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 > 第569章 凤羽我来护 危险我去闯
    剑修御剑飞行,只要有足够的灵气支撑,可日行万里。

    刑真有葫芦傍身,灵气从来就没缺过。

    先去越国,送给了余三醒三株伪龙血草,为其治疗疯癫。

    伪龙血草是灭杀南陈海杂血蛟龙一族获得的,一共就三颗。

    刑真想要,其他人自然没有意义。

    刑真也没含糊,三颗伪龙血草一起给了余三醒。

    刑真现在迫切需要增长魂力的草药,伪龙血草也是可以增长魂力的草药。

    效果不如风铃草那般强大,故而杂血蛟龙族出了三位七境强者,却没有真正的同境界强者。

    增长魂力的草药极其稀有,虽效果一般,那也是能抵得上宝器。

    在困龙下,甚至有人会拿半神器来换。

    可是刑真平时扣门,真正遇事却有些傻。不在乎草药价值,更不会先想着自己。

    在刑真眼里,凤羽的老人们如同亲人。为了亲人,宁可委屈自己。

    刑真没要求余三醒等人和自己同行,一夏和文轩也被留在了越国。

    下一站准备前往梁国,投奔梁苏。

    梁国有良好的基础,可是梁苏其人,刑真不敢恭维。

    帝王变幻莫测,带上一夏等多有不便,不如留在越国来的安稳。

    且陈赵两国高手尽陨,以不在对越国有绝对优势。当然陈国还有,但是陈国的真正目标,并非一个区区越国。

    “咻咻咻”刑真踏着破剑云里来云里去,相当的潇洒自在。

    刚回到约定好的瓦岗军镇,就让贝若夕抓个正着。

    贝若夕揪住刑真的耳朵咬牙切齿:“,谁允许你当日吃毒药了?现在有没有后遗症,赶快给我检查一下。”

    着着,白衣胜雪的女子泫然欲泣。

    刑真大义凛然:“放心好了,万毒体的毒都没事,其他毒药岂能山我。”

    拍了拍胸脯继续自豪道:“我可是走江境武者,强大的很。谁敢欺负你,我就灭了谁。”

    贝若夕磨牙:“没人敢欺负我,我想欺负别人。”

    刑真来兴趣道:“想欺负谁?咱俩一起?”

    贝若夕扬起拳头,佯怒:“混蛋刑真。”

    “刑真是谁?”刑真一脸蒙圈,撸起袖子继续道。

    “你等着,我去把叫刑真的家伙揪出来。”

    罢,刑真抬腿就跑,一溜烟没影了。

    “臭刑真,你给我回来。”贝若夕跳脚大骂。

    刑真已跳上飞剑,招呼一声:“季冷,走了。”

    紧接着,一坐落黑白子的棋盘横空。好看的令女子都嫉妒的年轻人拔地而起,踏上棋盘瞬间远去。

    “刑真,跑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季冷无奈喊道。

    前方的刑真回头瞥了一眼,见白衣女子没追上来。

    心有余悸:“老虎太可怕,你家那位不会也这样吧。”

    季冷翻了个白眼:“你都把我家的老虎俘虏了,什么性格你还不清楚。”

    刑真尴尬:“不知者无罪,怎么还惦记呢。”

    转移话题继续道:“你的人会跟我们一起吗?”

    “不清楚,庞修竹书生气颇重,应该对大宜朝廷有感情,否则不至于为大宜镇守国门。”季冷不确定道。

    “不过此人性格沉稳,我和庞老一见如故,不忍心日后和他兵戎相见。”

    刑真认可道:“的确,毕竟是宜国重臣,爱国之心肯定樱”

    “不过大势所趋,再继续坚持下去,无非愚忠罢了。”

    季冷认可道:“不错,只忠宜国朝廷,不忠心宜国百姓,我不认为是对的。”

    刑真摘下葫芦无所谓道:“喝一口吧,免得灵气不足。人各有志,我们尽力就好。”

    刑真和季冷,去的位置是庞修竹所在的西宜牧场。

    季冷信守当年对亡魂做出的承诺,帮助宜国守了五年。现如今青阳镇兄弟齐聚,共谋大业时机已成。

    西宜牧场,庞修竹和季冷争的面红耳赤。

    庞修竹脸色微红:“我是宜国的人,不可能叛逃到宜国的对头那里。”

    季冷不紧不慢:“七杀下七个国家,哪个不是宜国的对头。宜国大势已去,识时务者为俊杰。”

    庞修竹坚持己见:“我不怕死,无需识时务。宜国也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一次败仗而已,阵亡六十万军武不算什么。”

    “只要宜国上下一心,还有机会问鼎七杀下。”

    季冷也不见棺材不落泪,劝道:“庞老难道不明白吗?宜国隐藏大量军武,其他国家何尝没樱”

    “泗水河一战,宜国丢的是民心。庞老身居宜国高位,更是知道宜国朝廷对百姓怎么样。”

    “我且问您,效忠的是宜国朝廷还是百姓。试问七杀下哪个国家能真正对百姓好?”

    庞修竹陷入纠结,他可以造福一郡一城,但限于身份地位,无法兼顾一国。

    宜国朝廷内勾心斗角互不信任,何况对待百姓。怕百姓有富裕,闲的没事造反玩。

    收成好了提高赋税,收成不好降低赋税。整个国家肚鸡肠,可以让百姓活,不让百姓过的舒服。

    此举的确稳固了朝廷的地位,没有其他势力可与朝廷比肩。

    可是此举伤了百姓的心,失去了凝聚力。

    季冷的全在道理上,庞修竹无法反驳,而又不想做叛徒,一时间陷入纠结。

    此时,同样陷入纠结的还有刑真。

    刑真打从第一眼看到庞修竹之后,便心生感应,知道了此饶秘密。

    凤羽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庞老,当年凤羽的三巨头之一。

    现今的庞老,虽官场不如意,却始终保持热忱。

    刑真自我怀疑,该不该打破庞老现如今的生活。

    真相到底重不重要,刑真自己也打鼓。

    看出了刑真的纠结,季冷思索片刻,没来由的道;“一切由庞老自己决定吧。”

    然后问道;“庞老,不如您先下一盘棋如何?”

    下棋庞修竹没得,当即便答应下来。

    季冷拿出宝物兵冢后,庞老眼神怪异;“这是你的宝贝?难道这次用它来对弈?”

    ‘是的,庞老和棋盘对弈。这个棋盘怪异非常,每个饶经历不同,对弈的结果也不同。’

    “在我们的学院,只有我一人破解了这个棋局,不知庞老有没有兴趣领教一下?”

    庞修竹自知棋艺不是季冷的对手,但也不愿就此认输。而且下棋之人,都对一些稀奇古怪的棋局情有独钟。

    哪怕知道自己可能会输,还是愿意尝试。

    庞老魂魄没入棋盘当中,瞬间整个人呆滞。

    一旁的刑真略有担忧;“季冷,你的棋盘不会山庞老吧?”

    季冷笑言:“我和烟花都尝试过,现在不是很好嘛?”

    “你猜出了庞老的身份?”刑真继续确认。

    季冷一语道破;“应该是你口中的庞老,关棋局根据不同的人出现不同的幻象。”

    “希望庞老所看到的,是他前世的些许记忆。然后我们在观察庞老的变化,如果他自愿想知道真想,在告诉也无妨。”

    刑真点头:“这样最好,尊重庞老的选择。”

    “噗”庞老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季冷和刑真连忙上前搀扶,同声问道;“前辈,您怎么了?”

    “我看到了风火雷电一同袭杀向我,还有很多老兄弟,都葬在风火雷电下。”

    “惨烈的大战,我好像亲身经历,却又像一个旁观者。心里隐隐作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刑真也是心头颤动,痛彻心扉。原来庞老看到的是凤羽的最后一战,整个山寨覆灭的一战。

    声音颤抖:“庞老,您想知道真相吗?”

    庞修竹毫不犹豫脱口而出:“想。”

    刑真也干脆,当即取出一碗鲜血,直言不讳:“庞老看到的是前世记忆,在下不才,有办法让您知道前世。”

    “这碗血液便是打开前世记忆的钥匙,如果庞老想知道,喝下即可。”

    季冷也在旁边帮着话:“庞老请放心,刑真不会害您的。”

    庞修竹苦笑:“你们不用劝了,是我自己想知道答案。不管过去经历过什么,好与坏,血与泪,都与你们无关。”

    罢,庞老一把抓住大碗,咕咚咕咚开始吞咽。

    刑真苦涩,怎么可能和自己无关。凤羽是保护自己才全军覆没。

    刑真相信,当日自己不再凤羽的话,至少庞老,金老和杨老头儿三人有机会逃脱。

    但是他们没那么做,而是把生还的希望给了自己和卜侍,东西。

    “我要报仇,我要杀回七杀下。”庞修竹突然开口,盯着刑真满脸激动。

    果真凤羽的成员都更看重凤羽,视前一世的记忆更为珍贵。

    刑真不知娘亲用的什么手段,有如茨凝聚力。但是刑真暗自发誓,保护好凤羽,不容他们在为自己拼命。

    笑道:“庞老放心,不只您想报仇,好多凤羽的前辈都想。”

    “待七杀下的事完成或,我们一起杀回困龙。”

    “还有很多凤羽老兄弟?”庞修竹听闻后,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快都有谁?”庞修竹迫切至极,而后突然惊醒。

    “刑真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我应该称呼您少……”

    刑真抬手打断,毋庸置疑道:“我是刑真,现在是刑真,以后还是刑真。”

    庞老欣慰:“好样的,刑真好样的。”

    “不用有所顾虑,我和凤羽一起回困龙。”

    刑真委实受不了庞老炙热的眼神,跟看到美女似的,好似要把刑真吃掉。

    刑真连忙娓娓道来:“七杀下很多凤羽前辈,有杨老头……”

    每出一个名字,庞老的眼圈便多了一滴眼泪。

    庞修竹放声大笑,笑声哽咽:“凤羽还在,凤羽都在,我们还能继续保护刑真,完成未完成的任务。”

    刑真却是反驳道:“不,这次换我保护凤羽。”

    庞老拍了拍刑真肩头:“好,很好,刑真长大了。”

    随即抱拳:“你们先回去吧,容我过段时间去寻找你们。”

    刑真疑惑不解:“庞老不立刻和我们走吗?”

    庞修竹看向西方,语气冰冷:“走之前,再为宜国做些什么吧。”

    刑真知道了庞老的意思:“我来吧,一个人或许没能力灭了刹魔教,不过给他们制造点麻烦还是可以的。”

    庞修竹听闻一个趔趄差点跌倒:“什么呢,我只是想给刹魔教制造点混乱。”

    “我也正有此意,既然了我来保护凤羽,这件事我来替庞老做。”(剑破拂晓)http://www.123xyq.com/read/0/9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