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你到底会不会打虐文 > 正文 第十四章 顺其自然
    经历了这些过后,努荔从中摸出了一点规律。

    女主角如果没有按照悲惨的命运轨迹发展,就不再是引人怜惜的悲惨女子,花相顾反而成了带有气运的角色,悲惨命运突然转变成了充满期待的玛丽苏命运,苏文的铺垫让整个世界变得像玛丽苏。

    努荔终于明白了,系统没有告诉她,需要她自己学会摸索的东西。

    虐文,是期待与打击的重复叠加;而苏文,是期待和满足的重复叠加。

    世界之所以会混乱变成苏文,一切都源于女主角度过困难太轻松,没有受到打击。这么看来,努荔不能过度帮助花相顾了。

    .

    千里大厦矗立在私立学校的东边。

    顶层的季千里在高大落地窗前,欣赏着繁花盛开的美景。那贵族学校占地不小,风中摇荡的花这么一大片,整个城市里景色比公园绿化走做得好。

    助理泡了别人送来的礼品盒咖啡,依旧不懂总裁到底看中那条街的哪朵花,要是有千年古树也能包装成古镇,但那里除一座学校什么也没有。

    一样的咖啡,助理递到总裁手里,直接被季千里推回去,不屑一顾地说,欣赏不来,猫屎谁愿意喝谁喝。

    咖啡到销售部副长手里,销售副部立马胡拍马屁:“别的人不喝,都说晚上睡前不喝,就只有季总……”年轻的副部自己却捧着咖啡舍不得。

    他们的总裁,有钱又任性。别热你追捧的猫屎咖啡,到了季千里嘴里,是猫屎它就是猫屎,不会因为特殊发酵的风味儿而得到季总的一点儿优待。

    销售副部自己心里叹气,有钱就是可以任性唉。

    季千里呵一声:“我怎么?”

    “这么有魄力!”销售副部说着,装成不精细不在意的模样就灌了下去。

    “都是加班到凌晨的人,想借口也不想好。你来?”

    副部长看见季千里眼神一凌,看向自己问,来干什么。

    季千里沉思的目光从注目良久了的花街转回,在那条赏花街那边似乎思考得非常慎重。但这么慎重的眼神,简直不像签下花街时的痛快。

    销售部的人都知道赏花街项目不会容易,至少第一步不容易,趁着花期不到一个月必须要在三天内打出知名度。销售副部长才这么想尽一切方法宣传,他懂得只要季千里决定的就是对的,他必须要达到,只不过,这压力是着实大。

    “季总,这次项目投得太急,压力也大,您都登了上热搜了企划上?”

    “行。”

    副部就笑了。有了季千里自带国民老公的名人效应,新项目的知名度宣传就不成问题。销售副部又斗胆问:“抽锦鲤呢,抽中一位送会员,在赏花街每天免单一百元,为期一年……季总你看?”

    “用我官博发。但是抽十个。”季千里想了想,“后期陆续再抽十到二十个。”

    销售副部震惊了:“一年三十六万?后期继续三十六万?”

    “招商成本不下三个亿,三十万成本,只要你宣传没打水漂就值得。”

    销售副部满意地拿到方案回去了。

    季千里看着老功臣的背影:“你喜欢,都送你了。”

    销售副部愣了愣,没想到,季千里还亲自招呼助理去拿礼盒。

    .

    “我什么都不做,”努荔匍匐在学校各处,为了窥视女主角,她拼命躲着巡逻的教导和德育主任,“这下我都顺其自然行了吧?”

    努荔跟着女主角去食堂。当半苏化的花相顾一到,食堂的菜色统一成鲍鱼捞饭,搭配奶油鲜芦笋,堪比地道法国大厨做出的高级西餐。

    努荔都忍不住酸了:“喂喂系统,不需要我送温暖,哪儿有我什么份儿啊?”

    花相顾无论走到哪儿,送温暖的人就会送到哪儿。努荔问要不要打断什么。

    系统没有说话,只要宿主做系统发布的事情,这样宿主就不会导致丝毫会影响结局的差错。

    一天结束,学校外面的那条街,“花树一条街”的旅游招商招牌都挂出来。努荔问系统:“看来要做成旅游景点,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吗?”

    系统:“路边的花草可以偶尔改一改。”

    努荔:……

    这么多,也能算路边的花花草草的吗?

    晚上日落前,天空中没下雨,却挂起了彩虹。

    这是因为玛丽苏的出现才会出现的奇景。虐点被打断的后果非常严重,虐文失去逻辑线后,剧情崩溃急转差点成了苏文,但是今天找麻烦的人已经在路上了,这样的情况不会再持续了。

    在系统的消极策略下,努荔放心地翘岗了。

    在系统催她去监工完成任务的催促下,努荔买了一杯奶茶,惬意地躺在茶树巨大的树杈上,一边吸珍珠一边欣赏繁花彩虹。

    努荔以后都得好好想了,她死过一次,能活在这个世界里真好,也要好好对待系统发的任务。

    晚饭过后,努荔顺应人情世故的发展,旁观了找麻烦的人去找女主角。

    花相顾正上讲台,晚自习前,她要在黑板上写科目作业,由于今天莫名的一帆风顺,她还心情不错地在结尾画了一只小兔子。

    另外班上一个女生却冲进来,突然对着她大吼大叫,还擦掉黑板上的字。

    “你们班的花相顾,字丑人也人也丑,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你们大家今天就来看清楚她的嘴脸,别被她这幅清纯的样子骗了!这个贱··人,在酒吧里做下|贱工作。”

    花相顾突然就懵了。

    这女生就是主席的女朋友,那个被砸了生日会的人。主席女友不仅自己来闹,她还找来了那天跟马明亮一起在酒吧后巷的男生,作证指认就是花相顾。

    花相顾连忙解释:“我才刚找的工作,确实只是一份普通的兼职,我没有做什么。”

    可是那个男生指认道:“那天你手里就已经有两万多块钱了,你刚兼职的,两万的钱从哪儿来?”

    花相顾按理说:“……我,那是工作的领导借给我的,因为要交学费……”

    可是不等她解释完,那男生面向主席女友肯定地说:“谁才认识你第一天就借你两万。她做了不干净的事吧。”

    主席女友狠狠说:“贱··人。(对周围的同学说)你们还拿这种装裱的货色当同学当朋友,不恶心吗?”

    骂完人,主席女友走了。

    当晚晚自习,花相顾的同桌就搬走了桌子,隔着过道和另外一列同学三人并排,也要和花相顾隔离开。而在同桌身后的桌子,也整整齐齐地一列全挪到了另一侧。黑板上的兔子,脖子被涂上红粉笔,就像是将兔子割喉杀死。

    晚自习放学后下起雨。

    努荔逛着校园,所有的玛丽苏异象已经平定,世界恢复正常了。

    下雨了,还下得很大。

    努荔看着花相顾淋在雨里走回家,也丢了伞,跟在花相顾后面一起淋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