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唐土万里 > 第二百八十三章三鞭
    om,最快更新唐土万里最新章节!    随着镶金嵌玉的腰带落地,安禄山终于把上身的甲胄给脱了个干净,只剩下紫色的圆领长袖,他这时候满脸阴沉地看着太极宫的方向,然后忽地脸上露出几分喜色。

    圣人好脸面,总不会让自己这个两镇节度使真的被那安西小儿当众羞辱!

    虽说安禄山在大明宫的时候,已经知道沈光在圣人和贵妃跟前地位不一般,可他还是不相信区区一个弹琴奏曲的小白脸就能比他这个两镇节度使都贵重。

    皇城广场上,看着自太极宫方向而来的卫士们簇拥的宦官,不少官员都窃窃私语起来,他们也都和安禄山一样,觉得这是圣人要出手干预了,说起来他们也觉得奇怪,沈光虽然名动长安,也不至于能逼得安禄山低头。

    怀远坊外的刺杀案,谁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那袄祠的大萨宝悬梁自尽,安禄山麾下的牙将安守忠也落了个一时不忿主君受辱,买凶杀人的主谋之罪下了死牢,谁都以为此事便告一段落,哪里想到还能生出这许多波折来。

    李林甫听到身旁传来的交谈时,缓缓睁开了眼睛,他也很好奇圣人要如何处理此事,是压下此事保全安禄山的脸面,还是借着沈郎之手狠狠敲打安禄山,让他清楚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李相,圣人这是要保全安节度么?”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

    看着开口的吉温,李林甫看向身边的门下党羽,开口问道。

    “李相,安节度好歹是节度两镇,手握重兵的大将,难不成圣人还真让沈郎羞辱于他,那岂不是……”

    不少官员觉得沈光把安禄山逼迫到这个地步也差不多了,好歹是节度平卢范阳,手握十余万大军的边将,万一要是因为此事让安禄山心怀不忿,这便又是场祸事了,以圣人的睿智,想必不会让此事发生。

    李林甫呵呵笑了起来,这些人还是不明白圣人的心思啊,圣人如今老了,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权威,安禄山若是老老实实地挨上沈郎几鞭子也就罢了,他要是私下还有怨怼之言的话,只怕那刚捂热的范阳节度使的位子就得丢了。

    ……

    “安节度怎么不脱了?”

    沈光同样看到了被卫士们簇拥而来的边令诚,这位监门令在宫中地位不差,也颇得圣人宠信,如今过来搞不好就是帮安禄山脱身的。

    安禄山不顾沈光的讥讽,只是看着那在龙武军卫士护卫下赶到的边令诚道,“边监门!”

    边令诚可受不住安禄山这般亲热的语气,连忙摆手道,“安节度,咱奉了圣人口谕,传话给你。”

    虽说边令诚以往也收过安禄山的好处,可是如今沈郎才是圣人和贵妃的心头好,他自然晓得如何取舍,更何况沈郎和那位封长史也是大方的主,给的只比安禄山多。

    看到边令诚的做派,安禄山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难道圣人让边令诚过来,不是保全自己脸面的。

    “安节度,你可听好了,圣人口谕,‘贵妃说了,轧荤山皮厚肉糙,挨上几鞭子也无妨,赶紧脱光了让沈郎打几鞭子出气,莫要误了大朝觐。”

    边令诚把话说完,安禄山好似晴天霹雳般面如死灰,脱光衣服挨几鞭子他无所谓,可是圣人和贵妃这般对他,却是叫他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没有圣人和贵妃的宠信,他这两镇节度使的位子迟早不保。

    眼下安禄山才刚刚身兼范阳节度使,手底下可靠的兵马也就是平卢军,他虽然有野心,但也不过是往上爬,想要以边将之身入相罢了,至于造反的念头,也顶多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王忠嗣和高仙芝这时候也都呆住了,他们可没想到圣人和贵妃对沈郎的宠爱到了这等地步,而安禄山更是如丧考妣般口称奉旨,脱去了身上的衣服。

    赤膊的安禄山浑身上下白花花肥肉乱颤,他身后的平卢范阳众将眼见主君受辱,又是愤怒又是惊恐,可是此时却无一人敢出声,只是看着对面那个安西小儿冷笑声中拿起了鞭子。

    “安节度,某当日和吉御史说过,等着你登门负荆请罪,可没说过要抽你几鞭子出气。”

    沈光从身边南霁云手里取了马鞭,自言自语地说了起来,这时候四周的官员使节都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他们还是头回见到这样的场面,堂堂的两镇节度使脱衣认罪且不说,居然还要挨鞭子。

    “不过安节度刚才既然说了愿意挨上几鞭子给某出气,这盛情难却,某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说话间,沈光猛地啪啪啪三鞭子抽在了安禄山白花花的身上,只抽得这位两镇节度使眼皮直跳,他下手时可没有放水,那是使足了力气,只可惜安禄山肥膘体厚,这三鞭子下去伤不了到筋骨。

    沈光也不是没想过劈头盖脸狠狠抽打安禄山一通,可是他也得顾及到那位圣人的想法,他不觉得自己真有那么大的面子让李隆基专门派人传口谕好让他鞭打安禄山出气,这分明是李隆基借他的手敲打安禄山。

    但是这敲打需得有个尺度,他总不能像个得志的泼妇死命地羞辱安禄山,所以这三鞭子足够了,“安节度,你我先前的仇怨便一笔勾销,你若是不服,自可……”

    “沈郎君,我安禄山服了,以后有你沈郎君在的地方,我安禄山自当退让。”

    挨了三鞭子的安禄山,忍着痛意,从身边将领手中接过衣服套在身上,很是认真地说道,他哪怕再恨沈光,可内心里最惶恐的却是害怕失去圣人和贵妃的宠信,以至于失去目前所拥有的权力和地位。

    四周围观的藩国使节们看着就那般狠狠抽了安禄山三鞭子的沈光,心里清楚这位沈郎君怕是在大唐圣人心中地位绝不一般,不少人都动起了心思。

    “大王,不知沈郎有什么喜好?”

    白孝节身边,穿着朝服的阿倍仲麻吕忍不住开口询问道,他是日本国的遣唐使,开元五年入唐,在大唐生活已近三十年,不但取了汉名晁衡,更是在大唐中了进士为官,如今是门下省的左补阙。

    阿倍仲麻吕在长安城素有文名,而白孝节自到长安城后,时常举办宴会,结交各路文人墨客,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朋友。

    “沈郎喜好音律武事,巨卿是想结交沈郎吗?”

    白孝节很佩服阿倍仲麻吕,想当年他在长安城的时候,也曾在国子监读书,怀揣着考中进士的梦想,可最后却不得不黯然回龟兹接任王位。

    “那就麻烦大王了。”

    阿倍仲麻吕躬身朝白孝节道,若是能交好这位沈郎君,或许能促成鉴真法师东渡日本。</div>http://www.123xyq.com/read/2/25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