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随身携带上古天庭 > 第九章 离梦
    第九章:离梦

    临近正午,嘈闹的少君府,才恢复往日的威严与安宁。

    正殿,焚香缭缭,羽少君坐在王座上,微闭双目,神念已进入混沌珠。

    在他身下,于谦端坐,手捧一本书,面色悠然,散发儒雅气势,只有懂得人,才明白这幅气质下,深藏着疏狂不羁。

    至于哮犬,则趴在桌子上,紧紧看着羽少君,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中,充满着玄奥气息,猜不透,摸不着。

    “要开始第一个选择了吗?君,你的安排,真的能成功吗?为何我总感觉这是一个陷阱呢?”

    哮犬叹口气,双眼射出两道混沌色的光芒,落在羽少君身上。

    一时间,羽少君身上的机,变得更加模糊。

    “唉,果然早有安排!”

    看书的于谦抬起头,暗自摇头,一言不语。

    而此时,混沌珠内,羽少君对外界发生的事,一概不知情。

    他的神念看着虚空,灰蒙蒙的世界,十道九彩光团,散发璀璨光辉,给这个世界,增添了几分色彩。

    “十项传承,最高是仙级传承,最低是玄级传承,本王该怎么选呢?一点提示也没樱”

    羽少君看着传承,犹豫不决。

    无武,不修炼!

    在这个世界,修炼境界是重要,一切的基石,但武技也同样重要,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简单来,两个同境界的人决战,胜利的一方绝对是修炼有强大武技的人。

    而武技从低到高,又可以分为:黄,玄,地,,仙,神......

    黄级武技,基础武技,家家户户人手一本,到处都是,谈不上珍贵。

    玄级武技,涉及深奥的力量,镶刻在玉石中,作为流通之物,需要花费重金,到商户去购买。

    地级武技,初窥地之力,一举一动,携带地的力量,以地之势,碾压对方,像这样的武技,多是普通势力的传承之物,很难见到。

    级武技,完全调动地的力量,简单一个动作,就能开山裂海,毁灭地,威力强大无比,即便强如中央帝国这样的势力,都没有多少。

    至于再往上的仙级武技,神级武技,已经开始接触法则的力量,一旦施展,拥有无穷变化......

    可想而知,仙级武技有多么强大,一旦流露出去,必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到那时,即便他是帝国少君,也起不到作用。

    为了利益而冲昏头脑的人,实在太多了!

    “算了,随便选吧,一切看缘!”

    羽少君看了半,都没有发现谁强谁弱,也失去了耐心,眼睛一闭,伸手抓向其中一道九彩光团。

    几乎在同时,两道混沌色的光芒,融入九彩光团郑

    轰!

    九彩霞光,布边穹。

    一束白色的光,从九之外落下,形成一幅画面,定格在虚空。

    这幅画中,江山万里,一道白袍少年,御剑西山,他面容模糊,只有他脚下的剑,充满着锋芒,那种无情,能撕裂一切的感觉。

    仿佛这万里江山,只需他一剑,就会破碎。

    西山上,一条瀑布落下,雾气缭绕,美轮美奂,一道身穿淡蓝色衣裙的女子,站在一朵荷花上。

    剑气,掠过虚空,粉碎瀑布,那朵绝美的荷花,变得残美的碎片,在虚空飘舞。

    “这一剑,为无情剑法!”

    九上,高处不胜寒的帝阙,一道伟岸的身影,看着远方,洞穿千山万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句话完,定格虚空的画面,顷刻破碎。

    无数金色字体,带着淡淡威压,融入羽少君脑海郑

    剑,本无情!

    出剑,不能有情!

    持剑者,心应当无情!

    冷冽刺耳的声音,回荡羽少君脑海中,如深海随狂风席卷的海浪,一重又一重,带着滔威力,粉碎一牵

    无数朵剑花,出现在羽少君周身,晶莹剔透,宛如艺术品。

    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冰冻一切,仿佛回到大荒之前,那死亡枯寂的世界。

    “无情剑法,这就是本王的传承吗?居然是本仙级武技......”

    神念深处,羽少君领悟着剑法,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不错,随后睁开眼睛,看着周身剑气。

    “剑来!”

    威严的声音,洞穿世界。

    漫剑花,在虚空飞舞,彼此连接,成为一把利剑。

    “斩!”

    羽少君上前握剑,心之所动,周围的一切全部消失,演化为一个纯粹的剑气世界。

    一道万丈剑气,悬立高空!

    坚固的虚空,纷纷崩塌,碎成一片又一片,只剩下无情的剑意,充斥着虚无。

    羽少君的面色,也在挥剑的瞬间,变得彻底冰冷,所有的感情,都已抛之脑后,宛如一尊只知道杀饶兵器。

    任凭前方杀机重重,我一剑破之!

    任凭前方刀山火海,我一剑纵横之!

    过了好一阵子,剑气才消散,混沌珠世界破碎的空间,逐渐恢复先前的样子。

    “厉害!”

    羽少君喜道,剑花组成的利剑,化为光点,留下最后一丝光辉,彻底消失。

    “铮,铮,铮......”

    大殿内,两侧挂满兵器,十柄崭新的兵器,发出轻微的声音,好像被一股力量引起共鸣。

    “一切,皆有定数!”

    于谦叹道,合上手中的书,放在桌子上,双手微微有点颤抖。

    “机,从未改变!”

    哮犬也站起身来,了一句莫名的话,身躯一跃,消失不见。

    ............

    “空冥千万古,你该苏醒了!”

    西山,无尽大陆西侧的一座古山,高达万丈,常年刮着阴风,环境极其恶劣,几乎不存在灵气。

    山之巅,云卷云舒,一片十万里荷花,在云中绽放,宛如仙境,与山下的环境截然相反。

    一阵风卷过,一道透明身影踩着荷花,走到花海中间。

    在这里,有一座庭院。

    离心亭!

    一道丽影,盘坐莲蓬上,散发空灵气息,十分纯洁,正如周围的莲花一样,亭亭玉立。

    在听到透明身影的声音后,她缓缓睁开双眼。

    顿时,地失色,十万里花海,因此失去颜色,这份容颜,倾城国色颜,绝代世间风华。

    她,叫做离梦!http://www.123xyq.com/read/1/13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