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好春光之小镇风云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同林鸟
    出院的当,吴玉珍请亲戚到家里来吃了一顿饭,算对他们去医院探望的回礼。

    金文辉这时候要了面子,买了些烟花回来。病人出院,放几个炮仗弄点响,也是图个吉利。王凤萍觉得买一捆炮仗意思意思就得了,买烟花实在没什么必要。都是自己人,谁不知道他家的情况,何必死要面子呢!

    本来心里就不舒服,结果路过婆婆房间的时候,听到她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自己的恶校她在门口听了听,在老太婆嘴里,自己简直堪比祸国殃民的妲己,他们家今这个样子全都是她害的。她一次医院都没去过,公公出院也没给买新衣服。她吃着家里的用着家里的,却从不交伙食费……

    越听越来气,她承认许多地方她做得不周到,可她为什么那么做,老太婆心里难道没有一点数吗?她儿子剥夺了她做母亲的资格,他们难道不应该做出一点赔偿?再者了,老头子住院期间,她儿子又去了医院几次?怎么一句不儿子,条条罪状都是自己?

    王凤萍从来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当即踢开了房门,和吴玉珍大吵了一架。

    她一骂吴玉珍,吴玉珍就在那哭,亲戚们纷纷劝着,都她是辈,应该让着长辈,就算婆婆几句,也不该这样大呼剑

    她烦透了吴玉珍在人前可怜兮兮的样子,这些年她像个祥林嫂一样,逢人就她的不是,以为她不知道?今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金文辉听到屋里的动静,匆匆跑了进来,没问清楚情况,朝着王凤萍就是一巴掌。

    王凤萍哪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当时就抓着金文辉要同归于尽。自从没了孩子后,吵架对他们来是家常便饭,她也算身经百战,可以很骄傲地,她没有输过。毕竟,金家亲手弄死了自己的骨血,他们是理亏的。

    可这份亏欠,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麻木了。曾经的懊悔,已经在她日复一日的讨伐中,变成了对她的怨恨。

    金文辉没有让着王凤萍,吴玉珍也没像以往一样劝着儿子。

    金成则看着针锋相对的儿子和儿媳妇,想到一大群客人在,觉得脸上挂不住。一手撑着桌子不停地咳嗽。

    吴玉珍一边替老伴揉着后背,一边哭着:“别吵了,医生了,你爸爸不能受刺激。”

    金文辉住了口,真要把老父亲气出个好歹来,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自己不孝子的罪名就坐实了。

    王凤萍也没了声音,她早就知道自己在这个家是孤立无援的。她跑上楼,拿了包,到院子里推了摩托车,回了娘家。

    王凤萍妈妈看到女儿哭哭啼啼跑回来,问明缘由,就要去找亲戚,杀到金家去,给女儿讨回公道。被王凤萍爸爸拦住了。

    “亲家公已经生病了,你再带着人去闹,万一真弄出个好歹来,怎么收场?”

    “有病了不起?他们还亲手杀了自己的孙子呢?”

    王凤萍爸爸看着王凤萍,问道:“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这日子还能过下去吗?”

    王凤萍妈妈一听,惊愕地看着老伴:“你什么意思,难道要女儿离婚不成?”

    “这样三两头吵,又没个孩子,你觉得他们还过得下去吗?”

    王凤萍妈妈:“我早就过了,离婚可以,但必须让他们把凤萍的身体治好了。”

    王凤萍爸爸:“你觉得往后他们还会给凤萍治病吗?亲家公断了收入不,每个月还得往医院跑一两趟,去一次要花的钱也不在少数。他们还会有余钱给凤萍看病?”

    王凤萍妈妈如梦初醒,此时再不离婚,女儿就要跟着这家人陪葬了。她看着女儿,问道:“凤萍,你怎么想的?”

    王凤萍一时没了主意,她自然知道金家的日子过得拮据,但那是吴玉珍和金成则的事情,面对家里的困难,她一直是置身事外的。她觉得自己并没有错,之所以要四处求医,是因为金文辉的错误,这笔钱由金家出是理所当然的。而自己的吃穿用度,花的是自己的工资,无论怎么挥霍,都是问心无愧的。

    她和金文辉的感情不是很好,但她看她周围的同事和他们另一半之间,好像也没好到哪儿去。相比之下,她和金文辉倒有种默契的疏离,他常年在长平呆着,她在清泉呆着,偶尔回去一趟,只要她不找茬,他们还能维持表面的和平。

    她不禁问自己,真要离了婚,自己的日子就能好过一些吗?

    在金家,起码还能以他们害死了自己亲骨肉为把柄,处处压着他们一头。离了婚,重新找个人,背着二婚和不会生育的阴影,自己能抬得起头来吗?

    王凤萍妈妈见女儿不做声,以为她不好意思开口,道:“你要想离婚,我和你爸去。我猜金文辉也巴不得离了,要不然一个大男人,明明有媳妇,会常年呆在长平,一年到头不着家?”

    母亲一下子到了她的痛点,那就是在这场婚姻中,她从来没得到金文辉的心。也许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在她几次三番的歇斯底里中,她难过的不是那个未出生的孩子,而是她这场没有感情的婚姻。

    王凤萍妈妈接着:“我怀疑他在外边有人了,要不然这一年到头,他是怎么过的?我就不信,他能做苦行僧,守得了这份清苦。”

    王凤萍:“不可能,外面养个人是要钱的,他那几个死工资都在我这里,哪有那闲钱?”

    “你可真傻,他非得找长期的?不会找个短期的。我听,理发店里做一次,就几十块钱。”

    “这种逢场作戏不作数的。”王凤萍特别宽宏大量地,“我就当他上了一次厕所。”

    王凤萍妈妈冷冷一笑:“你倒大方,心弄得一身病回来,倒霉的还是你。”

    王凤萍爸爸:“你瞧你都在些什么,都扯哪去了,明明在离婚的事情。”

    王凤萍妈妈回到正题:“离婚的事情,你到底怎么想的?”

    王凤萍:“我不想离,起码现在不能离。他爸爸一得病,我就跟他离婚,别人只会觉得我是怕受连累,急于摆脱他们一家。”

    王凤萍妈妈觉得有道理:“没错,这一层我倒没想到。咱们得找到金文辉对不起你的证据,这样别人就没什么好的了。”http://www.123xyq.com/read/1/17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