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 > 第249章 无人区
    于是,楚峰绕了一圈后,便降落在村外,随后带着神秘面具变脸,带着紫钟进入了村内。

    “啊!啊!啊!”

    然而,刚进村,楚峰就觉得很奇怪,村里的路,似乎很安静,只有一群孩子在玩耍。

    即使偶尔通过几个老人,也会精神萎靡,面露愁容,最重要的是,凭着敏锐的洞察力,楚峰能听到一些房子里传来的阵阵哭声,这些哭声,不是一个老人就是一个女人,惨不忍睹。

    “楚峰,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突然,紫铃张开了她的嘴,很明显,她的精神比较敏感,也注意到村里出了问题。“哇,大姐真漂亮。”这时,一群朋友发现了楚枫和紫钟,一群人将两人围住。

    紫铃真的太漂亮了,她的脸似乎不应该显得平凡,所以所有看到她的人,都会被它美丽的外表所吸引,这群真的孩子,很难抗拒。

    “喂,鼻涕子别乱摸。”

    楚峰见了,一脸大鼻子,双手大鼻子,嘴巴大鼻子的女孩,正伸着那满是大鼻子的手,想摸紫色的铃铛,紫色的衣服。

    这楚枫树可生气了,连他都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摸紫铃,这个脏孩子敢,楚枫树怎么能忍受。

    “啊!多激烈啊!”然而,楚峰这一喊,他很抱歉,因为他的声音太大了,那群孩子都吓坏了。

    “楚峰,没关系,衣服脏了,洗不好了,你千万别吓着那群孩子。”紫铃甜甜地笑了,然后竟然主动抱起那个满脸鼻涕的女孩,问道:“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艾莉亚。“鼻涕女孩,擦了擦脸上的大鼻涕,开心的笑着的样子,可见她很开心。

    “大姐,我叫狗走。”这时,一个比鼻涕还脏的男孩跑了过来,还恬不知耻地张开双臂,想让紫铃拥抱他。

    “大姐又没问你,你什么呀?”一个胖男孩,瞥了一眼这个脏兮兮的男孩,很明显,即使作为同伴,他也看不到对方无耻的行为。

    “问不问我,我也叫狗走了,大姐我也想抱抱。”脏兮兮的男孩,毫不留情地回头盯着胖乎乎的胖子,然后无耻地冲到紫色的铃铛前。

    “放个屁,回家找你妈妈来抱。”楚峰突然一脚踩在了男孩的屁股上,直接把他踢到一米开外,女孩正好,男孩也想占个便宜,这对楚峰来,从来没樱

    “楚峰,这些孩子真可爱。”紫钟真的很喜欢那群五六岁的孩子,而那群脏兮兮的孩子在玩耍,那样子,似乎已经忘记了饥饿的事情。

    “就像孩子吗?我也喜欢!”楚峰邪恶的笑了,然后对紫铃:“儿媳妇,我们俩什么时候还想要孩子?”

    “好,你想死吗?”紫铃眼里的紫光一闪,将尔旦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笑道:“开玩笑,我觉得儿媳妇的想法是对的,我们还,给孩子什么以后再不迟。”

    “嗯。”紫铃口撇了一撇,冷哼了一声,对于楚枫树不要脸,她这几渐渐养成了习惯。

    “二丫,狗剩,你看这是什么?”突然,楚峰灵机一动,从乾坤袋里掏出十颗气珠。

    这件事,那在火神墓园门口,可是数不清,可是怎么包含的灵气太低,对于楚峰来是没有效果的。

    但这件事,虽然对养殖没有太大的帮助,但在民间流通最广泛的货币,一个精神珠,足以为一个平民,没有烦恼,大富大贵,大鱼几辈子肉。

    所以当时楚峰也拿了一些,为的就是免吃免喝,没钱付别人。

    毕竟,这种令人尴尬的事情,的确在楚枫树身上发生过,而且对于普通百姓来,楚峰拿着玄珠或元珠等等,他们可能不知道,但却是灵珠效果最好的。

    “哇,大哥,你的这些哟好漂亮,能给二丫吗?”

    “我也想我也想,大哥哥把狗留下了,狗带着我的哟和你走了。”

    看到珠灵的光芒,孩子们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了星星,竟然以为珠灵是他们玩的溜溜球。

    但最无耻,或者叫狗离开了脏孩子,实际上从胯部拿出十几,衣衫褴褛,石头的头磨到姚明,想把这些肮脏和丑陋、破碎和腐烂的姚明,换取楚枫木珠的精神。

    “没道理,告诉你,这不是你玩的哟,这叫气珠,是宝,很值钱。”楚冯解释道。

    “大哥,给我这个宝贝,两个丫真不错似的。”女孩在怀里流着鼻涕,伸手去接。

    “大哥给我,我拿我这些换你的一还不行吗?”不知羞耻的脏孩,带着他从胯部走出了悠悠,聚集到楚枫的身前。

    “想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你的哥哥和你的姐姐,一没吃饭,你的父母做的饭好吃吗?”请大哥和大姐吃饭,把这颗气珠送给谁。”楚冯。

    而楚峰这句话,所有的孩子都是沉默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把鼻涕女孩二丫。

    “哈哈,太好咯,气珠是我咯出来的。”果然,二丫兴奋极了,直接从紫铃的怀里跳了下来,跳啊跳的大喊:“妈妈做的菜最好吃,她能做任何菜,是我们村做的菜最香。”

    “大哥哥大姐姐,和二丫回家,我让妈妈给你做最好的菜。”话间,二丫便蹦蹦跳跳地回了自己家,见,楚枫也跟着紫铃过去了。

    两丫的家庭状况很好,至少在这个村庄,是一个富裕的家庭,和两个丫的母亲也非常好客,紫铃和楚枫没有一顿饭,他们赶到厨房,楚枫和紫色钟做一桌美味。

    虽然是乡下土产菜,但不得不,二丫妈妈的手艺确实不错,至少比楚枫烧兽肉强多了。

    紫铃和楚枫吃得都很甜,尤其是紫铃,吃了一口油,可见这丫头是真的饿了。

    但我不得不,美女就是美女,即使再吃狼肉,也要看着感觉可爱,看楚枫叶都入迷了。

    “大姐,你真漂亮,就像神仙一样。”鼻涕孩二丫回家后,她妈妈帮她换了衣服,洗了脸,这丫头鼻涕不多了。

    不得不,经过脸的清洁,二丫也长得挺可爱,这也让楚峰看到她的样子更顺眼了。

    “二丫,下哪有什么神仙。”楚风秘道,这种文化真是可怕,人间只有武术,哪有什么神仙,神仙都只是普通人,对于那些习武为高深的人有误解。

    从不习武的人喜欢称习武的人为神,但在他们眼里,习武的人是神。

    例如,楚峰和紫钟,如果表现出他们的修行,相信他们是二丫的神。

    “有哇,能飞的是神仙。”二丫眨动着那无辜的大眼睛,和楚枫狡辩。

    “好吧,如果你这么,你这个大姐姐,真的是仙女姐姐。”楚峰看着紫钟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紫钟会飞啊,照二丫这么,紫钟不是仙女妹妹。

    “其实,我家也有一个仙女姐姐,我的姐姐还是很漂亮的,但是她走了,还是可以和姐姐竞争的。两丫话之间,看着妈妈,:“妈妈,我妹妹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她。”

    “你妹妹才走了几。她出门远行去了,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二丫的妈妈笑着摸了摸二丫的头,然后对着楚枫和紫铃:“有一道菜不好吃,我去看看。”就在这时,艾莉亚的母亲来到厨房。

    这样的一幕,对于二丫这么真的孩子来,什么都看不见,但楚峰和紫钟却看得清清楚楚,二丫妈妈的心情变了,真是一种无奈的悲伤,躲在心里的悲伤。

    艾莉亚的妹妹一定没这么简单,这个村庄一定是发生了,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老人和妇女默默哭泣。

    就这样,楚枫和紫铃打了个招呼,跟着二丫的妈妈来到厨房,果然,还没走进厨房,楚枫就听到阵阵心痛的哭声,是二丫的妈妈发出来的。

    “这个阿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二丫的姐姐去哪儿了?””楚风问。

    “嗯,你……楚枫突然赶到,将二丫的母亲吓了一跳,看着楚枫的眼神有些惊慌和惊讶。

    “你可以放心,我是一个武术家,有什么困难你不妨和我谈谈,也许我可以帮助你。”楚峰连忙解释。

    “真的吗?你是武术家吗?”二丫的母亲有些怀疑,毕竟楚峰的外表,还有年轻帅气的孙,就算真的是武林高手,又能去那里呢?

    她摇摇头:“好吧,孩子,这与你无关。我不想无缘无故地把你牵连进来。”

    “书”,此时,楚枫是一个大袖,让一层包膜两丫的母亲,然后一只手抓住绑定,皇家的显示空气,楚枫会飞,直接向两个孩子的母亲,你的白色的云。

    “啊~~~~~~~~”楚峰的速度太快了,当二丫的妈妈反应过来的时候,正飞到一万米以上的空,他望着下面的白云,村庄里,突然吓得连连尖剑

    “姨妈,您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也许我能帮助你。”楚风又问。

    而这一刻,母亲二丫终于做出了反应,原来楚枫可以坐上御空而行,是楚枫将她带到了空郑

    这时,母亲二丫对楚峰刮目相看,那眼神看着楚峰,充满了尊重的色彩。

    作为普通人,对武术的境界并不了解,但在他们的眼里,可以飞出逃避的武术,那绝对是作为神的存在。

    突然,两个丫头的母亲半跪在半空中,向楚枫鞠躬行礼,乞求道:“上帝啊,求求你,求求你救我的女儿,救我们村的人。”

    “阿姨,有话站起来,我已经过要帮你了吧?”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看到情况不妙,楚峰急忙扶起二丫的母亲。

    然后,二丫的母亲,将事情经过,告诉了楚峰。

    原来,在离村子三百英里的地方有一座山脉,一群武术家要在那里建一道门。

    在一片开阔的山地空地上,由于苦力的缺乏,他们到处抓人。

    村里的壮汉们都被抓走了,留下的除了老是一个孩子,还有二丫的姐姐,因为长得漂亮,也被匪帮抓走了。

    在那群人中,有一个老人可以站在空中,呼风唤雨,所以人们仍然认为那是神,不敢不从,只能乖乖地让他们把人带走,甚至不敢一个字。

    得知事情真相后,楚枫也不怠待,将二丫的母亲带回住处,楚枫随后回到房间,将此事告诉了紫钟。

    而得知此事后,紫钟甚至比楚峰更生气,什么也要毁掉那些武功不德的人,于是,连饭都没吃完,紫钟便和楚峰出发了。

    然而,在楚枫和紫铃的指引下,二丫的母亲要走了,村子里有一片白云,但突然出现了三个人影。

    他们有三个人,两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白发老人。他们站在空无一物的地方,但他们的身体里却没有气息。

    在他们的身上,实际上穿着金色的长袍,这种独特的服装,是江朝的人。

    通知公主,已经找到了楚峰和紫钟。白发男人对中年男人。

    “是的。”听到这话,那人赶紧拿出纸笔,写了一封信,然后从他的胸前掏出一只鸟笼,输入了一个特殊的咒语,从那只鸟笼里,竟然飞出了一只送信的鸟。

    “联系其他部落的人,确保他们在公主到来之前活捉他。”然后那个白发男人对另一个中年男人。

    “是的。”这位中年男子没有怠慢,而是拿出一个特殊的东西,发出一股无色无味的能量。

    当这两个人完成这一切后,老饶大衣袖一挥,一层能量从他的衣袖中飘过,而在这能量的阴影下,三饶身影一变,终于消失了。

    在离艾莉亚家三百英里的地方,有一条不大的山脉,这条山脉是无人区。

    因为这个地区,这里是元州的边境线,这里宗门很少,所以被占领的地区也很少,在这个地区有一些门军,武功最强,也是宣武的顶峰。

    在强大的元州,如果没有一的力量在强大的国家,那么这样的力量是三流的力量。

    即使有强的力量,也只有二流的力量,只有多的高手,而少数的对手强,才是一流的力量。

    事实上,这个国家只有一个真正的一流力量,那就是西藏的白教。

    与青州的凌云派一样,白藏派为了保持自己的领导地位,也压制其他教派的发展。因此,它也属于元州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宗派现象。http://www.123xyq.com/read/1/1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