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你到底会不会打虐文 > 正文 第十七章 求收藏推荐评论
    努荔阅读了文字留言,虐文女去应聘了商店收银员。女主角是那么傻、那么好骗好卖的吗?

    果然不傻。

    事实都证明了。

    努荔叹口气,第一次看剧情的当时就感觉奇怪,早看这段虐文的剧情就像憋翔,憋着难受,晾出来又太臭,怎么说都很恶心。

    只不过,当时因为剧情就是任务,努荔没敢问系统。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虐文女主很可能会放弃原来在酒吧里的工作,然而,努荔叫系统却没有系统吱声。

    她看系统留下的留言,沉思了片刻。

    “果然是哭昏在哪个厕所里了吧。”

    .

    来到私立高中仅一条街相隔的赏花街商业区,努荔看着满大街网红游客纷至沓来,商业区迅速崛起充满了烟火气息,要在这么多人中要找女主角,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努荔径直走向商业街的二期。她上次意外造成的花海,只有一个月不到的花期,短时间里宣传运作不能覆盖全部,一期仓促准备完毕,而二期三期还在建,努荔猜,花相顾刚刚找到工作的地方,就是另外需要营业员的地方……果然,就在二期的便利店里。

    赏花街二期没多少人,便利店的中午不是最忙的时候。

    努荔在街对面悄悄打探。花相顾果然已经找到了工作,正在店里整理货架。

    花相顾不像其他高中生,用别人午休的时间打工,花相顾的脸上始终露出了些小疲倦。但是,每当结账时便利店送出的抽奖券被人丢弃,花相顾就捡起来自己收着。

    那副小小的疲惫中透出的些许小期待的样子,努荔突然感觉,就像看见了一点开在荒原中的碎碎小花。

    努荔偏偏头想,自己也想中个奖什么的,但如果中奖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花花:“反正生活就是做任务,中奖对我也没太大变化诶。”

    一个中午过去,花相顾这么收集了好几张。

    下午快上课,花相顾脱下便利店外套回了学校。

    努荔看女主匆忙的身影感慨:“系统怎么不出来说女主呢,偏偏就见不得我捡抽奖券?”

    许久没说话的系统却突然跳了出来:“宿主做任务还有时间抽奖吗,说明你很闲?”

    努荔只能突然乖巧。

    系统没再多废话,告诉了努荔最严重的问题。男女主角相遇机会都没有,要尽快发展到两人能够想出的情况,需要制造长期相处的机会和场景。

    努荔问:“这个世界不是可以发邮件,我看到很多人用手机打电话,可以让他们先电话联系吗?”

    系统嗤之以鼻,说网恋短信恋异地恋全都是空中楼阁,最终也还是要见面的,总之,不考虑现实场景的恋情都是垃圾。

    系统:“你再看看怎么办,我也去想办法。”

    努荔嗯了嗯。

    回到公司,努荔知道可以从总裁男主这边下手,让男女主角相互靠拢。努荔也知道要想办法,但是重中之重是:“主管,那个钱什么时候可以给我?”

    女主管像忘了一样,问什么钱,接着才说:“哦,你先垫着。这么一点小事,你还想去麻烦总裁找骂吗?”

    努荔灰头土脸出来,那个传话的同事看见了,语气幸灾乐祸:“垫的钱嘛,报效了就能讨回来。”等着吧讨不回来的看戏。

    努荔盯着同事的背影:此处缺少社会的毒打。

    钱要不回来了,任务还是要继续做,努荔任劳任怨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和尝试。中午午饭,她溜进了没人的总裁办公室。

    系统像是突然回来了,看见努荔自发为了任务行动,系统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感动:“诶你在干嘛,在找总裁的电话吗?”

    努荔没说话,摸摸那把金椅子,在椅背上啃了一口:“呸!”

    系统:……

    努荔啃完,才开始小心地翻桌上的文件:“确实是季千里不靠谱,我确实是来干正事的。”

    系统:感动突然消失了呢!

    努荔说:“系统放心,我知道的。拉动男女主距离,创造出见面的场景,这样才有机会进入恋爱。”

    努荔自己硬核的翻档案:“果然季千里靠不住……”

    系统西湖也凑过去看,看努荔拿的是什么。

    努荔翻看的,是赏花街抽奖的中奖名单。

    系统:?

    努荔手快的,迅速在旁边打印机印出一份几乎相似的名单,将其中一张中奖票号换成了自己的奖券号。

    系统:“努荔!”

    努荔:“有实体你来打我啊?”

    “努荔你穷疯了吗?电子文档都在,你怎么可能瞒得过去?”

    努荔想起女主管的话:“这么一点小事,他们不会去麻烦总裁。电子档不改没关系,只要总裁都签字了,下面的人就算中间票号变了也不会说,不然就是找骂了。”

    系统:“你这样占为己有,会扰乱剧情顺序明不明白!”

    努荔嘻嘻:“我就是缺少社会的毒打。”

    .

    晚上的时间努荔去学校。

    照旧被教导主任骂了一顿后,努荔意外地遇到了马明亮。马明亮偷偷推着一辆电瓶车,是从学校停车库来的,看样子也不是他的。看见努荔,马明亮吹了个口哨:“怎么样,哥哥偷电瓶车额养你?”

    努荔没怎么管,现在她忙别的事情,花相顾更重要一点。

    趁着晚自习前的吃饭时间,花相顾不再的时候,努荔去偷偷翻了花花的包包。

    大功告成,努荔和系统说:“这样就能保证季千里会遇到花相顾了。”

    晚自习回来的花相顾,却没想到她的作业被人丢下楼,书包里的书散得一地都是,课本全被泡湿。周围的同学说话的说话,像没人看见花相顾的座位发生了什么。

    花相顾工作日晚上会在便利店打零工,周末三天晚上在酒吧推销酒水,同学听席女友的阐述,多有些排斥她在酒吧的工作。年纪轻阅历轻,容易产生误解。

    但是只要花相顾想起那个人,救过她,有人和她一样,也在黑暗的生活里打滚。

    放血。花相顾起身,她的桌子被搬到了垃圾桶旁边。但她已经不会再哭了,没有用。不负责的父亲丢下她们母女,母女俩受苦扛起来烂摊子,连最后的陪伴和依靠父亲也舍不得给,就是怕吃苦。

    花相顾才看清楚了,人啊,大都是自私的。默默用卫生纸擦掉,桌子的记号笔字,磨花了乌黑一团。但她还时常想起在酒吧后巷那个背负了的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