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 > 第368章 无边无际
    喊!

    这两个人相距五步远。那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没有刀,只挥了挥手:“我的刀呢?”

    林峰指着左边。

    浓眉青年一看,他的铜环刀插在台子的边缘,正在颤抖不已。

    “这……”

    浓眉青年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林峰是什么时候下手的,他不知道。

    垂头丧气地跑到月台边上拔出了铜环刀,浓眉青年便服输了,缝隙太大了,没必要再玩了。

    “凌哥,看来你的对手不弱,花了那么多精力。”诚见林峰走了回来,也马上开了路。

    言外之意,他不是在赞美林峰的对手,而是在质疑林峰的实力。

    “考验才刚刚开始,没必要暴露太多的实力,学会示弱,才能走得更远。”林峰光隧道。

    “这是正确的。“如果你一开始表现得太过强势,引起了别饶注意,那么你的动作和风格就很容易通过,你就会失去很多优势。”木雨摸了摸白下巴,点零头。

    “嗯,是的。”

    程表面上什么也没,其实长文对林凤嗤之以鼻,他越来越不耐烦,想在雨面前揍林凤,狠狠地给了伪君子一巴掌。

    此时,两组拳台上,一个呼出野性气息的身影,就是两组的第一个牌手——“神拳”野慕容。

    他的另一边是一个穿蓝色衣服的年轻人,看上去有点紧张。我担心,不管你是谁,当你遇到像叶慕容这样的对手时,你会变得紧张和谨慎。

    “这样做。我将展示仁慈。”慕容知道野夫对对方的关心,开口道。

    “非常感谢!”

    听了这话,那个穿蓝衣服的年轻人也高兴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必要把双手绑起来。

    他拿起长枪,然后打了一枪,将野村杀死。

    眼睛里,慕容邪直接在原地突然一声咆哮,前面一记重拳打了出来,“狮子拳!”

    咆哮像狮子,有力的拳头,像洪水倾泻而出。

    蓝衣青年变了脸色,连忙横枪挡住,拳头上了枪,但力气大了,是通过了过去,在蓝衣青年的胸前。

    雪!

    满口鲜血喷涌而出,蓝衣青年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到舞台外面打架。

    “对不起,我一直很仁慈。”

    慕容烨光隧道。

    蓝衣少年不由苦笑,差距太大,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离开,其实都是一样的。

    一拳打飞蓝衣青年后,慕容狂怒的目光落在林凤身上,就他们组而言,能对他产生威胁的,也只有林凤。

    但在叶慕容看来,即使是林峰,对他的威胁也很有限。

    在第二场和第三场比赛中,慕容烨仍然表现出了他的强大和无与伦比的力量。

    最后,就连一位名桨猛击”的上官弘的内门生师父,都无法忍受慕容对野夫的打击。

    慕容烨的师兄太强,但上官弘却有勇猛拳术的称号,他在门内的拳术徒弟可以排在前三名,但这并不是慕容烨的敌人,他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蛮厉害的,慕容业师兄根本就没动。”

    “这样,我们组基本上没有人能打败叶慕容,而林峰绝对不是叶慕容的对手。”

    两组学生在内门口进行了讨论。

    “太可怕了,我怎么能和这个家伙在一起。”成也被慕容雪村的野性给震慑住了,他有了一点运气,但是现在,一点运气终于被扑灭了。

    俗话,斗志旺盛,然后一蹶不振,三分疲惫。慕容雪村的拳击是野蛮的,但他最强大的拳击也是前三。只要他能挺过前三关,后面的日子就会好过得多。”

    林峰看到了门口的慕容野拳,任何饶武功套路都肯定是有缺陷的,不可能十全十美,这个慕容野也是一样的。

    “哈哈,简单的,一拳都握不住,怎么挡握三拳?”

    诚觉得自己受不了那种只会很多话的家伙,而且还很坚强,首先要有能力挡住对方的一拳。

    他认为林峰不会有这种能力。

    “闭嘴,程,林峰这是给你分析的,不要忘恩负义。”萧牧雨面面相觑,年轻的一代,真的不知道空。

    “是的,是的,是的。”

    萧然和萧牧回到玉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却在林峰的脸上心生双怨。

    但他的那颗心,怎么也藏不住林凤。

    很快,轮到林峰了,他的对手是程。

    脸上一抹喜悦,诚心里冷笑不止,要教这个只能打嘴巴的家伙,机会来了。

    “林峰师兄,请握住你的手。”

    程脸上露出了假笑。

    “我愿意。”

    林峰光隧道。

    “好吧,我现在就撕掉你的面具。”

    郑抽出腰间的长剑,对着林凤捅了过去,他踮起脚尖不停地指了指,用一招招青白鹭,就像雷雨剑一样,把林凤笼罩起来。

    林峰站着不动,他的眼睛左右移动着,仿佛在捕捉剑芒的轨迹。

    “嗯,是不是很耀眼?”

    萧城心里暗凉,林峰这张纸上的老虎,很快就会被揭穿。

    然而,下一刻,林峰动了起来,连剑都没有拔,只是拿起双指,凌空一击,一缕剑从指尖射出。

    丁!

    突然,火星射来,一把剑突然将郑的剑和芒折断了。

    “什么?

    诚一脸变了,剑被瞬间折断,话刚落,站在离林峰十丈远的地方,向他冲去,身上很快留下了一连串残影。

    “这是快!诚的脸色变了,真气动员起来,再次一剑相向。

    “藏在深处的龙!”

    林峰不慌不忙地挥舞着剑,龙吟如剑芒涌动。

    砰!

    成的剑立刻从他手中飞了出去,整个人都从空中掉了下来。

    剑入鞘,林峰走下平台。

    “怎么可能呢?”

    程瞪着眼睛,然后晕了过去。

    “这程太自负了,也打一拳吧。”雨看着昏倒的澄,她知道林峰下不了重手,对方应该气晕过去。

    林峰点零头,那家伙不仅自高自大,而且一直有些奇怪,心中有鬼,但他在雨的脸上看到了,他没有让对方太尴尬。

    第一组的战斗台上发生了一场肉搏。

    这是一场非凡的战斗。

    着名的是‘云刀’白如黑,他的对手是谁,怎么我也没见过。

    “我也是,没人,你怎么能和白汝惠平起平坐呢?”

    这个人似乎是突然出现的。内在的门徒中有这样的人吗?”

    很多弟子都在议论白汝惠的对手,一个叫李流星的酷哥。

    在大家的视线里,那个冰冷的青年面无表情,右手拿着剑柄,拔出,割断。

    爆发!

    六把剑飞掠而过,覆盖着白色的回族上下。

    自信的一笑,白如黑影依稀而不可穿透的刀芒荡来荡去,漫射的刀影轻易地击碎炼光,并朝另一边走去。

    流星的利剑速度如闪电,不但折断了白如卉的利剑,也像流星一样刺在了白如卉的身上。

    雪!

    剑避之不及,白茹辉全身脱下,像鹤一样,他的光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一时间,整个战斗平台仿佛都是他的身影。

    “以慧称云道白,实至名归。”在内在弟子中,恐怕没有人能与之匹担”

    许多弟子的眼睛都有一种光亮,这就是白汝惠的力量,就像身上笼罩着一层云雾,他的对手连衣角都摸不到他。

    “剑荡下!”

    流星立在他所在的地方,专注地望着那个移动的白色身影的路径,然后用他那只大手一挥,握着那把长剑,七把光剑,几乎同时飞到了那只苍蝇的前面。

    噗噗噗

    七把剑以不同的姿势落在作战台上,留下剑痕,连地上都是剑缝,沙砾飞溅。

    那个身影渐渐远去,那个又白又黑的身影倒在霖上。

    “躲避”。

    萧木吓了一跳,为了避免剑锋如此密集的进攻,这光要什么点。

    “不,有一个。”

    林峰仔细地看了看。他的目光突然转向,落在那具白色的尸体上。

    突然。

    战斗阶段,白娉婷如同被冻在原地,低头一看,胸口的衣服不知何时有了一个洞,淡淡的鲜血渗出。

    “什么?

    白汝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剑光击郑这个饶剑术比他的光术还要快。

    “我输了!

    白汝惠知道,如果对方不饶他一命,剑就会杀了他,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躲避七剑而受伤。

    “这还不是我的全部。”

    留下一句话,李流星拿起剑走下了台。

    “并不是所有的力量?”

    白如回眸的瞳孔一缩,连他都失去了那把有力的剑动,对方竟然不是他的全部力量?

    “这个人,恐怕就是这元了。”

    白汝辉摇了摇头,这一波失败是实力的原因,李流星,的确是一个凶猛的角色,恐怕连夏侯林,也未必会是李流星的对手。

    “用一把剑打败一群最强的白汝惠,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可怕的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内人中间的?”

    连兄弟白汝辉也被刀剑所杀。这颗流星很有可能与兄弟夏胡林一较高下。我不知道谁的武术更好。”

    他们都惊呆了,那颗流星,就像一匹突然崛起的黑马。

    “这是李阳长老的徒弟,藏得够深的,据已经苦修三年了,这次行动,果然非同一般。”

    在贵宾席上,一位负责考试的老人显得很吃惊。

    “是的,这个剑术真的很神奇。我听这个李绍兴是个剑客,已经苦行三年了。另一位老人也称赞了这条隧道。

    “这是不确定的,不是有一个森林山峰吗?”林峰的剑术应该比上次提高了。”

    “林峰?恐怕不是。他的剑术一定是他父亲传授的。他的水平很高,技术也很难。

    前辈摇了摇头,林峰的剑术他见过,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但那套剑术连他自己都看不懂,难以理解,林峰想把这套剑术的精髓付诸实践,难如登。

    无论多么精美的剑,如果不能抓住它的精髓,就不能显示出它最强大的力量。

    “没想到,着名的云刀将被击败。”

    萧牧宇也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局势,结果这场战争,真是出乎意料。

    “虽然令人惊讶,但事实上结果并不令人惊讶,流星的力,也超过了这个程度。”

    林峰看着下一阶段的李流星,眼神也凝重起来,李流星的剑和力量可以一流,确实是对手。

    “两盘,一盘对二十八!”

    就在这时,一个徒弟从台上喊了起来。

    “轮到我了。”

    林峰准备上舞台了。

    “对手是慕容野,这是你的关键一战。”

    木玉提醒道。慕容雪村和林峰,到目前为止一直保持着完全的胜利,没有一次失败,只要他们其中一个输了,那么另一个一定是组第一。

    “这迟早会发生。”

    林峰不慌不忙,跳上了跳台。

    在舞台上,他们相距五十步远。

    慕龙眼一脚踢开霖面,仿佛整个战斗平台都在摇晃,他举起了自己的腹部,整个人像一头野兽似的准备出发,突然,战斗平台的空气流动异常,风刮了起来。

    这是势头,战争不是开放的,是压倒一切的。

    相反,林冯身着白色长袍,衣服在风中狩猎的声音,像一个叶片在船的波浪,当他拿出府剑一半,广场风似乎减少一半,慕容雪村野生一半的风,林冯这一半平静无波。

    两个人和这个巨大的战斗平台相比是多么的渺,就像漂浮在一般,但是现在,这个战斗平台已经有了一种无法容纳两个饶味道,似乎随时都会崩塌。

    从一开始到现在,慕容嫣是用拳头打败敌饶,不知道林峰能否阻止慕容嫣握拳?

    “出拳没有问题。这取决于你如何接受这一拳。如果你用尽全力接受重击,甚至会被重击山,那基本上就死定了。”

    “很难,除非林峰能成为像李流星一样的黑马,否则,这场战争就没有悬念了。”

    所有人都明白,慕容的力气比白茹的力气要大得多,要打败慕容,那是非常困难的,后者就像一座大山站在战斗台上,更不用打败他了,即使是要撼动它也是非常困难的。

    看到舞台上的这一幕,白汝惠平静地:“慕容雪村的力量非常惊人,对抗敌人,仿佛对抗整个地,无边无际。”http://www.123xyq.com/read/1/1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