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宋疆 > 1183宴请
    om ,最快更新宋疆最新章节!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真理又是从哪里而来?真相与真理之间又有何区别?

    何谓现象、本质,原因、结果,必然、偶然,可能、现实,内容、形式?

    叶青看着目瞪口呆的竹叶儿问道。

    神圣又是何物?何人、何事当该被人供奉、尊崇、膜拜?

    所谓的真理之克星,无怪乎怕用实践来否定其否定的真理,所谓的真相,相克一切神秘外加所谓神圣之一切事物。

    任何人们不懂的事物,当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时,瞬间整件事情要么变得极为诡异,要么因而变得极为神圣,原因不过是这一切超出了当下人们所能够理解的范畴,是不是?

    竹叶儿目瞪口呆的摇着头。

    皇权需要神圣法则来巩固其大于一切的权利,所以一切只要有利于皇权的事物与人,都可以被神圣化,从而形成他们统治者的正统。

    道佛需要用神秘与神圣两者来巩固其超脱世俗的地位,所以他们同样需要把一些神秘的事件神圣化,从而能够让百姓去膜拜、尊崇。

    但不管是世俗王权,还是佛道神权,他们都需要借助“天下百姓”这片土壤,来帮助他们超脱世俗,而后再继续反噬到百姓的身上,桎梏、汲取着“天下百姓”的利益。

    所以归根结底……无论是王权还是神权,都是因“天下百姓”所造就,所以你既是自己的你,你也是自己的佛,你也是自己的神,你同样是你自己的王权与神权。

    “当然,你是自己的王权与神权,这一点儿暂时还没办法办到,不过我相信以后会成为现实的。”叶青跟魔怔了似的,看着竹叶儿神神叨叨的说着。

    而竹叶儿则是从一开始的目瞪口呆,变得神情有些紧张与担忧:眼前的燕王不会是吃了什么脏东西了吧?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神叨!

    所以这叫什么?不管是王权神圣化,还是神权神圣化,其实都可以叫做……工具拟神化!

    何谓工具拟神化?就是王权、神权为达自己的目的、野心,从而衍生出来的统治手段。绝对适用于任何神权与王权,而他们千百年来也都是如此做的!

    “奴婢……奴婢完全听不明白燕王您在说什么,您是不是昨晚上没有休息好,所以才使得您今日精神不济……。”竹叶儿的心头,也升出一股叶青在禅房时,想要摸李凤娘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烧了的冲动。

    “我哪有精神不济?这并不是胡言乱语,而是……这些其实都是……哲学,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明白,改天我应该跟朱熹好好探讨探讨。”叶青看着神情紧张的竹叶儿,不耐烦的挥挥手,而后又突然道:“不过我刚刚说的那番话,你倒是可以时常讲给皇太后听听……。”

    “那皇太后还不得治奴婢一个大不敬?奴婢可不想被皇太后责罚,何况您刚刚说的那些,奴婢都听不明白。”竹叶儿给有些口渴的燕王递茶道。

    燕王看着不以为意的竹叶儿,神情有些落寞的长叹一口气,就好像自己有首好曲但难觅知音一般的落寞,微微摇着头继续道:“这天下的任何事情,最怕的就是真相大白。在真相大白之前啊,一切皆可神秘或神圣,但当一切都真相大白后……一切就都归于索然无味,就如同昨晚上你我云雨……。”

    竹叶儿看着叶青的眼睛突然间变得邪恶起来,急忙紧张的看了看周遭,虽然如今她跟叶青之间已经不需要遮遮掩掩,但终究在竹叶儿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顾忌皇太后李凤娘。

    只是如今的皇太后李凤娘,此刻正呆呆的坐在禅房里,因为叶青那席胡言乱语,让李凤娘原本平静的心境,此时此刻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叶青抛给她的如同是一个答案,倒不如说是一个哲学问题。

    佛像的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为何每尊佛像都是正面示人?这显然并不是让李凤娘去走到每尊佛像的背后,去看那每尊佛像普普通通的背后,显然有着更深层的意味。

    而众多佛像里,不管是姿态各异的佛像,还是三面佛、四面佛等等,几乎每一尊的佛像在正面示人的同时,其背后也都是简简单单的普普通通。

    所以佛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李凤娘呆呆的望着数尊宝相庄严的佛像,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茫然。

    不知不觉,当临安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时,李凤娘依旧没有从禅房里走出来,而竹叶儿好几次都想要前往禅房去探望,但都被叶青拒绝。

    时间在夜色中缓缓流淌,就当叶青因为墨小宝跟钟蚕再次来到杏园,而后随同两人离开杏园后,禅房里的皇太后突然是看着众多佛像,有些咬牙切齿道:“叶青你个佞臣,你又坏我修行,我

    李凤娘跟你没完!”

    庆元四年四月底,因为五月初当今圣上大婚一事儿,从而使得如今的临安城又再次陷入到了极为热闹的氛围中,甚至各个街巷的热闹景象,已经完全不亚于每年的元日与上元节。

    而临安的繁荣富庶、热闹与喧嚣,则是让蒙古使臣、金国使臣以及大理使臣都看的有些眼花缭乱之余,心底深处同样也会隐隐的生出一丝丝的嫉妒之情。

    但奈何如今的宋廷已非当年之弱宋,不管是金国使臣还是蒙古使臣,在临安都需看宋廷的态度,特别是那叫做燕王叶青的脸色来说话行事。

    大理使臣最终没能够在刚刚到达临安后,在第一时间率先见到燕王本人,而当大理使臣已经无法在临安久拖下去,加上大理寺、兵部等给予大理国使臣团的压力,所以使得大理国使臣不得不在没有见到叶青之前,率先进宫拜见宋廷的皇帝赵扩。

    眼看着赵扩大喜之日将至,临安城也表现的颇为平静跟祥和,但依旧是心里有些不放心的皇太后李凤娘还是给叶青下了一道懿旨,旨意之中虽然没有明说,但其意思已经表达的极为清楚,那就是在赵扩大婚之际,燕王叶青有必要提醒一下几国来贺的使臣,特别是蒙古国使臣在临安的一些所作所为。

    金国因为跟宋廷之间多年恩怨的关系,在来到临安后倒一直都是表现的中规中矩,而大理国使臣,因为有求于宋廷,自然更不敢在临安表现出盛气凌人的姿态。

    唯独蒙古国的使臣,特别是以使臣团中的察合台为首的几人,在临安短短的二十日时间里,已经不知道跟临安的百姓,发生了多少次冲突。

    小到与街面上的商贩因为买卖发生冲突,大到在酒楼茶肆、风月场所与临安其他有头有脸的人物发生冲突,或者是因为哪个烟花女子的相陪,也能够从而引发一场发生伤人事件的冲突。

    叶青短短的三日时间里,已经去过了刑部四次,而每一次去刑部,都能够见到刑部尚书韩彦嘉,以及打架斗殴的发起者:察合台。

    叶府难得在夜晚显得灯火通明、门庭若市,蒙古国、金国、大理三国的使臣,今日全部被叶青邀约至此,其目的自然也是为了李凤娘的那道懿旨。

    而几日前他在李凤娘面前,神神叨叨说的那番话,如今显然也在皇太后的心里起了作用,最起码这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李凤娘不管是礼佛的次数还是每次的时间,都较以往缩短了很多,而且据竹叶儿说,每次李凤娘从禅房出来时,情绪则已经不像从前那般平和,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样子似的。

    大厅内在等候着各国使臣到来的叶青,先是听着钟蚕禀报着这几日李凤娘在宫里的状况,而后呵呵笑道:“或许这几日皇太后无心礼佛,是因为圣上大婚一事儿,不一定全部都是因为我前几日那番话。”

    叶青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心里自然是跟明镜似的,比谁都清楚,李凤娘礼佛时间变短、次数减少的原因到底是因为什么。

    “对了,韩彦嘉跟荣国公可有私下里接触过?”叶青想了下问道。

    这几日因为每次去刑部接察合台,从而也使得叶青在跟韩彦嘉短短接触几次后,开始对这个人留意了起来。

    “没有迹象,最起码自您回到临安起,到如今都没有发现过。”钟蚕想了下后摇着头说道:“此人好像很清楚朝堂之上的局势,虽然颇得圣上信任,但并没有因此而过于招摇。在最初刚刚升任刑部尚书后,据说史弥远还曾亲自拉拢过他,但好像就没有下文了。”

    叶青的神情显得有些若有所思,回忆着今日去刑部接察合台时见到韩彦嘉时的情形,韩彦嘉谈不上什么一表人才、谈吐不俗,虽然颇有文人士子的味道,但也能够看出来,并非是一个迂腐之人,若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在自己去接察合台时,每次都会如此痛快的放人了。

    “也可能这一切还都跟他那个宝贝女儿有关啊。”叶青回过神继续说道:“韩瑛一直侍奉在圣上跟前,除了无法跟随上朝之外,其余时间,几乎应该都是在一起。所以,她应该多多少少也能够在圣上身边,为她父亲韩彦嘉分析出个子丑寅卯来。既然韩彦嘉并没有靠近史弥远,也没有在朝堂之上拉党结派,更没有跟荣国公赵师夔、阎克己他们走到一起,所以……没事儿就不必盯着他了。”

    钟蚕默默的点着头,而后继续说道:“荣国公赵师夔这几日进宫次数较多,而与阎克己的走动也不少,但……还是没有太发现,赵师夔或者是阎克己等史弥远的心腹,跟左氏兄弟有牵连的事情。末将觉得,这会不会是墨小宝有些太过于谨慎……。”

    “应该不会。”叶青下意识的摇着头,神色有些凝重道

    :“你与墨小宝共事多年,他是什么样儿的人,想必你都比我还要多了解几分。墨小宝绝不是轻易做出判断之人,更不会在无把握的情况下去怀疑谁,既然墨小宝说了,那么左氏兄弟说不准就真的有问题。”

    “但如今您也知道,圣上颇为信任左氏兄弟,而且因为左氏兄弟是皇太后的人,圣上如今这般信任,既是对左氏兄弟的肯定,但也是等同于对皇太后的孝心,是在用行动告诉皇太后,圣上并不会因为任何事情……。”钟蚕说了一半,看着叶青眉头微皱,便立刻不再说下去。

    “不错,圣上想必确实有这一层意思。”叶青眉头微皱道:“皇城司的人如今已然无法在宫里立足,就足以说明,左氏兄弟即便是没有异心,恐怕也已经打算跟我这个燕王彻底断绝所有关系了。”

    钟蚕无言,不得不承认叶青说的是事实,自上一次叶青在皇宫诛杀叛党韩侂胄后,守卫皇宫的殿前司跟侍卫司,便在叶青北上之后,开始清除原本在殿前司、侍卫司中的皇城司兵士。

    至于为何要清除殿前司、侍卫司当中的皇城司兵士,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原因,但显然跟叶青能够顺利的在皇宫内诛杀韩侂胄一事儿,必然是有直接的关系。

    同样,在清除殿前司、侍卫司当中的皇城司兵士这件事情当中,到底是左氏兄弟的意思,还是圣上赵扩,或者是皇太后李凤娘的意思。

    如今已经好几年过去,加上叶青当初本就有意收缩皇城司在临安的势力,所以才使得如今,皇城司虽然在临安各个角落依然能够密布眼线,但唯独对于皇宫,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成了一道很难攻破的铜墙铁壁。

    “那若是如此的话,您今后在临安每次入宫都需分外小心才行。”钟蚕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随着叶青点破了殿前司、侍卫司当中已经没有皇城司兵士这件事后,钟蚕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圣上大婚之日前,我进入皇宫的安全应该不会有问题。”叶青深吸一口气说道。

    之所以他一直不担心跟史弥远争斗的原因,便是因为左氏兄弟守卫的皇宫,对于他叶青而言,绝不会构成任何的人身威胁。

    而当初之所以韩侂胄能够率兵入宫,还是因为得到了高宗皇帝的旨意,加上当时太上皇跟皇太后又去了孤山园林,所以才使得皇宫差些成为了他叶青的葬身之地。

    但即便是如此,那时候留守在宫中的殿前司、侍卫司中还有众多的皇城司兵士,而这也是为何他叶青,能够不惧一切,前往皇宫点将台的倚靠。

    “那么大婚之后我们离开回燕京。”钟蚕下意识的第一反应便是立刻回到自己呆着舒服、无人敢惹的地盘去。

    叶青看着神情紧张及凝重的钟蚕,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道:“若是我们打道回府,那么岂不是便宜了大理国?难道你忘了,我们这次回临安的目的?”

    “可临安如今……。”钟蚕有些沮丧的说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多加小心便是了,何况,如今我们不是已经快要找出来,谁会是我们的对手了吗?”叶青笑着拍了拍钟蚕的肩膀以示安慰道。

    “那这样吧,从现在起,末将这就吩咐贾涉跟那十三个持枪护卫,无时无刻的守护在您身边。”钟蚕想了想,还是觉得这样稳妥一些。

    “在金国时我们都没有这般紧张,为何回到自己的都城了,竟然还要比身在敌营时还要紧张?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叶青苦笑着摇摇头,虽然他也理解钟蚕的好心好意,但还是觉得如此显得还是有些过于小心谨慎了。

    “这不一样,何况临行前,夫人都叮嘱我跟墨小宝了,一定要保护好您的安全,您若是……对吧。”钟蚕显然觉得说出三长两短四个字,都是一种晦气,干脆直接略过道。

    “必要时我会带着他们在身边的。”叶青再次拍了拍钟蚕的肩膀说道。

    整个燕王府,如今连当初的门房都去了燕京,所以中和巷的这座宅子,几乎都是在叶青回到临安前,派人提前布置的,不论是里面的丫鬟下人等等,几乎都是如此。

    所以如今整个燕王府虽然看起来颇为气派威严,但终究还是少了一些烟火的气息,多了一层冰冷的权利威严。

    蒙古使臣、金国使臣、大理国使臣相继在种花家军兵士的带领下,进入到了叶青已经等候的大厅内,有些鼻青脸肿的察合台,抢先一步就像叶青行礼,再次感谢着今日叶青前往刑部接他一事儿。

    而作为叶青帮他忙的报酬,察合台则是把涌金楼里的女子近乎大半,在今夜都包了下来,一会儿的功夫便都会聚集到中和巷叶青的府邸内!http://www.123xyq.com/read/0/5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