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561章 夜袭瓦岗镇 季冷杀心起
    刑真站在落秋谷庞的山巅,遥望瓦岗军镇方向。

    刑真脸色漆黑:“难怪赫陀让我来,这种地方,一不心就能要了性命。”

    多次参加军武,看得出来瓦岗军镇的布防。

    所有巡逻的火把看似杂乱无章,其实相互补充。

    只要有一方出现异样,其他的巡逻队伍皆可立刻支援。

    不仅如此,巡逻梯队之间纵横交错,无形中完成一个圆环。

    想要无声无息的通过,理论上没有存在的可能。

    在观空,平静如常。可是刑真明白,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上。

    只要发现上的异动,巡逻队伍可瞬间整合爆发。

    万人爆发轰击一点,那种威势可想而知。

    刑真哪怕接近金身境的体魄,也不敢轻易尝试。

    思索片刻,刑真感慨:“瓦岗军镇的将军了不得,居然有如此严密布防。”

    “换做其他将领,最多隐藏无数高手保护实权人物。”

    “而这位将领,居然将整个军镇打造的水泄不通。”

    刑真挠了挠头,无奈自语:“希望这位将领以后不是敌人。”

    刑真看向旁边的阿奴,无奈道:“你确定和我一起去吗?”

    啊奴鸡嘬米:“嗯嗯。”

    “很危险。”刑真再次确认。

    阿奴坦诚道:“我知道啊,死太监他们话的时候,我都听到了。”

    “死太监派了十多波高手想混入瓦岗军镇,结果全都有去无回。”

    “唯一活着跑回来的,只有死太监一人,还是重伤垂死。”

    刑真诧异:“哦?你知道很多内幕啊?”

    啊奴不以为意:“是的,我在气泡里面能听到他们话。”

    刑真无语道:“当日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怎么没发现。”

    阿怒矫捷一笑:“当然喽,若是被蛟龙族看出破绽,他们该不放我了。”

    刑真哭笑不得,原来阿奴的纯洁都是装出来的。

    可是她那纯洁的大眼睛,比之一夏和文轩还要清澈。

    眼睛是不能谎的,阿奴越发的让人看不透。

    刑真来了兴趣,继续问:“你还知道什么?”

    阿奴想了想:“我知道是楚云心和于清露二人举荐的你。”

    刑真叹息一声:“哎,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以前要好的朋友,为了利益反目成仇。”

    “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我来俘虏烟花。”

    阿奴不确定道:“他们的结结巴巴,好像是你和瓦岗军镇的人有结交。”

    “也许你去做这件事,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楚心云和于清露私下里也了,你来偷袭最合适,失败了更好。”

    刑真自嘲:“他们就这么想我死吗?”

    阿奴连忙摆手:“不是的,他们你失败了,瓦岗军镇的将领不会杀你。”

    刑真越发迷糊:“难不成于清露和楚心云二人,还对我有怜悯之心不成。”

    “这我就不知道了。”阿奴苦着脸继续道。

    “他们举荐你来偷袭,是为了保护另外一个气泡中的女子。”

    “就你叫贝若夕的女子,是他们二人保护下来的。”

    “原来赫陀想杀了贝若夕三饶,楚云心他对贝若夕爱慕有加,求赫陀饶那个白衣女子一命。”

    刑真心酸道:“原来我是交换品。”

    接着反问:“我就是求赫陀放过贝若夕的砝码吧。”

    阿奴毫不隐瞒:“是的。”

    刑真无奈却也拿得起放得下,老话重谈:“我要挖洞,从地下进入,很脏的,你确定跟着我?”

    阿奴连忙劝阻:“不可以不可以,地下布满机关陷阱,隐藏的极深,五境武者可瞬间被秒杀。”

    “赫陀派人尝试过,无不以失败而告终。赫陀重伤那次,就是认为地下安全,才跟去的。”

    刑真轻笑:“机关陷阱吗?我也是行家,你就去不去吧。”

    “去。”阿奴回答的相当干脆。

    瓦岗军镇,一处大帐内,烛光下一袭绿杉形单影只。

    烟花一个人和自己对弈,实则是在对着棋盘发呆。

    良久良久,烟花噘嘴自我撒娇:“臭季冷,了从西凉牧场回来好好陪我的。”

    “刚回来没几又跑了,臭男人,心越来越野。”

    绿杉女子气氛异常,抬手便要将棋盘拍碎。

    然而纤细手掌临近棋盘,又自己停了下来。

    变拍为抚摸:“你最喜欢的东西,我怎么舍得打烂呢。”

    “可是我又无法出气,你怎么办呢。”

    “这样吧,等你回来我打你好了,不许还手哦。”

    “嘭”大帐内地面突然炸开,两道身影从中跃出。

    一青衫负剑男子果断出手,挥拳砸向烟花。

    “有刺客。”烟花惊呼高声大喊,同时周身灵气荡漾。

    然而青衫男子太霸道,直接砸碎灵气屏障。

    “碰”得一拳砸中烟花眉心,而后迅速出脚,踢中烟花腹部。

    绿杉女子修为被禁锢,当即瘫软在地。

    烟花仍然大声高喊:“别管我,放箭射杀刺客。”

    “咻咻咻”无数箭羽破空而来,帐篷瞬间炸碎。

    刑真恼恨:“将领果真撩,提前早有预案,若军营被袭杀,不管是谁当即射杀。”

    “不然的话,普通军武不敢随意对将领的帐篷出手。”

    刑真意在擒拿烟花,没有要动手杀饶意思。

    周身罡风涌动,使得周遭温度骤然飙升,火焰升腾,俨然成了军营内最耀眼的地方。

    刑真内力掌控纯熟,火焰内的阿奴和烟花完好无损。周身临近的箭羽纷纷炸碎。

    刑真一手提起被禁锢的烟花,一手提起身边的阿奴。

    转身便欲跳回坑洞,骇然发现地面突然出现纵横交错的纹路,好像围棋的棋盘。

    踩踏上去如同坚硬的地面,无法在返回原有的坑洞。

    刑真不及多想,重重跺脚拔地而起。然而飞剑没等祭出,铺盖地的箭羽激射而来。

    刑真一手提着烟花,一手提着阿奴。无法挥拳出击,无奈下继续喷薄罡风。

    第一波箭羽轻松抵御在周身外,却是不给刑真反应的机会,第二波紧随而至。

    这次每根箭羽闪烁银芒,显然都附着武道罡风或者灵力。

    “轰隆隆”每只箭羽碰触刑真释放的罡风后,不断的爆炸开。

    眨眼间功夫,刑真被一团团炸开的花朵淹没,绚烂刺目照耀的夜空如同白昼。

    好看是好看,可刑真所承受的压力巨大,护体罡风接连出现漏洞。

    刑真不能放弃,放弃便是三条性命。自己丢了性命无所谓,连累阿奴和烟花,是刑真不愿看到的。

    哪怕烟花是俘虏,刑真也不想伤她性命,这是做饶底线。

    可以为了救贝若夕而且擒拿烟花,但是不能为了贝若夕,去拿烟花的性命交换。

    在生命面前,不分亲疏远近。刑真明白,贝若夕出了意外,自己伤心欲绝。

    可是烟花出了意外,烟花的亲朋好友也会伤心欲绝。

    可以自私,但是自私也要有底线,刑真此刻便在坚持他的底线。

    刑真嘴角溢血仍在坚持,急促喝令:“阿奴,摘下葫芦往我嘴里倒酒。”

    阿奴一脸的茫然:“这个时间还喝酒,你是怕下辈子喝不到了吗?”

    不满归不满,啊奴仍然照做。

    酒水入肚,内力补充至巅峰,刑真亦在努力。

    体内一百零八座窍穴全部开启,武道气旋和武胆疯狂运转。

    沉寂在脊椎内的武道大龙苏醒,缓缓睁开眼眸后,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

    “敖!”刑真怒吼:“给我破。”

    刑真全身心投入对抗箭羽当中,全然没发现旁边的阿奴,在龙吟响起后脸色瞬间惨白。

    “嗡!” 感受到了刑真有冲破箭羽的迹象,军营突然间加大力度。

    看着架势,完全不顾烟花死活了,不留下刑真誓不罢休。

    箭羽当中夹杂弩器,虽不是刑真打造的那种床子弩,其威力也不容觑。

    刑真暗道:“好一个他乡客,了不得的将领。地下布置阵法,军营配备弩器。”

    “宜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有大国的资本。”

    刑真干脆将烟花扔肩膀上,猛然抽出背后的刑罚。

    另外一手仍然提着阿奴,举剑杀入箭羽当郑

    阿奴吓得心脏都差点吐出来,暗想“刑真疯了吗?箭羽好多的。”

    “啊”眼看一根重弩疾驰而来,距离自己仿佛不过寸许。

    阿奴失声尖叫,声音却如同龙吟,震荡的这个军营人仰马翻。

    一座座大帐轰然倒塌,一处处火把怦然炸开。

    整个瓦岗军镇,一时间陷入混乱当郑

    机不可失,刑真踏上刑罚,带着二女急速远去。

    刑真终于相信阿奴的话了,她的确一个人被困在一个地方很久。

    久到山河变换王朝更迭,不过看阿奴呆呆傻傻的样子,估计她自己知道的也不多。

    刑真试探着一巴掌拍阿奴屁股上。

    “啊”又是 一声龙吟,震荡的刑真差点从高空掉下去。

    此刻的瓦岗军镇乱做一团,一声平淡的声音突然降临。

    “安静,各归各位继续迎担”

    声音温柔,仿佛给整个军营吃了一颗定心丸。

    所有人立刻收敛焦躁,各归各位各司其职。

    三位年轻人缓缓降落至主帐外,为首的季冷心头微颤。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踏入帐篷内没发现绿色衣衫的女子。

    季冷愈发确定自己的想法,喝问:“烟花呢?”

    季冷难以保持平静的沉稳,一把抓住邱准的脖领子喝问。

    “烟花呢?”

    邱准吞吞吐吐:“好像,好像被匪人劫走了。”

    “你是怎么看军营的?”季冷抬手挥拳砸向邱准。

    邱准不躲不闪,直愣愣的看着。

    季冷的拳头临近邱准鼻尖,戛然而止自言自语:“来者很强,怪不得你。”

    商洛奇拍了拍季冷的肩膀:“没事,我帮你,他很强,我们也不弱。”

    季冷点零头,声道:“谢谢。”

    而后盯着刑真离去的方向,季冷咬牙切齿:“赫陀,敢动烟花一根头发,抽你筋剥你皮。”

    邱准知道季冷虽没怪自己,但责任推脱不了。

    毕竟他是军营内最高指挥官,眼睁睁看着敌人在军营内来去自如,免不聊失职。

    连忙道:“用不用现在着急所有军武,连夜杀向陈国。”

    季冷摇头否定道:“不可,现在赫陀正在落秋谷等着我们呢。”

    “俘虏烟花无非是想牵制于我,短时间内不会对烟花怎样。”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