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子爷的怪力小丫鬟 > 第一百一十八章、萧承受伤
    “李大人客气了。”

    李骏听她这么说,心中颇有些感慨。

    “三年前,承蒙齐王救了在下,方有在下今日,当年匆匆一别,今日方才有机会与齐王说一声谢谢。”

    三年前,李骏出外办事,遇到劫匪,恰逢遇见了来剿匪的她。

    夭夭笑了道:“举手之劳。”

    夭夭并不想挟恩图报,然这些令李骏更欣赏她,没有女子的矫揉造作,有的则是巾帼传奇。

    萧宝儿瞧着两人这般亲近,眸光中迸射出火气,尤其是那女子看他的目光还那么的柔情蜜意,他凑上前去,对李骏道:“听说李大人最近在寻找什么人?不知道可寻到了?”

    李骏听到这里,微微蹙眉,随后道:“本以为今日世子爷不会过来的,毕竟长远候府出了这么多事......”

    这是说长远候府世子夫人刚刚去世了,而以前与世子夫人那把浓情蜜意的世子爷,如今居然冷血无情。

    萧宝儿眸光迸射出冷意,冷声道:

    “你不行......”

    “你......”

    李骏面色尴尬,愤恨离去。

    夭夭见人被气走了,倒是不曾生气。

    “他不是良配。”

    夭夭挑眉,问:“那世子爷觉得谁是良配?襄王殿下吗?”

    “你觉得本世子如何?”

    夭夭突然间皱眉道:“世子爷的夫人刚去了不到一个月,这会儿谈婚事,这般耐不住寂寞,可不好。”

    萧宝儿看着她,目光微暗,但是很快她便道:“想见一见新科状元吗?”

    夭夭望着他,不知他意欲为何。

    “来,我为你引荐引荐。”

    不远处,一抹身影映入夭夭眼帘。

    那人看着身高足七尺,偏瘦,穿着一袭官服,从背影看去,此人便能让人胡想联翩,可是那人突然间转身来,蹦入夭夭脑海中的唯有一个字,那便是丑。

    她虽然要嫁人,但是也绝对没有随便找一个男人的意思。

    看来这三个人选之中,唯有李骏还算满意。

    萧宝儿似乎看出她的意思,心中更郁闷了,他往前一步,然面前的女人却后退一步。

    萧宝儿见她动作,突然间笑了,轻声道:“怎么,怕我?”

    “世子爷玩笑了,我为什么要怕你?”

    “世人都说本世子铁石心肠,可却不知,这世间最冷硬的人是你,齐夭夭呢。”

    王铁锤瞧见萧宝儿要寻事,忙上前一步道;“世子爷,请自重。”

    自重?

    萧宝儿听后又笑了。

    “王将军怕什么?本世子不过怜惜齐小将军之才,故而来敬一杯酒而已。”

    然不远处静妃娘娘瞧见萧宝儿这动静,美丽的眸光闪烁着狠毒,然一瞬间便过。

    今夜夭夭来者不拒,几杯酒入肚,便昏沉沉的寻不着路了,萧睿担忧她,便让他留宿在宫中了。

    夜深人静,夭夭从床上醒来,四目清明。

    她乔装打扮一番,便出了门,她去了静妃娘娘处。

    夜色朦胧,静妃娘娘处,亦是一片宁静。

    夭夭不动声色的入了书房,小小的火折子亮起,居然无人发现。

    她心中虽然不相信冯克,可今日此举,却表明了,他的话,让她起了疑心的。

    能够消除疑心,唯有一种,那便是查一查这个静妃。所以她今日装醉......便是为了今夜一探。

    然而还不曾寻找到什么,便感觉到有人逼近,她熄灭火折子,忙越窗而逃。

    可是刚关上窗户转身,便瞧见了有人站在他身前。

    夜色朦胧,走廊上微弱的廊灯亮着,她清晰的看见了,那人是萧宝儿。

    他怎么会在宫里?

    这一刻,书房有人进入,夭夭下意识躲入黑暗中,因为书房里面传来一声瓷器落地的声音。

    “娘娘息怒,咱们谋划至今,哪一步不是惊险。况且皇上如今正值春秋鼎盛,咱们三皇子还小,不急在这一时。”

    “以前我不急,那是因为萧睿不值得我谋划。以前齐家不过是我除掉魏家除掉皇后的一颗棋子,可是现在.....为什么齐家还有人活着?我好不容易去除了皇后去除了魏家,齐家凭什么,又有什么资格与我抢。”

    “主子息怒,咱们现在还有世子爷呢。”

    “别跟我替他,若非他,我这么多年的计划岂能付之东流,魏家亡尽,太子没落,齐家有叛变的罪名,萧承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太子的,那个位置,自然而然便落入我儿子头上,可是......萧宝儿那混蛋,萧卜根本就控制不住。”

    “主子,世家大族,皆以家族利益为利益,世子爷在厉害也是长远候府的世子爷,将来要支撑门面,他岂能不知,唯有我们三皇子当上太子,他长远候府才能承百年的基业.....”

    “......”

    很快,静妃便安静下来,冲着身边的人便是一顿吩咐。

    而宫中暗处,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穿梭在屋顶之上,只一会便停下来了。

    夭夭看着身后的萧宝儿问:“你想跟我到什么时候?”

    萧宝儿立定住,看着前方充满着敌意的女人。

    “你从醒来,可曾想过我?”

    夭夭冷声道:“从我醒来那一刻,我便想着,该如何杀了你。”

    “呵,可从你走那一刻起,我便想着,该如何迎娶你。”

    夭夭冷哼道:“你若是想死的快一点,我可以现在就递一把刀子给你。”

    “......”

    隔日一早,夭夭下了朝之后便出了宫,宫门口来接她的则是张闯和金子。

    “主子,您......真的是您吗?”

    金子?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去。”

    齐王府

    除了金子还有她二嫂王芳年。

    “我走后,沈家夭夭是如何出事的?”

    有些事情,王芳年并不想要她知晓,徒添烦忧。

    她暗暗给金子使了个眼色,金子明白,她道:“她突然经历这种骇人听闻的事,心理上受不住,一直战战兢兢的,她几次想要打了孩子,是世子爷劝住了她,可最终还是......”

    王芳年道:“这生孩子九死一生,也是她没有这个福分。”

    夭夭想要问问那孩子怎么样了,可最终还是没说。那怎么说也是他第一个孩子,他不会亏待他的。

    “沈家夭夭埋在哪里?”

    “......”

    京郊

    夭夭站在沈夭夭的坟前,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

    “借身之恩,我齐家世世代代皆念在心中,沈家不要你,我齐家要你,以后你便是我齐家姑奶奶,那孩子,我齐家必定看护。”

    金子见主子站在那久而不动,便上前道:“沈家姑娘对主子怀着感激之情,若非主子,她早已经是个死人,若非主子,她父母也不会回转,虽然沈家那般对她,可她身为人子,并不埋怨。”

    是啊,她是个好姑娘。

    夏风习习,微微吹过,似乎是她与她结下的承诺,又或者是感谢之情。

    然正在此刻,夭夭感受到周边有人靠近,她眸光一暗,发生一声冷笑。

    不出半刻,那些人全部死绝。

    “主子,怎么不问问是谁派他们来的?”

    “不必。”

    她知晓是谁。

    那夜她本就是去静妃哪里调查,本想看看里面有没有自已想要的,可却不知,直接听见他们承认了。

    有什么比她亲口承认还要好的证据呢?

    想要杀我,那么咱们就等着瞧吧。

    然而还没有等夭夭动手,宫里面便发生了一件大事。

    萧承在宫中练习骑马射箭,然马儿突然间发狂,直接将萧承摔了下去,且马蹄儿生生的踩在了萧承的腿上。

    太医说,那腿疾是好不了。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夭夭正在宫中与皇上议事,且随着皇上一块去看望萧承。

    宫门外,萧宝儿且在哪等着呢。

    他拦着夭夭道:“是你做的手脚吗?”

    夭夭冷哼道:“前段时间我在外遇到了刺客,那些人狠毒无情,是世子爷你动的手脚吗?”

    “不是......”

    夭夭笑了道:“这么多人进入你侯府墓地,你说不是......不过我相信,毕竟世子爷不会这么蠢的在自已的地盘杀人灭口......”

    “......”

    她抬脚进去,瞧着众多太医,纷纷摇头叹息,无计可施啊。

    “伤了筋骨,三皇子日后怕是会落下......残疾......”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马儿会发狂?静妃,你到底是怎么看顾的孩子......”

    静妃泪眼朦胧,整个人却说不出话来。

    身边侍候的嬷嬷道:“皇上,给皇子骑的马都是经人训练的,温顺的很,怎么就突然间发狂呢,这其中必然是有人作祟,陷害三皇子啊......”

    那嬷嬷突然间看向萧睿发难道:“晋王殿下,您已经是晋王殿下了,皇位唾手可得,您怎么还不放过我们家的三皇子啊,三皇子年幼,待人温和,他根本无意与您争夺那个位置啊,您怎么能......”

    “你胡说......”

    “晋王殿下,我们家娘娘顾念着与萌妃姐妹情深,视你为亲生儿子般照顾,而你因为废后三言两语挑拨便怀疑我家娘娘,三番五次前来质问,且我家娘娘心善,不曾像皇上告状,可你却心升怨念,对三皇子下手,那可是你亲弟弟啊.......现在他伤了腿,你满意了......”http://www.123xyq.com/read/2/23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