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你到底会不会打虐文 > 正文 第十八章 亡命徒的相碰 求收藏推荐评论
    一伙人脸都捂得严严实实,努荔上去就捂住嘴治住了末尾的家伙。

    “什么人…”

    马明亮省略号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拖走。

    努荔转进一处背街的小巷,将这家伙丢在地上。没错了肯定是马明亮,上次一拳没挨的束手就擒、这次一抓后颈就动弹不得。

    “姐我知道是你!我错了,我真的……”

    是的,马明亮终于想起。

    那天夜里,马明亮也是这样突然被抓住后颈,然后亲眼见过了小三被麻袋拖走至今不知生死,昏暗灯下他被不知相貌的神秘女子教训过不能上道。

    终于时隔不久,再次被捉住后颈,那深深刻在内心的恐惧被抓后颈唤醒了,那一刻,马明亮终于回想起,曾经被神秘女子支配的恐惧。

    “翻过来,摘到面罩。”

    那条蒙面的怂狗,却因为深深地恐惧,只能脆弱趴在地上,像要被欺凌的弱女子般头都不敢回。

    努荔踹了一脚:“起来!又没逼你为娼,趴着是想等我临幸你嘛?”

    马明亮转过来露出了弱小可怜又……懵逼的表情:“怎么是你?”

    马明亮看见了,那个初中学妹?那个逃课被教导主任带出处以极刑拖行游街示众丢脸丢到高中部的初中部小学妹?

    马明亮突然意识到,高中学长的身份又一战之力,便笑道:“嘿嘿,您看,我这是娼吗?”讨好意图尽显。

    “那你是良吗?”

    马明亮乖乖闭嘴了。

    努荔狠狠教训道:“上次抢人现在偷车,你还胆儿肥了要半夜营业,不是知道出道要付出代价的吗?”

    马明亮抓耳挠腮地说:“可是我……没有钱啊,生意又不会做,家里哥姐不让我忧心生意,家里什么也没教过我,我什么都不会啊。”

    努荔心里似乎突然明白,这个富家公子出生就面临继承权的争夺,而这个小公子傻乎乎的,似乎一出生就被哥姐宠废了。看他是个可怜人,努荔指着便利店:“那你不会像他们一样去打工吗?你就跟着一群混混偷电瓶车?”

    “我也就只能这样挣钱啊……”马明亮说得委屈极了,但接下来却非常得意,“他们让我搞学校里的电瓶车,然后他们便宜卖给下一届新生,这样新生能买到便宜我们也还都能赚,你看他们又有头脑,又会说话……”

    努荔看来,马明亮真是个算账的天才,天生的蠢材。

    “他们说话又好听、个个都是人才,你就信了是不是?”

    马明亮虽然没明白哪儿错了,立刻不说话了:不敢了不敢了

    马明亮是真的傻,没救了。

    努荔一把辛酸地讲清楚道理,讲得真想直接跟系统说,不跟傻子玩真的有道理。

    .

    “杀掉我吧,如果我死之前,杀人让你们高兴也好。”

    打碎了监控的便利店里,突然安静了一刹那。

    “……”抢劫犯却愣住了。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不是走在大街上普普通通就能遇见的那种,她似乎有很多的东西关在那双眼睛的囚笼里。

    那明明只是个高中生、普通人,但是,不饰粉黛,她却令周围的平凡景物都熠熠生辉。

    偏僻的赏花街二期偏偏没有人可以求救,男店员也从来没遇到过半夜抢劫,生死攸关躲进了收银柜台下面,跟他酒瓶底的眼镜一起抖得咯吱作响。年轻的女店员晚了一步,抢劫犯的刀已经架在花相顾脖子上。

    年轻的女店员却似乎是放弃了躲也不躲,她像没有灵魂的木头人一样,安然地笑着。

    惊疑的抢劫犯听见她说:“我很好,我没病。”

    是生活,生活……并没有“不应该这样”,花相顾终于才明白,生活本来是这样。所有大人都这么艰难地活着。花相顾没有权利选择针对她的尖刺。

    她的天穹是一面全都是尖刺的墙,她已经竭尽全力好好活着了,头顶的墙仍然坠下了,她太累了,她已经挣扎够了。

    “你们还有感觉吧,抢到钱会满足回想杀人会兴奋,我都没了,现在看不到了……你们需要养料的话,我没有价值了但也可以杀掉我。”

    她只能想起那个懦弱私自的父亲,而她现在,唯一能选择的是……

    “现在是正确的。”

    花相顾淡淡地不在乎地对抢劫犯听不听,就算是最后,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

    甜会让人上瘾,剥夺掉看穿冰冷现实的意识。她已经完了,蜜罐的梦境破碎的时候她才看清楚,生活周围四面楚歌。

    她没有再留恋的了。

    她笑着的嘴角上滑过一地眼泪,“我活着只是最差最糟糕的样子,我活着就是拖累。”

    三名劫犯都整整齐齐地停住了一刻,从没有人刀架着脖子还镇定,抢劫犯见过装刚勇的人,那些人也不过是内心怕死而已,这个女人却好像是真的……

    “呵呵,你不要命了?”

    柜台下的男孩也惊讶了,他知道花花的生活,但是他哭着在柜台下面扯花相顾的裤脚,多少要挣扎一下,还年轻,不要轻易找死。

    “她就是有病,说什么拖时间,赶快。”

    花相顾无神地看着抢劫犯,不说话,就是她的肯定。

    抢劫犯另一个愣了愣,这个女孩这么漂亮,看得他吞了口口水。

    刚才的抢劫犯虚张声势:“怕什么,就是想死还装成不怕,以为这样我们会怕吗……”

    这人一刀插在花相顾肩膀上。花相顾却真的一动不动。

    抢劫犯意识到了,这个人是甘愿的,真的不想活了。

    确实很痛,可是插在肩膀上血肉的痛,比起坠入低谷被那样看待的生活,花相顾还是能面对死亡。

    吞口水的抢劫犯突然说:“不想活管我什么事,老子不背人命债,倒是,你想让男人快乐,我看还可以啊哈哈哈!”

    男店员躲在柜台下,看见劫犯伸手过来抓住了女同事的衣领,他想阻止,但怕死的心看见劫犯的刀又缩了回去,他没胆子,他自己都怕死怕地要命,保住别人何尝不是困难登天的事。

    男店员一狠,闭了眼睛。要是眼看着罪犯把她抗走,他看不下去的。

    花相顾却突然不能忍受,她不想要活着,但是这辱她忍不了,从踏入酒吧应聘的那刻到现在,她从来就没忍得了过!

    花相顾暴起!她不要命地抢刀夺走了过于惊诧的劫匪的刀,接着又是发疯般的反手乱砍喊出了肺里所有的空气:“不是我愿意的!你们懂什么……活着才更难的,不就是死吗,谁怕啊谁怕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叫板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