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 > 第821章气醒
    om ,最快更新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最新章节!

    第821章 气醒

    游魂似的谢珩随风飘在半空中,越看那位雨中纵马的王爷,越觉得这人着实混得太惨了些。

    大雨满长街,小摊贩们忙着收拾东西,行人不多,有那么两三个抱着头从雨中急奔而过,贩夫走卒尚有老母亲和发妻小儿撑把伞擦擦脸上的雨水。

    摄政王二十好几的人了,身边没个贴心人,也没人心疼。

    底下那些个人倒是不敢让他一个人在雨中纵马,不多时,几十个青衣卫和墨羽骑便从不同的街道上飞驰而来,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策马跟在他身后。

    原本那位王爷一个人飞马过长街还好,这些个人一来,顿时就整出了摄政王一个不顺心就要带兵踏平帝京的势头来。

    吓得长街两旁的小摊贩的东西不敢收了,纷纷跑回铺子里关紧了门和窗。

    游魂谢珩放眼看去,只见顷刻间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偌大个帝京城,大街小巷无人走动,只余风雨满城。

    他居高临下地看了许久,发现那位摄政王非但人人惧怕,而且猫躲狗避,这么大的雨,竟连一个虚情假意来关切一声的红颜都没有,同有阿酒陪着在身边的他比起来,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忍不住感慨:

    同样的脸,同样的姓名,这命也忒不同了。

    游魂谢珩飘过屋檐,看着底下那位策马在城中跑了两三圈,到了某条街道的时候忽然勒马放慢了速度,后头一众人都跟着他勒马停下来了。

    游魂谢珩心道:这人莫不是见鬼了?

    要跑马泄愤就跑,这家家户户的人都被他吓得闭门不出了,这会儿停下作甚?

    他疑惑着,慢悠悠地飘了过去,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变了。

    长街空荡荡的,只有两人在雨中撑伞而行。

    确切地说。

    是温酒在帮孟乘云撑伞,他们二人并肩走在雨中,不知道说了什么,不约而同地笑了笑,十分亲昵的模样。

    那是二十出头的温酒,打扮得十分素净,身着浅色罗裙,生怕自己多添半分颜色一般,素面朝天的。

    她显然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策马而来的一众人,抬眸看向那摄政王的时候,神色淡漠,目光还有些冷冷的,好似在看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

    游魂谢珩没见过阿酒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

    可奇怪得很。

    明明她只是用这种眼神看着那个摄政王谢珩,游魂谢珩却不由自主地气得肺疼。

    不过底下骑马的那位好像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眸色越发沉了,当即就扬鞭纵马从孟乘云身边掠了过去。

    他头也不回,好似完全没有看见这个两个人一般,飞扬衣袖却掀起了一阵狂风将温酒手中的油纸伞刮飞了,骏马扬蹄溅起的雨水淋了孟乘云满身。

    转眼间,就把人弄得狼狈不堪。

    油纸伞随风吹落在地上,马蹄一踩便踩断了伞骨。

    身后一众人见状纷纷策马而过,一个接着一个,都溅了孟乘云满身的泥水,把那把悲催的油纸伞踩了个稀烂。

    游魂谢珩慢悠悠的落到地上,走到温酒面前站定。

    他喊她:“阿酒。”

    她听不见,只一心顾着孟乘云,抬袖抹去孟乘云脸上的泥水,咬牙说:“谢珩行事越发嚣张跋扈……”

    “算了。”孟乘云反过来宽慰她,“他如今是手中重兵的摄政王,连皇上都不敢轻易触其锋芒,何况是你我。”

    游魂谢珩就站在她们面前,听着他们宽慰彼此,看她们相互扶持着走到他面前,从他身体里穿行而来。

    他就站在这里。

    雨淋不到他。

    谁也看不到他。

    “阿酒!”他高声喊她的名字,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他想追上前去,却被一阵狂风刮得越来越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酒扶着孟乘云走进了孟府。

    雨势越来越大,视线也变得模糊。

    那两人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阿酒!”

    谢珩是被气醒的,从梦中惊坐起,一睁眼就看见趴在榻边的阿酒,伸手把人抱住了。

    此时正值夜半时分。

    温酒守了一天,刚趴下眯一会儿,就被他抱得紧紧的。

    她意识都还有些混沌,只晓得谢珩醒了,满心都是欢喜的,连忙伸手拍了拍他的背,温声应道:“我在。”

    温酒声音喑哑,生怕谢珩听不到,又连着应了一声,“我在呢。”

    谢珩抱了她很久,感受到阿酒身上的温热,四周都是她的气息,才渐渐平复心神,从那场莫名其妙的梦中醒过神来。

    他侧头,亲了亲温酒的耳垂,轻笑道:“我做了一个梦。”

    温酒原本有许多话要问,可此刻,竟只想顺着他的话头接下去问:“梦见什么了?”

    谢珩低头,鼻尖轻轻摩挲着她的侧脸。

    原本在梦中只看了一眼温酒为孟乘云打伞就气得不轻,恨不得化身成那骑马的人直接把孟乘云的骨头踏碎了才好。

    此刻同阿酒说却要略过那些马踏纸伞,泥水溅了别人满身的。

    他有些好笑,又醋味浓重地说:“梦见你为旁人打伞,却不理会我,任我淋雨也不心疼。我喊你,你也不应,我气得不行,就气醒了。”

    饶是温酒满腹心事都被他这话给气笑了。

    她抬手摸了摸谢珩的下颚,“这么说来,你若不是因为被气着了,还不醒?”

    谢珩低头,讨好似的亲了亲温酒的唇,低声问道:“我睡了多久?”

    温酒被他亲得有些脸热,抿了抿唇道:“十五个时辰。”

    “那确实有些久。”谢珩依旧抱着温酒,埋首在她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我的阿酒担心坏了,我的错。”

    许是梦中所见太过气愤的缘故,他现下一点也不想放开阿酒,见她坐在榻边的小矮凳上,这个姿势抱着也不太舒服,索性伸手拦住了她的腰身,直接把她整个人都抱上了榻。

    如此,才是拥得心上人在怀,心安。

    温酒见他认错极快,愣是没法子再说什么,只能任由他抱着,附耳去听他的心跳声。

    谢珩忽然俯身,在她耳边低语道:“阿酒,我有些冷。”

    温酒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听他又道:“你抱我。”http://www.123xyq.com/read/1/16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