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你到底会不会打虐文 > 正文 第十九章 出笼 求收藏推荐评论
    她忍受不了!反手的那一刀,让花相顾面前的歹徒直接倒下。

    便利店里灯灭突然一片昏暗,照进来的街灯光时份额微弱,男店员吓得不出声,有劫犯喊着要狠狠给这些人教训。

    花相顾直立在货架之间昏暗而诡异的光线中,手中的到滴着血,肩上的伤淌着血,她恍惚地看着不知道何处。

    任何人看不起她家破产以后穷得负债累累,都无所谓,但是自己为什么现在还在拼命守护什么东西,她明明连活下去都没奢望过。

    灯灭了,剩下两名抢劫犯穷凶极恶地扑来。花相顾尽力地挥刀,也不知道戳到了什么,一刀过后,就没有劫犯再袭击她。

    良久过去,花相顾才颤抖着说:“剩下的那个跑了。”

    过了几次呼吸的间隔,店里唯一的正常人男店员冒出头,看见了地上的鲜血,还看见了她无助慌乱回头时,那兔子般脆弱的眼神。

    花相顾站在血泊中发抖:“对不起好像不能挽回了……”

    男店员看见那把已经滴干了血的刀刃,趴在桌面后结巴道:“对,对不起,你没事就好。”

    花相顾的声音像灵魂出窍:“没。”

    男店员却看见提刀的年轻女孩神情缥缈,已经和庇护所下的他隔开了千里尘嚣的距离,那副颤抖娇小身躯的下,似乎已经有什么撕裂逃脱出笼。

    男店员却被那种危险深深吸引了,看着花花他忍不住不想被她讨厌:“对不起花花,我……”

    花相顾突然抬头,对他说:“你帮帮我好不好,就说是你正当防卫做的。你就说我就找机会跑出去了,我真的不能……”

    花相顾失语地指了指自己破开的衣领。学校里她的名声已经被说坏了,这样的消息,真不能再传回去。

    男店员立刻意会到,不能让这么可怜的女孩子传出流言,她会被毁了一辈子的。男店员推了推酒瓶底眼镜,把她手里的刀抓进自己手里:“好,好我就是,是我打倒他们的,你早就报警跑了你从来没有遇到过他们,这样好嘛?我会保护你的!”

    花相顾崩溃地点头,感谢男店员晚来的庇护,崩溃地跑了出去,逃离可怕的被抢劫的便利店。

    夜里气温低,便利店转角出去,花相顾停在一处没人的高墙下面,颤抖着手缓缓掏出了怀里的东西。一把从便利店带出来的刀。

    扬起脆弱的脖颈,看着黑漆漆的天空:“为什么人会痛啊……为什么现在还是活着啊?”

    巷子里另外的声音却传进了她耳中:

    “能靠……过一辈子,明白吗,你需要钱,但……应急不是长久之计……”

    .

    一米五的努荔站在高中生马明亮面前:“能靠着偷车过一辈子吗,明白吗,你需要钱,但是这样偷电瓶车来钱暂且称为是‘应急’的手段,应急不是长久之计。”

    因为努荔拉了一把,马明亮刚才没跟着人一起去抢劫。努荔先给马明亮算清了电瓶车的账,讲清楚,这不是普惠众生的好事。

    马明亮懂了,正在难过地反省着。

    “你还可以重新回正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只会老实正经工作,就是因为明白,一直涉险不是正途,走歪路迟早最终毁掉的是你自己。”

    马明亮难过点头受教了。

    “身边挫你志气的人都不爱你,那你就更应该自私一点,不要回应挫伤你的人,只爱你自己。”

    马明亮气哭了说,他家里哥姐从来排斥他,从小到大只让他玩。

    “你还能重新开始,好好读书不要错过高考。回去吧,别再来干这些事了。”

    在巷子的角落里,花相顾也远远地看着偷听,她认出来,那是在酒吧后巷伸手帮她的陌生人,那姐姐又在训人了。

    那个人是她的意思希望。

    上次花相顾就看见,那姐姐拖着麻袋替人处理了小三,虽然干的不是见光的事但她依旧还守着原则,活在淤泥中依旧能像话一样绽放光彩,还善良地劝人回正途。

    花相顾突然自己笑了,那姐姐善良没变,依旧有人挣扎在黑暗的生活里还在温暖这残破的人世。

    花相顾睛中闪现出了一点泪光。

    那是在泥沼中不会下沉的希望啊。

    .

    努荔送走了问题儿童马明亮,余光中,看见巷子里反光的东西。努荔怀着警惕的心走过去,却突然看见了狼狈站在巷尾抽噎的女主角。

    而女主角筋疲力尽面无表情的样儿,让努荔联想到了不好的事情:“系统,这不好啊,花相顾她拿刀不会是想自杀吧?她身上还有血,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瞬间,系统和努荔沟通了很多,先是简单说了便利点刚才要被抢的事情。努荔:“这人生也太难了吧,光听都难受……虐文这么难不要女主角活的吗?”

    系统却没回话。

    努荔看着面前的凄惨女主角,花相顾眼神涣散地看起来,苍白的脸上分不清汗与泪,努荔在她面前慢慢靠近,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瞎问触发女主角的情绪。

    她只能猜测,没经历那么多的未成年会受不了吗,但是虐文剧情里根本没有提过女主角心理压力过大会自杀啊?

    但是现实摆在眼前,努荔不得不刷新自己的看法了。

    原来,被孤立,会这么痛苦吗?

    女主角在这里如果死掉了,以后的剧情和虐文还会有吗。努荔心里突然惶恐了起来,这后果比虐文突然转玛丽苏还要恐怖!

    不管是为剧情考虑还是在努荔自己心里深处,她都不希望这时候女主角轻易放弃生命死了。

    “好久,又见面了,”努荔勉强地笑着逼近,“别伤害自己是不是?”

    花相顾却突然听见了什么一样,抬头眼中有神了,盯了努荔一眼。

    似乎有什么在那一刻贯通了,新的什么在一瞬间打开了,努荔却没有时间顾忌,她抢夺走了女主角手中的刀!

    成功了!努荔成功防止了意外,女主角不会在这里自杀了!

    作维护剧情的管理者,意外丛生,她真的太不容易了,但保住了女主角以后一切都还有的救,努荔心里暂时松了一口气。

    花相顾被她盯着的姐姐突然抱在怀里,她听见那个人开口:“宝宝。”

    在努荔怀抱里,花相顾突然就哭了。

    不经意之间,花相顾捡的了陌生人很普通、很普遍的温暖。也许在别人的施舍中这不值得一提,然而花相顾的眼里,这却像避战难民收到了放过两天不新鲜的面包。

    因为稀缺,所以才更珍惜。

    花相顾趴在陌生小姐姐的怀里,一点点小心翼翼地享用陌生人的温暖。

    努荔抱着怀里血腥味冲鼻的女主角,安慰着说:“有人爱你的。”

    花相顾说不出口,她更情愿守着秘密不开口,就静静享受这一刻得到的恩赐和救赎。

    努荔却说了:“是啊,我们都是不是不得已。我知道你在酒吧里工作,但是,你问心无愧对不对?”

    花相顾却笑眯眯,被人点破秘密也不难受,这是她心里最后的希望了。

    警笛声响起,努荔只能最后摸摸她的头:“答应我,别再做傻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