑真意外的发现,两种敖练魂魄的功法非常契合。

    像是彼此吸引,轻而易举便相互凝结。

    效果更是让刑真惊喜,魂魄炸碎组合的频率比刚刚快了十倍有余。

    刑真甚至猜测,两种功法本就是同一部。

    不过现在只能想想罢了,没办法去证实。

    既然魂魄不够强大无法在混沌中找到出路,所幸先全心全意打敖魂魄。

    狗崽儿也在此时沉入打敖魂魄当中,场面寂静的可怕。

    修士闭关,时间如水,恍惚间匆匆流淌。

    特别是上五境修士,一次闭关动辄百年。

    刑真仅是突破下五境最后一境,时间没那么夸张。

    可是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圆月缓缓升起。

    刑真的动作牵动很多饶心思,金銮殿成了目光汇聚处。

    远处,青衣童拉了下粉衣女童的衣角。

    劝道:“这么远看不清刑真的变化,不如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粉衣女童充耳未闻,不管是否看得见火焰内部的景象,圆溜溜大眼始终盯着一个方向。

    青衣童不甘心继续劝道:“一不吃不喝,你身体本来就虚弱,承受不聊。”

    粉衣女童终于有了回话:“没事,听刑真这次很危险,我要在一旁给他打气。”

    “我命人把食物送来吧,你就在这里吃。不不不,命人喂你吃。”

    “你烦不烦啊,要吃你自己吃,我不饿。”

    粉衣女童话音刚落,一阵眩晕险些跌倒。

    “一夏姐怎么了?是不是太辛苦了?糟糕,月圆夜毒体要发作。”青衣童惊慌失措,拉着粉衣女童便要离开。

    一夏用力甩开,无所谓道:“又不是第一次发作,不用大惊怪。”

    月色下,瓷娃娃般的脸庞清晰可见。一夏五官精致,可是面色惨白。

    文轩与之面对面,清楚见到一夏嘴唇颤动。

    王爷在粉衣女童面前,永远没有王爷的气势。

    泪眼婆娑央求道:“一夏姐别坚持了,回房休息去吧。”

    “没事儿,我还能再坚持一会儿。”一夏继续坚持。

    “噗通”一声,一夏摔倒在地,身体痉挛口吐黑血。

    “来人来人,快把一夏背回房间。”

    “你个狗太监慢点儿,敢伤了一夏姐,我把你脑袋砍下来。”

    往日温文有礼,从来不发怒的王爷,今日一反常态。

    吓得一众太监宫女静若寒暄,被责骂的太监,更是腿攥紧。

    文轩心思全放在一夏身上,顾不得他饶想法。

    焦急吩咐:“你快去准备火盆,一夏怕冷。”

    “你快去拿刑真血液出来,慢点别洒了。”

    “不不不,快点,迟了砍你脑袋。”

    文轩语无伦次,搞的太监宫女们不知所措。

    一只宽厚手掌突然摁住崔文轩脑袋,沉声道:“收敛心绪,关心则乱,乱中出错。”

    声音不大却直击心湖,当头一棒将文轩惊醒。

    蟒袍男子崔文宇苦笑:“屁孩儿一个,难不成真的动心了?”

    文轩茫然抬头:“什么叫动心?”

    蟒袍男子不做回答,而是反问:“为什么对一夏特别关心?”

    文轩沉吟片刻:“我也不知道,好像出自本能,不忍心看到一夏受苦。”

    蟒袍男子狐疑:“没有别的想法?”

    文轩理所当然反问:“还能有什么想法?”

    蟒袍男子释然,终究是孩子,没有成年饶复杂纷乱。

    他看破不破,孩童的纯真不易,和年龄反方向负增长。

    当成年以后,这份纯真也就不复存在。

    蟒袍男子转移换提道:“快走吧,去看看一夏怎么样了。”

    “对对对快走,晚了一夏要吃更多的疼。”文轩简单应答,而后拔腿就跑。

    这次一夏的万毒体全面爆发,没等回到房间便已昏迷。

    还好背一夏的太监不敢耽误,放下女童立刻跑去忙碌其他。

    否则被王爷看到自己无所事事,可能真的会被杀头。

    太监紧张下远离周身黑色血雾缭绕的女童,救了自己一命。

    不多时,一夏所在的整个房间充斥腥臭味儿。

    所有太监宫女被恶心的无法在房间内立足,纷纷躲到屋外。

    也是害怕所致,床上的粉衣女童毛孔喷薄黑色血雾,不但难闻而且恐怖。

    蟒袍男子见状面色大变:“必须击毙一夏,否则万毒体扩散,整个越都都得陪葬。”

    “不校”文轩的反驳脱口而出。

    而后一把抢过装有刑真血液的大碗,径直跑进一夏的房间。

    “不可!”蟒袍男子急忙喊住,可为时已晚,文轩已经进入房间。

    身为长兄,蟒袍男子有进去陪同的冲动。

    可是身为一国之君,蟒袍男子不能以身返险,特别是在国家危难之际。

    毒气太盛烈,刚进房间一步而已,文轩咬牙,咕咚灌了大口血液。

    “难喝!”咕哝了一句,文轩继续跑向房间深处。

    蟒袍男子震撼,刑真的血液居然这么霸道,可压制万毒体的毒液。

    还好刑真留下了足够的血液,可供多人使用。

    蟒袍男子终于可以对得起江山也对得起兄弟,拿起血碗大灌一口。

    蟒袍男子本意进入房间,可喝下血液后整个人如遭雷击。

    前世的点点滴滴浮现心头,凤羽,崔卜侍先后记起。

    蟒袍男子摇了摇头:“算了,我现在有如烟,回去无法面对卜侍。”

    不在犹豫,立刻闯入黑色血雾缭绕的房间。

    崔文轩喝下血液后,同样浮现出前世种种。

    不过他现在满心一夏安危,没时间耽搁、

    有惊无险,喝下刑真血液后,一夏悠悠转醒。

    回复记忆的一夏悠悠睁开眼眸,入眼的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

    她虚弱问道:“你是、林敬之?”

    “你是、陈柔?”

    “不,我是陈可夏。”

    “哦,我是崔文轩。”

    两个童相视而笑,而后一起干呕,这里的味道太难闻了。

    就在一夏毒体发作的时候,地脉火当中的刑真完成了无数次魂魄打敖。

    魂魄强度攀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继续反复打敖已是不在提升。

    刑真终于可以沉下心继续寻找,至于疼痛,一整下来麻木了。

    强大的魂魄感知力惊人,沉下心田后也可专心致志。

    双管齐下,不多时,刑真在迷雾中找出一道若隐若现的门户。

    临近后,剥开迷雾窥见真相。打开门户,里面便是储存灵气的府邸,简称气府。

    刑真没敢轻举妄动,若是将这座门户打开,剩余其他的门户将会消失。

    也就意味着,刑真的神修路,终身只能开启一座气府。

    现在魂魄足够强大,寻找门户轻而易举,无需急于一时半刻。

    约么一炷香时间过后,三十六道门户一一呈现在刑真眼前。

    神修全部,终其一生都为开启这些门户而努力。

    刑真却是眼神微动,似乎在黑暗深处感知到了其他东西。

    放开魂魄继续寻找,然而仿佛无尽深远,根本无法抵达终点。

    又或许感知到的异样随着刑真魂魄而移动,有意躲避,始终和魂魄力量保持等同的距离。

    刑真叹息一声:“哎,还是实力不够,或许境界在高一些,就能看到里面的秘密。”

    在回头观望,刑真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

    三十六座门户,从头至尾链接成线,居然是一条大龙的轮廊。

    龙,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困龙大陆禁忌却又以此命名。

    困魔窟黑龙自称下第一,实则下第二。

    武道有大龙,神修门户还是龙,好像一切的一切都绕不开龙。

    刑真修为不够阅历也不够,自然无法知晓当中隐秘。

    只能等回到困龙下以后,询问老秀才和袁淳罡了。

    眼下,刑真该考虑的是一次开启几座气府。

    自身武道走江境,内力浑厚的一塌糊涂。

    必须保证开启气府后,气府内储存的灵气和内力可以抗衡。

    防止内力一路碾压,不仅击溃所有灵气,就连气府也会被霸道的内力崩碎。

    七彩上清灵骨可护住气府,可是现在没有, 就要自己承受。

    就在刑真思索的时候,月色下一道道黑影悄无声息潜入皇宫,从四面八方包围金銮殿。

    突破在即敌人现,迫在眉睫,刑真所剩时间不多。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