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 > 第822章 偷偷亲我一下
    第822章偷偷亲我一下

    原本听到动静想进殿来看看的青七听到陛下说抱,又默默地收手回袖,转头看向一众太医。

    偏偏这些个太医们耳力没他这么好,见状纷纷开口问道:“怎么又不进去了?”

    青七很是无奈地开口道:“我方才掐指一算,暂时不要进去为好。”

    众太医:“……”

    你一个钻研医术的,搞什么掐指一算?

    而殿内。

    温酒伸手拥住了谢珩,语调不由自主的变温柔,“抱抱抱,想抱多久就抱多久。”

    “嗯。”谢珩低低的应了一声,心满意足的笑。

    温酒抬手在他背后轻轻的画着一撇一捺,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喊了一声“谢东风。”

    谢珩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丝毫不显,“嗯?”

    温酒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谢珩一时没应声。

    她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你这次忽然昏迷,是不是和我有关?”

    温酒太清楚谢东风这个人了。

    虽说答应过彼此互不欺瞒。

    可报喜不报忧这个毛病,怕是这辈子都改不了。

    若是她不直接问,谢东风还不知道会瞒她到什么时候。

    “阿酒。”谢珩抬头摸了摸她的耳垂,他低低地笑,嗓音还带着些许病中的喑哑,“你是不是偷偷去看阿玹审犯人了?”

    温酒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眼里流露出几分不解。

    谢珩笑道:“你方才问话的模样,颇有几分首辅大人审问犯人的架势,我看着……心头都突突了。”

    温酒这下算是听明白了。

    谢珩这厮在拐弯抹角地说她凶。

    温酒抬手,戳了戳谢珩的眉心,故作冷情道:“那你还不老老实实地同我交代清楚?”

    谢珩眼角微挑,“那我可得好好想想怎么交代。”

    “我瞧你是想琢磨着怎么扯谎。”温酒说着,侧身坐起来,注视着谢珩,“你最好同我说真话,否则……”

    谢珩抢先道:“否则如何?”

    温酒见他还没说实话,就想着问这个,忍不住磨了磨牙,沉声道:“大刑伺候!”

    “什么大刑?”谢珩有些好笑的问道:“跪算盘吗?”

    温酒深吸了一口气,把散落肩头的长发拨到背后,而后抬眸看着谢珩,眸色极其认真的模样。

    她一字一句道:“你若是不说,那我就亲自去大江南北的铺子查一查帐,没个三年五载的回不来,到时候你就自个儿一个人在宫里待着吧。”

    话声未落,谢珩便伸手抱住了她,“那可不行!”

    “我管你行不行。”温酒道:“你若是不同我说实话,我今日就启程出京。”

    “好好好,我怕了。”谢珩又无奈又忍不住想笑,“还请娘娘疼疼我,别罚我了,好不好?”

    他说话时,尾音微微拉长,像是在清晨玉露悄然落在了温酒心尖上。

    有些痒痒的,又悄悄地藏了几分酸涩。

    她抬手戳了戳谢珩的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一本正经的。

    于是她只对谢珩说了一个字,“讲!”

    谢珩清了清嗓子,“先前在西楚的时候,你身上的恨骨之毒时常发作,容生说没有什么根除之法,恰好那时候我底下的人查到了有关此毒的记载,说行欢喜事或许可以一解……”

    温酒听到这里,不由得黯然道:“所以,真的是因为我。”

    “我还没说完,你急着揽罪过做什么?”谢珩有些好笑道:“以前也没人试过这个法子,不一定会发生什么,而且当时我也好好的。况且我这次忽然昏迷,分明就是那些老顽固气的,阿酒,你是不知道,他们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给我添堵,一天天就那么几句废话翻来覆去的说,把我气的啊。”

    他半真半假掺着说,偷偷垂眸看了温酒一眼,才继续道:“恨不得再昏迷两天,也不想再看他们那张老脸!”

    “胡说什么呢!”温酒抬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嘴,“能不能想自己点好?”

    谢珩勾唇而笑,压低了声音喊她,“阿酒。”

    “少夫人。”

    “娘娘……”

    温酒被他一声声喊得心都乱了,也不顾上再“审问”什么,登时就破了功,温声问道:“喊我做什么?”

    谢珩抬头去吻她的唇,轻轻地舔了一下唇缝,低声道:“我饿了。”

    话声落下的一瞬间。

    温酒身侧的明黄色帘纬被风吹动,徐徐落了一半下来,遮住了光,龙榻瞬间变得昏暗起来。

    她与谢珩离得极近,彼此的呼吸几乎交融在了一起。

    周遭药味未去,掺杂在淡淡的熏香里。

    温酒轻咳了两声,一手摁住谢珩,一手把散落的帘纬拨开,徐徐道:“来人啊,传膳。”

    外头的内侍宫人连忙应声去了。

    过了片刻。

    温酒无视谢珩幽幽的目光,再次开口道:“陛下醒了,让太医们进来。”

    “臣遵旨!”

    外头一众守了许久的太医们连忙齐齐应声。

    守门的内侍刚把殿门打开,众人就提着药箱争先恐后的奔了进来。

    温酒起身下了榻,理了理衣衫后,身后扶着谢珩靠坐在榻边上。

    她刻意不去看他。

    谢珩却压低了声音同她耳语道:“你让他们进来做什么?”

    他也不用温酒答话,自个儿就把话接上了,“我这病他们治不了,得你抱着疼着才能好。”

    温酒无奈的横了他一眼,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说什么胡话?人都进来了,你要点脸。”

    “哦。”谢珩应了一声,尾音微微上扬,不情不愿看了不远处的众人,语调极其正经道:“众卿止步,低头,转过去。”

    众人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现在他们看不见了。”谢珩抬头,看着她笑,低声道:“你快偷偷亲我一下。”

    温酒又无奈又好笑地看着他。

    此时正是夜半,皎皎月光洒落屋檐,有些许落入殿中,与昏暗灯火交叠在一起,光华潋滟。

    谢东风一双琥珀眸里盈满了光,倒映着她的模样。

    温酒负手,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谢东风……”

    她后边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谢珩亲了一下。

    他有些恋恋不舍的推开,靠在榻上,眸色幽幽的看着她,“你不动,只好我动了。”

    hf;http://www.123xyq.com/read/1/16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