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 > 第133章 想法
    只是鬼塔的名字,却让楚峰有了一些想法,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当鸡蛋展示她独特的力量时,提到了舒洛这个词。

    “竹楼鬼塔,多奇怪的名字啊!”楚枫装作不懂的喃喃自语。

    这座鬼塔并不简单,据有几万年的历史,里面蕴藏着宝藏,幽灵行会就建在这里,就是为了把这座鬼塔据为己樱

    “对于这个鬼楼,世界鬼公会与世界氏族之间,没有丝毫的冲突。”

    “最近的一次,一百年前,是一个才在社区和家族中出现的时候。”

    在两位才的领导下,介陵会馆和介氏达到了空前的高峰,当时的介州,被称为九州最强。

    “有一,这位非犹太饶才带着所有非犹太人来到非犹太人议会,发誓要夺回鬼塔。”

    “双方都不想被超越。一场大战迫在眉睫。如果他们一起战斗,整个国家肯定会崩溃,因为精神行会和氏族太强大了。”

    “然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介陵会的才提出,介氏的人才应该与施咒的人才竞争,胜者可以占领蜀国的鬼塔。”“当时比较拼的地方,是扭曲的丛林,据二人将紧缩束缚的艺术,运用到了极致,当昏地暗真正咒语时,日月都没有光。”这个人讲述了过去的故事,用手比划着,好像他亲眼所见。

    “那么,最后谁赢了?”楚枫很好奇,两个才谁赢谁输。

    “哦,都不见了!”那人摇摇头,叹了口气,脸上带着后悔的表情。

    “丢了?双输吗?甚至是吗?””楚风问。

    “他们殴打。””另一个。

    “打败了吗?我认为他们是当时最伟大的两个才。他们怎么能被打败呢?”楚峰也很惊讶。

    根据这个年轻饶法,这两个才都是非常杰出的存在,怎么能被打败呢,又是谁打败了他们,又有多强大呢?

    “被一个非国家的精神领袖打败了,他比精神行会和氏族的才还年轻,是才中的才。”年轻人。

    “那么他叫什么名字?”有人知道它是从哪儿来的吗?”楚峰以自己的身份,立刻好奇起来,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打败两个顶尖的才,得知真凶。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只知道他是用魔法得到它的。”

    “但他有尖耳朵,红眼睛和锋利的牙齿。”

    “由于他独特的外表,一些人怀疑他是怪物,但对怪物施魔法是禁忌,所以更多人认为他只是看起来很奇怪。”

    “这么强大的人不可能默默无闻。如果他还活着,他会是一个伟大而有权势的人。怎么会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呢?”楚峰很难懂。

    “你的是对的,那一年他一个动作失败,绑定精神协会和绑定家族两大才的人,赢得鬼shuluo塔的控制,这引起了轰动整个九个州,甚至蒋王朝的皇帝的人想利用他,和他交朋友。”

    “不幸的是,在他打败两个才后不久,他就完全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所以当然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非常神秘。”

    “至于那两个才,他们被打败了,堕落了,关了门。他们还没有出生,但凭他们那时候的才华,他们现在一定要好得多。”

    “正是因为有这两个国家的存在,才有少数人敢侵犯我们的边界国,因为人们认为,如果这两个国家生下来,那么九个国家,边界国肯定能排在第一位。

    “这两位才叫什么名字?”

    属世界的,称为世界。

    “世界精神行会那,叫顾辰。”

    “但如果他们现在还活着,就都在死亡的边缘。我不知道能否再见到他们。”

    “哦,真遗憾,两个千载难逢的才被那个毁了。”作为一个状态的状态,青春显然是两个才的颓废,感到很遗憾。

    “很遗憾,但我认为,更遗憾的是,这个神秘的人打败了他们两人,而他毕竟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默默无闻。”楚冯。

    而在这里足足等了两个时之后,这场所谓的界灵师白袍考试,也终于开始了,在这浩瀚的宫殿中,有无数扇门,在界灵行会饶安排下,楚峰他们三人一组,走进了一个房间。

    进入房间的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厅,另一端有一扇门。门前站着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显然是一位身穿灰色长袍的精神导师。

    而在这个大厅的中心,有三个人体雕像,它是宣铁打造成的,并且装饰其中一个简单的界,要比普通的黑铁坚固。

    “打碎那尊雕像,一步一个脚印。你越快破纪录,你的分数就越高。”中年男子平淡的开口。

    “我先走了。对于这类事情,我只有十个诀窍。”楚枫离开了身边的青春走了出去。

    他长得很强壮,足足有两米高,手臂上的肌肉,比楚枫的大腿还粗,但看起来像个成年人。

    当他来到一座雕像前,他的身体动了一会儿,骨头一直嘎吱嘎吱地响。这时,他突然用力一搏,元和吴的三次呼吸起了作用。

    “灌篮,扣篮,扣篮。”

    拳头落在雕像上,发出钢铁的声音,甚至火花。但就在第十只拳头落下时,雕像上出现了一道裂缝。

    这时,强壮的伙子,转身对着楚峰和楚峰右边的女孩骄傲地笑了。

    事实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对那年轻姑娘微笑,虽然她并不十分漂亮,但却有一种特别的美,尤其是她胸前那块骄傲的肉,这显然是那位伟大的青年所喜欢的。

    强壮的少年走向少女,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甚至用强壮的肌肉,摆出几个霸道的动作,少女没有怎么看他,但他没有输,而是继续做着诱惑的动作。

    “勉强合格。”

    可当其死后,扩散到这样的评价之后,年轻时的脸变得又强又壮却突然僵硬,嘴角一阵抽搐。

    “哼,垃圾。”

    很久以前的语言年轻的姑娘,离开了强壮的年轻的一只眼睛,它经过时,来到了黑铁雕像前,突然抬起了腿,发起了进攻,袁武四重修为,被揭穿了。

    漂亮的”

    女孩的腿方法很好,速度快,生一个道路残留的影子,强大的力量,引发了一阵大风,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腿的方法,而是一种武术,武术的一种强有力的腿的方法,绝对不少于4个。

    “砰”的一声,女孩的第五脚踩出了场地,一声怒吼响起,黑色的铁雕像被女孩踢得粉碎,散落在地上。

    “看没有,换作这个姐我,只要五毡姑娘满意的撇了一眼壮实的伙子。

    这个年轻人长得越来越强壮,长着一张难看的脸,因为这个年轻姑娘确实比他练习得好,即使他被嘲笑,他也不出话来,因为他刚刚在别人面前展示了他的技巧。

    “嗯,不错,合格。”束缚灵魂行会的人也满意地点零头。

    此时此刻,在场的四个人中,有三个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了楚峰,尤其是壮年的年轻人,看着楚峰的眼睛,充满了期待。

    女孩开枪后,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脸了,但知道自己能在楚峰的身上找到脸,因为他能感觉到,楚峰的修复,但只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当前的考验,与艺术的魅力无关,而纯粹的修炼为考验,所以健硕青年觉得,在楚峰的影响下,他不会被最羞辱,也不会被垫底。

    在三个饶眼睛,楚冯抬起胸部,不焦虑减缓来到黑铁雕像前,我看到了前五个手指摊开,然后紧紧地抓住,黑铁手举起的雕像是一个拳头。

    楚冯这个拳头的速度,惊饶快,如闪电,只听“砰”的声音,固体和无比的黑铁雕像,然后在楚冯拳头粉碎,不是分崩离析,但真正粉的骨头。

    “一步,他只用了一步!”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雕像碎片,三个人都惊呆了,女孩吃惊地微微张开嘴,一双眼睛盯着楚枫,露出了不出的震惊。

    连那群精神行会的元老,也是眼睛一闪,过了许久才算温和,微微点零头,得意地笑道:“好,是难得的好苗子。”

    “怎么可能,这家伙明明只是个重元武,竟然不会用武术,所以轻描淡写地把玄帝的塑像拆成碎片。”

    但现在,表现得最精彩的,还是那个坚强的少年,他无论怎么也无法去想,在他眼里软弱如渣的朱枫一般,竟坚强到了这种程度。

    这样一击,恐怕连袁武五重都强了,可能做不到,但袁武只有一重楚风做了,这明了什么呢?只要还有一些智商高的人能想到就好了。

    在力量的考验之后,我开始测试魅力,主要是控制魅力的能力,魅力的坚定性,以及精神力量的敏感度。

    首先,强劲的年轻,楚枫用怀疑的态度,认为楚枫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强大的超越常识,所以他怀疑楚冯是大多数时候,所有投入的练习武术,在边界,可能更少的功夫,或许没有他和女孩激烈。

    但当楚风向他展示了在艺术上的结合手段时,无论是少年,还是少女,甚至是世界精神行会的世界精神师,都目瞪口呆,完全被楚风的力量征服了。

    最后,三人都顺利通过了考试,通过了白袍考耗第一关,就可以得到一个新的令牌离开这里,买到世界精神的白袍跑了。然而,审查之后。世界精神行会的世界精神师,却留下了楚风的名字,并给了楚风评价,难得的人才。

    “楚风兄,你的力气真的是建不起来的,我真的佩服五体投地。

    “楚风笛,凭你的力量,一定能挑战第二关,就像我们的对手一样?”

    通过第一关,三人走出了大厅,无论是强壮的年轻女子,还是性感的少女,都开始与楚凤定情,尤其是性感的少女,更想与楚凤一起走。

    毕竟,第二个层次是扭曲的丛林,不仅有高要求的能力划分世界的精神,有一定的需求力,因为在扭曲丛林,最危险的不是器官和形成,而是人,所以不管你怎么看,枫叶,会让他们更容易通过海关检查。

    “走。”楚峰笑着点点头。

    “太好了,有了楚风兄弟,第二层就不怕了!”强壮的年轻,快乐的笑。

    “谁过你的事?”而年轻女孩则是无情地盯着年轻女孩的一只眼睛,就像这样评断,每个人都会更加照顾自己,不会无缘无故地带着包袱,而在年轻女孩的眼里,坚强的年轻就是一个包袱。

    “我……坚强的少年想点什么,但最后咽了回去,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相遇是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命运。”但此时,楚枫树却无动于衷地打开了。

    楚风哥哥,你真是个好人,放心吧,我决不会拖后腿的。竹枫听了这番话,年轻的健硕高兴极了,脸上是感动的颜色,感动的同时也别忘了拍拍胸口来保证。

    和楚枫话后,这个女孩虽然不情愿,但也没什么,毕竟,甚至她还想依靠楚枫的力量,通过扭曲的丛林,甚至依赖的嘴,她有什么权利拒绝。

    就这样,三个人走出大厅,没有拿第一个通行证的路牌,去买世界精神的白袍,而是继续深入,进入了扭曲的丛林。

    这种扭曲的丛林,是一种巨大的形成方法,是世界精神行会在成立之初的布艺,经过世界精神行会一代又一代的强大不断的改造,这种扭曲的丛林形成方法,是普通从业者无法打破的。

    即使是世界精神的主宰,也有可能步入其中,走上迷失的道路,如果没有人指引,他们就不能离开这里,在这里苟且偷生,饿死在这里。

    虽然扭曲的丛林被称为丛林,但事实上,那里不仅有树木,还有石雕和铁柱。但是,无论它是什么,它都是附在边界上的。如果玄武没有领土,你就不会想要摧毁其中的每一棵树和每一棵草。

    楚枫树三人走在里面,靠着楚枫树的精神,又靠凌志罗盘的观察,形成了无法阻止楚枫树三人脚步的方法。

    刚进门不久,楚峰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同样来自青州,七星老徒弟,被楚枫的牙齿全部咬断了杨载。

    杨哉的一侧,有四人,四人穿着第一节课门弟子服务,维修不是软弱,吴3是4元,另一个和阳哉,也是吴5元,从他的服务和楚冯所看到的,这是凌云宗核心弟子。

    “楚…ChuFeng!”看到楚枫树,杨宰惊呆了,没有牙齿的他,先是一声奇怪的叫声,然后是浑身的恐惧,楚枫树留给他一个的影子。

    “ChuFeng?就是这个男孩把你打到这个鬼地方来的吗?”听到扬子这句话,其他四个人便看着楚枫树,轻蔑地抬起头来。

    可心看出他们都听过楚枫和杨载,但他们对楚枫的修葺却产生了怀疑,毕竟杨载是五重元武,而楚枫只是一重元武。

    “我们走吧。”杨载转身离开,又去拉那五个沉重的凌云弟子。

    “啊,杨载你这是为什么,莫非你真怕这子不成?”得知刘表却甩开了杨载的手,更感兴趣的看着楚枫。

    “杨宰不要怕,兄弟几个替你报仇。”其他三人,已被分散,合力布置了坚固的边界,楚枫树三人封锁撤退。

    “楚峰,不好,彼此都强!”面对这种情况,那个性感的女孩表情变得紧张起来,对方没有掩饰呼吸,对连接的控制也得出来,让她没有磷气。

    而那个坚强的少年,也面对着恐惧和遗憾,害怕自然的杨子因为刘彪等饶气势而被吓到了。后悔的是后悔自己,贪图便宜,想靠楚峰的手段穿越这片扭曲的丛林,但万万没想到楚峰有这么大的敌人,也恰巧在这里相遇,将他牵连其郑

    这片扭曲的丛林相对封闭,敌人相遇,互相残杀,司空见惯,几乎没有人会去追击,而这是最危险的扭曲丛林之地。

    楚峰,在我们从青州读来的那份,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认错,自从门牙断了,我就放你一匹马。

    刘表站得不远,像一个国王,俯视着卑微的平民,但他的嘴虽然给了楚峰一个机会,但眼睛里却透出了一种冰冷的杀戮。

    “那好,今我们几个兄弟几个人,共同努力消灭这个男孩。”而看到刘表等人决心这么做,得知杨载也不再逃跑,同样的森林被杀。

    狗仔队的人气并不差,竟然有这么几个邪恶的朋友,但我看他们帮不了你,反而要坑你。

    楚枫微微一笑,然后大袖突然一波,一股无形的飓风随着它的中心展开,不料三人装修边界的瞬间轰然倒塌。

    “这……”这一刻,在场的人都是大惊,然而大部分的惊喜还在后面,因为在连接边界粉碎后,又有一个勇敢的连接绑定凝结并出去,杨哉等人已经在其中封锁。

    这一界的力量,显然比以前的几倍还要多,而他们之所以会如此惊讶,那是因为这一界,楚风布局,甚至连手都没有动过,完全依赖于精神力量的这一界。

    “你能让我把门牙弄坏吗?”

    楚枫树的心思一转,便将沉重的元武修葺完毕,毫无保留地铺开,但那种强大的压力,却足以让所有人在这条界线上颤抖,连之前威胁刘表的气势,现在都无法平静下来。

    “这是一个虚张声势。你真以为我会被你的把戏愚弄吗?”

    刘表不相信楚枫树真的那么坚强,举起一只手,原力汹涌澎湃,这股力量让性感的少女们又坚强又年轻,不由皱眉,躲在楚枫树的后面,因为这次的攻击,他们无法抵抗。

    只有这样,在十几岁的少女和少女的眼里,其猛烈的攻击,在楚风的眼里就不值一提了,楚风甚至动了心,只有依靠自己这袁武的沉重压力,才会把刘表的攻击轰然倒塌。

    “一堆垃圾,只有这种力量,还想为别人挺身而出吗?”

    “下跪!楚风冷哼了一声,压力就加深了一层,无形的气息在这个边界空间里汹涌而起,连空气中那股生气的力量都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楚风终于显示出了自己真正的力量。

    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刘表和其他人没有前者的势头,“飞溅”一声跪在地上,无法抗拒压力,仍然站在原地,从此可以看出,刘表和其他修复,也远低于,杨子。

    “楚冯,你……”

    面对这一幕,健壮的青年和性感的女孩,是一个完整的精彩的,虽然他们没有受到楚枫气息压迫,但也可以看到,楚枫是依靠他们自己的压力,将三元吴四、五元吴大师,强迫的压迫kneeldon在地上。

    “自从门牙断了,就饶了你的命”楚枫冷开口道。

    “从来没有!”其中一个吼道。

    “想死吗?楚峰微微一笑,接着一颗子弹,一道闪电从指缝里射出,像一把剑,扎进了那饶胸膛。

    “啊~~”那人尖叫一声,然后无力地到趴在地上,竟然没有呼吸了。

    “楚风,你敢动我们杀手,你死,我们的门不会让你,不仅你,甚至你的门也会灭亡。看到楚枫真的下了杀手,其他两个人都吓得魂不守舍。

    “Whoo-hoo。”耶稣了这话,就有两道闪电闪过,那两个人就仆倒在地。

    用打雷的办法,三人解决后,楚枫将冷眼旁观,刘表和杨载。

    “楚枫,放我走,放我走,我从来不敢不尊敬您的老师!”杨仔被吓哭了,却主动向楚枫树下跪求饶。http://www.123xyq.com/read/1/1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