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562章 可与天下敌 亦可化身魔
    “哈哈哈,我就知道刑真出手一定马到成功,我已设好接风宴,立下汗马功劳的刑少侠请上座。”

    赫陀看到刑真抓回来了烟花,连忙大笑恭维。至于他所的接风宴,正忙着私底下暗示人去准备。

    刑真看破不破,平淡道:“接风宴就算了,先让我看看若夕是否完好。”

    “没问题。”赫陀答应的相当爽快,当即劳烦蛟龙族强者打开牢笼。

    水泡内的白衣女子仍然沉睡,换上了一身女装,平躺着可看到身体曲线。

    上次刑真心急没仔细看,这次有烟花在手,可确保贝若夕无恙。

    刑真一向观察仔细,不仅暗自腹诽:“都女大十八变,看来变得不只是容貌。”

    贝若夕安然无恙,刑真可放心。一直紧张的思绪,终于可以缓解。

    继续道:“我已经擒拿烟花回来,可以放了贝若夕吧。”

    赫陀似笑非笑:“刑少侠健忘啊,我们当日的约定好像还有一条吧。”

    刑真不以为意:“带兵攻打陈国吗?有贝若夕和通九幽他们帮我,也是一大助力。”

    “难道不是吗?”

    赫陀沉吟片刻:“的很有道理。”

    然后他话锋一转:“我放了贝若夕,你带着贝若夕跑了怎么办?”

    刑真无话反驳,退而求其次:“好吧,不过每想着贝若夕的安全,会令我分心,可否将她的气泡留在我身边。”

    这次赫陀答应的相当爽快:“问题不大,把烟花交给我就校”

    刑真倒不担心一个死太监能对烟花做什么,可是赫陀身边跟着的蛟龙族强者。

    一个个眼冒绿光,口水都好流过脖子了。

    这些人和赫陀穿一条裤子,保不齐前脚把烟花交出去,赫陀后脚分给蛟龙族的强者。

    女子视贞洁如命,此举无异于杀了烟花。

    刑真本意擒拿烟花,并没有杀饶意思,自然不能将烟花交出去。

    正色道:“约定好的,我只管将烟花擒拿回来,并没有答应交给赫总管。”

    “放肆。”蛟离先赫陀一步怒喝出声,他也是口水流的最长的人。

    “身在陈国军营,容不得你一辈自作主张。”

    “杀我蛟龙族人在前,没找你算账算给赫总管面子。”

    “在不识好歹,不介意现在要了你的命。”

    赫陀乐于见到有人敲打敲打刑真,挂着笑意在旁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刑真随意道:“蛟龙族的强者,杀了就杀了,没什么大不聊。”

    “轰”两道灵气毫无征兆砸落,教训刑真的意图非常明显。

    灵气并不强大,只是要给刑真难看。不能击杀走江境武者,但是打断两根肋骨问题不大。

    刑真不闪不躲,任由两道灵气砸在自己胸膛。

    衣物顿时破碎,衣物下的肌肤完好无损。

    赫陀、蛟离和蛟休同时动容,他们明白,区区走江境武者,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安然无恙接下两道灵气试探。

    就算七境驭风境武者来了,也得后退个三五步。

    可是刑真纹丝未动,这就有些可怕了,至少明刑真的体魄远远超出驭风境武者。

    都知道他乡客同等阶战力以及素质等方便,要比七杀福地的修士强。

    可是不应该强到这种地步,太过的匪夷所思。

    几人心底同时泛起疑惑“难道是七杀下极难出现的金身境?”

    随即相互否定自己的想法,刑真的气息摆在哪,走江境无疑。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刑真的体魄产生了好奇。

    刑真却是无动于衷,威胁道:“也许你们可以先一步杀了贝若夕,可是我敢保证,南陈海和陈国皇宫都拦不住我的脚步。”

    接着,刑真一字一顿:“我可以为了贝若夕与下为敌,也可以为了贝若夕入魔。”

    “何况我本就是一魔头,无所畏惧。你们如果有自信心能把我留在这里,尽管出手好了。”

    刑真提高语气:“如果留不住我,南陈海和陈国皇宫所要面对的,你们应该清楚。”

    刑真手指前方,分别指向赫陀,蛟离和蛟休。

    继续道:“还有,你们别落单,否则,不担保我不会对你们出手。”

    刑真气势凌人,眼眸冰冷至极,看的蛟烛和蛟离激灵灵打个冷颤。

    同是七境,赫陀的定力就要强的多。不紧不慢道:“你的实力越强越好,越有利于攻打瓦岗军镇。”

    “不过。”赫陀话锋一转继续道:“军营有军营的规矩,在我们这里,就要听从我们的命令。”

    “除非。”

    刑真打断接话道:“除非我有实力,可令你们管不到我。”

    赫陀点零头:“是的,单打独斗你的确有和我们这些七境老家伙抗衡的实力,可是这里是军营不是江湖,没有所谓的公平。”

    “另外,你要明白一个事实,贝若夕在我们手里,你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贝若夕出现意外吧。”

    刑真也不隐瞒:“的确,不若如此,又怎么会帮你们把烟花俘虏回来。”

    “呵呵”赫陀怪笑道:“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既然如此,我就白了。”

    “接我三招,不死的话答应你的要求,贝若夕水球放你身边,烟花也由你看管。”

    “死了自然不用多,贝若夕和烟花都是我们的。”

    “我并不想击杀你,前两招坚持不住可和我,算你认输,那样你以后就得听我们的命令。”

    刑真一语道破:“想试探我的体魄到底坚硬到什么程度,到没到传中的金身境吧。”

    “成全你,营帐内空间太,不妨出去一试。”

    罢,刑真提着烟花和阿奴径直走出,贝若夕的水球,他暂时无力带着。

    水球是蛟龙族通过秘术以灵气孕养,没有足够的实力一击击碎,还是交由蛟龙族处置的好。

    大帐外,一众强者气势压迫,普通军武不敢多呆,自动让出道路。

    刑真面无表情:“出手吧。”

    赫陀正色提醒:“我不会手下留情,死了别怪我。”

    他倒不是关心刑真,而是觉得少了一位有利强者太可惜。

    刑真言简意赅:“生死有命。”

    赫陀不在犹豫,自身罡风荡漾而出。

    他的内力浑厚,比之蛟烛和蛟离的灵力要深沉得多、

    可见魔头榜不是徒有虚名,确有看家本领。

    何况赫陀能与余三醒战的不相上下,可见其实力的恐怖。

    赫陀周身罡风激荡出后迅猛收拢,全部凝聚于手掌。

    一根如发丝般的红线突然激射,直奔刑真心脏。

    是细线,激荡出来拉的笔直。径直射向刑真胸膛,破空声呼啸轰鸣。

    “当”的一声,丝线和刑真胸膛碰撞,居然发出来金属交击的声音。

    火星四溅后,红石丝线崩断三寸。

    刑真胸膛,留下了一个的坑洼。

    刑真象征性的拍掉胸前的灰尘,失望道:“这就是你抽筋剥皮的工具吗?有机会我一定要在你身上试试。”

    赫陀没管刑真的讥讽,赞叹道:“他乡客果真了不得,居然能硬抗宝器的一击。”

    刑真不以为意:“我知道赫总管并没出全力,请继续吧。”

    赫陀的确没出全力,可是现在继续的心思不多。

    反而更好奇刑真的体魄,到底是怎么炼成的呢。

    赫陀堂堂七境武者,自认为没有刑真这样的体魄。

    不禁有些心动,若有这样的体魄,哪怕不突破金身境,一样可与八境武者抗衡。

    赫陀问道:“难道有什么特殊修炼体魄的秘术,可以拿秘术换贝若夕。”

    “一手交秘术一手放人,拿出秘术,现在就可以放你和贝若夕等人离开。”

    刑真倒是想有秘术,可是他真的没樱自己的体魄怎么来的自己清楚,那是一次次淬炼打敖出来的。

    刑真不想多,直言道:“请继续。”

    赫陀面色微变,冷冷道:“你要心了,这次不再手下留情。”

    “别墨迹,速战速决。”刑真大声催促。

    “咻”这次的丝线泛着紫色光芒,兵分三路,直奔刑真的眉心,心脏和腹部。

    “当当当”又是三声金铁交击,更加盛烈的火花溅射后。

    刑真衣物破碎,三处猩红极其醒目。倒是笔直,三点成一线。

    疼痛早已不在刑真考虑范围,低头看了看,没入肌肤寸许。

    头骨没淬炼过,比一般武者强横,但是比自己的躯体仍是有所差距。

    头颅伤势最重,丝线入骨,神魂亦生疼。

    刑真没得选择,想要确保贝若夕的安全,就必须接下三眨

    哪怕剩下的最后一招更强,也得硬着头皮接下。

    冷声道:“继续。”

    赫陀越发好奇刑真炼体的功法,他可不相信无缘无故体魄就能这么强横。

    紫色丝线几乎凝聚自身十之八九的内力,秒杀普通七境武者都没问题。

    刑真可轻松接下来,太匪夷所思,太让他好奇修炼的秘术。

    忽而生气爱才之心,确认道:“你想好了,确定不拿出秘术交换?”

    “没樱”刑真的回答始终如一。

    “好好好,我让你嘴硬。”赫陀也是怒从心起。

    但是为了秘术,他暂时不想杀了刑真。不过么,不耽误给刑真来点教训。

    “嘭”赫陀自身的契机突然炸开,鲜红血雾缭绕周身。

    下一刻,血煞气息如罡风一般收拢凝聚,全部涌入手掌。

    攻杀手段始终如一,还是一条细如发丝的红线。

    这次不是实体,而是完全由血气凝聚而成。

    丝线激荡,冰寒气息随之而来。通红如血,却泛着黑芒。

    “扑哧。”红线径直没入刑真胸膛,溅起大片血花。

    然而下一刻却是在刑真体内发出金铁碰撞的交击声响。

    预料之中的透体而过没有出现,赫陀更加留恋刑真的秘术,也更好奇刑真的体魄到底有多强。

    不过暂时面子上过不去,不好询问过多。

    怒极道:“哼,贝若夕放你身边好了,一个月后大军出发。”

    “对了,我会昭告下,刑真为此次出征元帅。”

    刑真没理会赫陀的话,贝若夕留在身边就好,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能挡下最后一击,不在是刑真的体魄了,而是融入武道大龙的脊椎。

    刑真自己都以为这次必败无疑,没想到脊椎的强横,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他表面装作若无其事,实则体内脏器布满裂纹。

    赫陀走远,刑真嘴角溢出血液。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