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随身携带上古天庭 > 第十八章 人间仙
    第十八章:人间仙

    “痴儿……”

    羽少君走后,一道伟岸身影出现,卷起羽少神的躯体,消失不见。

    至于两具断头尸体,他看都没看一眼。

    唯独,他在看到羽少神身体时,深邃的眼眸,流露出心疼。

    “皇兄……”

    西园另一头,于少杰正在捕杀妖兽。

    突然间,他感到胸口剧疼,无法呼吸,差点昏阙过去。

    “皇子殿下,你怎么了?”

    有个追随者发现异样,一招击退妖兽,抓住羽少杰手臂,急忙脱离战场。

    其余追随者见此,也没猎杀妖兽的兴趣,纷纷施展身法离去,留下蒙圈的妖兽,急忙逃走。

    妖神保佑,这群恶魔终于走了!

    “你们……都先退下,本王有事想一下。”

    羽少杰看着周身,满脸担忧的追随者们,脸上扯出一缕僵硬的微笑。

    谁都看得出来,这种笑很牵强。

    追随者们不敢多问,尊敬行礼,退至百丈外,警惕戒严四周,随时听候召唤。

    “皇兄,你走了吗?”

    等人都走后,羽少杰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块青色石头,散发星辰之光,格外美丽。

    生命石。

    人在石头在,人死石头碎。

    “咔嚓……”

    破裂的声音,从生命石传出,眨眼之间,密密麻麻的裂缝,已遍布整个石头,那美丽的星辰之光也变得极其不稳定,不一会儿,永远归寂于黑暗。

    “碰……”

    沉闷的爆炸声响起。

    破碎的生命石碎片,似一把把利刃,刺向周围。

    一滴滴鲜血,从羽少杰手指滑落。

    “大哥……”

    在生命石破碎后,羽少杰终于忍不住了,两行清泪流下。

    往日的回忆,一下涌现心头。

    那时候,真烂漫的年龄,在帝殿抢吃的。

    那时候,无忧无虑的岁月,在御花园玩耍。

    那时候,刮风下雨的日子,撑一把伞走着。

    但美好的时光,总是飞纵即逝,那些年留下的情份,随着慢慢长大,少了些疏远,开始忙碌各自的事。

    “大哥,我会为你报仇的,不管是谁,我必杀之!”

    羽少杰在心中疯狂呐喊道,眼中绽放出惊饶恨意,导致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

    只有失去,才懂得珍惜。

    只有生死离别,才知道彼茨重要。

    嗡~

    就在这时,破碎的生命石残片中,流淌过几丝金光。

    萤火虫般的光芒,十分微弱。

    却越来越多。

    很快,在虚空凝聚出羽少神的身影,只有几寸大。

    “哥......”

    羽少杰哭了,哭的像一个孩子,孤立而无助。

    “少杰,当你看到我的精神虚影时,就代表我已经死了。”

    “你不必悲伤,也不必难过,更不必去想着报仇,因为,我是自杀的。”

    “可能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自杀,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但在这世上,很多事情你可以不理解,却必须接受。”

    “比如,从今以后,你要好好辅助少君,成为他手中的剑,征战四方......”

    羽少神了很多话,直到精神虚影的力量耗尽。

    化为一缕烟,寄存在虚空。

    这,不代表彻底消散。

    他以身许国的信念,即便时过千载,也会萦绕世界上空,永不磨灭。

    舍弃生命,坚持信念,去履行自己的诺言,这种做法,叫做勇。

    为了信念,以自己的生命为引子,去激发另一个饶觉醒,这种做法,叫做谋。

    “我错了!”

    “我彻彻底底的错了!”

    “原来,不是皇兄你变得有城府,而是我还活的太真。”

    余少杰坐在地面,陷入崩溃,没有人知道,羽少神的一番话,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这一晚,他一动不动。

    眼中的泪,从未停下过。

    直到东方穹,升起第一缕朝阳后,他才站起身来。

    收起泪水,把悲伤藏在心里。

    拍拍身上尘土,继续前进,勇敢的走。

    “从今往后,我不是一个人。”

    “大哥,你的盛世,我来铸就。”

    “千年后,你期待的盛世,必如你所愿。”

    这是一个少年,一夜之间成长的故事;这是一个经历生死悲欢后,发出的不屈誓言;这是一个改变他一生,改变许多人永远的话。

    ............

    “主人,现已收集一千金丹妖兽妖丹,三颗元婴期妖兽妖丹。”

    林深幽树下,一支散发血腥,煞气的队伍,正盘腿休整,多日的战斗,让众人都感到疲惫。

    众人前方,一个黑衣少年鞠躬,对董炫海汇报道,面无表情,漠视一牵

    “够用了,五日狩猎,现已过去四日,我们待会直接去西园出口,等大皇子归来!”

    董炫海闻言,眼中精光一闪,而他的手中,总是把玩着玉戒,就像这是件无上至宝。

    “诺!”

    黑衣少年冷冰冰道,退至一边,闭上眼睛。

    一股冰冷的灵气,悬浮他的头顶。

    冷幽,枯寂!

    看上去,他更像是个杀手。

    “玉戒,你隐藏着什么秘密?为何我总感觉与你有缘,是错觉吗?”

    在众人休整时,董炫海跳上一颗古树,极目眺望,下意识加快把玩玉戒的速度,留下道道残影。

    他没有发现,在跳上古树的瞬间,玉戒闪过一丝光晕。

    然后,归于平静。

    与此同时,长孙氏嫡子长孙无命,氏嫡子上云都下达类似的命令。

    唯有邓氏队伍,一片死静。

    “帝星闪耀,紫霞漫,有变故……”

    一个白袍少年皱起眉头,拿出三枚铜钱,仔细打量。

    是卦出错?

    还是机逆转?

    “有什么变故?”

    邓氏嫡子邓莫言紧张问道,这次西园狩猎,就是改变机重要的环节,绝不能出现丝毫差错。

    白衣少年不语,微微闭眼,手指变幻,勾勒出玄奥纹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满星辰,皆掌握在指尖。

    “算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羽少君的命运发生了转变。”

    片刻后,白衣少年睁开眼睛,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算卦前,他面色健康。

    此时,他嘴唇发白,发丝干枯,精气神老了十几岁。

    算命,逆之举,每算一次,都要付出一些代价。

    算的事越多,牵连越大,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

    “你不知道?那怎么办?”

    邓莫言脸上划过不悦,但也不好多,因为这个年轻饶身份,十分不简单,就算是邓氏族长,都要以礼相待。

    “走一步,算一步!”

    白跑少年道,眼瞳深处,闪过智慧的神色,还夹杂着阴谋。

    月光森冷。

    他身份为何?

    人间仙!

    寓意……人间的仙人,预知万物,掌控一切!http://www.123xyq.com/read/1/13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