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院门口也挂了一盏红灯笼, 被夜风吹得轻轻摇晃。沈隽意一路小跑到她面前,眼里都是雀跃的笑意:“你帮我挂的灯笼吗?”

    赵虞回头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哦对, 多买了一个, 就给你家挂上了。”她借着门檐的灯皱眉打量他:“你眼睛怎么这么红啊?没休息好?”

    沈隽意笑眯眯揉了下眼睛:“可能是飞机上睡的,你跟叔叔阿姨说了我要跟你们一起过年吗?”

    赵虞清了下嗓子:“早说了。进去?”

    沈隽意一副兴奋的模样, 双手推着她肩膀往里走:“走走走, 饿死我了。”

    赵虞边走边不放心地回头交代:“你可别在他们面前乱说话啊。”

    沈隽意rua她后颈蓬松的围巾:“比如?”

    赵虞懊恼地瞪了他一眼, 沈隽意笑嘻嘻把她脑袋转回去:“放心啦, 我拿出见记者的严谨见叔叔阿姨好吧?不会把你在圈里的黑历史说出去的。”

    赵虞气得踩他脚:“我有什么黑历史你给我说清楚?你别动!不说清楚今晚就别进去了!”

    两人在屋外闹腾, 房门啪嗒一声从里打开,江蕾站在门内温声喊:“虞虞, 是小沈到了吗?快让他进来吧,外面冷。”

    沈隽意笑嘻嘻揉了一把她脑袋,昂着脖子冲里喊:“是我阿姨,阿姨过年好!”

    江蕾笑道:“你也过年好,快进屋吧。”

    前段时间赵虞跟他们说了沈隽意过年也要回杭州的事。江蕾和赵康宁虽然跟隔壁这小孩不熟, 但小时候也是见过的, 知道他奶奶过世后他在杭州就没什么亲人了。

    听赵虞说他一个人回杭州过年,江蕾当即就让她把人叫到家里一起吃年夜饭,多双筷子的事, 何况两人去年还一起合拍了电影,既是朋友又是邻居还是同事, 哪有让小孩一个人在隔壁孤孤单单过年的。江誉在圈内这么多年,对沈隽意的人品性格很了解, 也挺欣赏他。

    一进屋,热闹的年味就扑面而来。

    沈隽意大大方方跟江蕾和赵康宁打了招呼, 他跟江誉还算熟,上过几次他的综艺,乐呵呵拥抱了一下,然后打开双肩包把提前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

    “阿姨,这个给您。叔叔,这个是您的。这是江导您的,明年多找我上节目哈。”

    江誉哈哈大笑:“你这小子,我倒是想找你,也要你有档期啊。”

    赵虞不知道他居然还偷偷备了礼物,总觉得爸爸妈妈舅舅笑呵呵围在一起拆新年礼物的画面有点怪怪的。

    气氛好像哪里不太对???

    沈隽意分完礼物,最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粉色小盒子,盒子上还贴了个蝴蝶结,笑眯眯递给她:“你的。”

    赵虞挑了下眉:“我也有啊?”

    他咧嘴笑得灿烂,“当然了,不能厚此薄彼嘛。”

    赵虞撇了下嘴,接过来一边拆一边问:“什么东西啊?”

    沈隽意不说话,只笑眯眯地看着她。

    盒子包装得十分精致,她都有点舍不得撕开。盒子从外到内都是粉色,丝绒触手柔软,光摸着都觉得不便宜。打开盒子时,安静躺在丝绒上的吊坠闪了一下光亮。

    是一条小鱼形状的项链。鱼身是一颗完整打磨的钻石,只鱼眼的位置镶嵌了两颗蓝宝石,在客厅灯光下折射出熠熠生辉的光芒,精致又奢华。

    赵虞还愣着,江蕾已经看过来:“这项链真漂亮,那是钻吗?这不便宜吧小沈?”

    沈隽意笑道:“阿姨,碎钻而已,不贵的,就千把块,祝小虞年年有余嘛。”

    赵康宁在旁边一拍大腿:“小沈会挑礼物!这项链好看还不贵,寓意更好,虞虞,别愣着啊,戴上看看。”

    赵虞像回过神来似的,看了眼盒子角落那个国际著名的珠宝定制品牌的logo,朝沈隽意投去一个复杂的询问眼神。

    他跟没看见似的,笑眯眯问她:“要不要我帮你戴?”

    赵虞一下把盒子合上了:“不戴不戴,穿这么厚戴着不方便,下次再说。”

    江誉说:“那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年夜饭摆了满满一大桌,都是赵康宁做的,中西混搭,色香味俱全,沈隽意坐在赵虞旁边,低头闻了闻,一脸夸张的表情:“哇好香!总听小虞念叨叔叔大厨级别的手艺,今天总算有口福了!”

    赵康宁笑出一脸褶子:“家常饭家常饭,随便做做,吃吃吃,别愣着,都动筷子!”

    客厅的电视播着春晚,小巷里时而传来炮仗的声音,沈隽意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突然就觉得这年味儿像离家出走了很多年后,终于在此时回到他身边。

    圆桌是玻璃转盘型的,赵康宁热情地把一道菠萝咕咕肉转到沈隽意面前:“小沈啊,尝尝这个菜,这个是小虞表姑自家养的黑猪肉,买不到的,可香了。”

    沈隽意笑着点头正要夹菜,赵虞抬手就把餐盘转走了,“爸他菠萝过敏吃不了。”

    沈隽意拿筷子的手在半空顿了顿,转头看过去。她还是若无其事的,拿筷子指了下面前的蒜香排骨:“吃这个吧,这个好吃,我爸的拿手菜。”

    赵康宁说:“菠萝过敏啊?哎哟不早说,早说就不做这个了,那换道菜换道菜。”

    沈隽意垂眸笑了下,转过头时夹了块蒜香排骨放嘴里,笑得腮帮子鼓鼓的:“谢谢叔叔,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蒜香排骨!”

    赵康宁很受用地摆摆手。

    江蕾在旁边一边吃饭一边观察,眼里不由带了些笑意。一家人其乐融融吃完饭,又一起坐在客厅看了会儿春晚,沈隽意就起身告别了:“我先回家收拾一下,明天再来给叔叔阿姨拜年。”

    江蕾问:“你那房子好久没住过人了,被子那些都能用吗?不能用我让虞虞送些干净的过来。”

    沈隽意笑着摆摆手:“能用的,我前几天让保姆来收拾过了。那阿姨叔叔江导,我先走了哈。”

    赵康宁点点头,喊赵虞:“虞虞,你送送小沈。”

    赵虞:“……就在对门有什么好送的。”

    赵康宁拍了她一下:“这是礼貌!”

    赵虞噘了下嘴,沈隽意在旁边笑吟吟说:“不用啦,外面冷。”

    赵虞抬头看了他两眼,对上他明亮的眼眸,还是站起身来:“算了,刚好出去透下气。”她把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围巾拿起来一圈圈缠好,缩进去半张脸,小跑着去开门。

    沈隽意又跟三位长辈打了招呼才转身离开,一出门,寒意果然贴上来。他两三步跟上去把走在前面的赵虞拉住,“太冷了,你快回去。”

    赵虞瞄了他一眼,又往前走了两步才站定,从兜里摸出那个粉色的盒子,眯着眼一副审视的模样:“千把块?”

    沈隽意摸了下脑袋,干咳了一声。

    赵虞压低声音唾他:“你当我不认识这牌子啊?他们家有低于一百万的东西吗?你送这么贵的东西给我干什么?!”

    沈隽意:“假的!这是A货!”

    赵虞更无语了:“你居然送A货给我?是想我戴出去被对家嘲死吗???”

    沈隽意摸着脑袋不说话。

    赵虞又打开盒子两眼,最后啪一声合上往他手里塞:“不管真的假的我都不要,拿走!”

    沈隽意捏住她手腕躲开:“送出去的礼物哪有收回来的道理!”

    赵虞挣扎了两下没挣开,抬头凶他:“谁让你送礼物给我了?无功不受禄,再说了,你送我就得要啊?”

    沈隽意气得咬了下牙,一把松开她手腕:“不要就扔了!反正我已经送给你了,怎么处理是你的事。”

    他只手把双肩包搭肩上,声音闷下来:“走了,拜拜。”

    赵虞诶了一声,他没回头,大步走向院门口,门一拉就出去了。她站在原地顿了顿,看向手中的粉色盒子,懊恼地跺了下脚,跟上去锁门。

    刚走到院门口,已经出去的人又折了回来。

    赵虞被突然倾投的黑影吓了一跳,“你又干嘛!”

    沈隽意低头站在门檐外,闷声说了句“明天见”,又转头走了,这次终于没再折回来。赵虞扶着门把手听到他开门的声响,指头无意识揉捏着粉丝绒盒子,好一会儿才走回屋。

    屋内三人正嗑着瓜子看春晚,赵虞取下围巾蜷过去,在她妈手上抓了一把瓜子。江蕾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这个小沈当了明星后倒是没变,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有礼貌。”

    赵康宁接话:“对头,长得又帅,性格也好。”他问赵虞:“小沈耍朋友没?”

    赵虞被瓜子噎了一下:“耍啥子耍,他跟我一样都是流量,耍不成。”

    江蕾说:“你们不是都转型了吗?我看娱乐新闻说流量转型后就可以谈恋爱了,是不是江誉?”

    江誉盯着电视上他喜欢的歌手:“是是是,可以谈可以谈。”

    江蕾笑眯眯地摸了下女儿的脑袋:“妈妈觉得你们两个还挺般配的。”

    赵虞这下结结实实被噎到了,当着爸爸妈妈舅舅的面,整颗头都红透了,一脸羞恼:“妈你不要胡说啊!我跟他哪配了?!”

    江蕾想了想:“年龄外形工作性格都很配的嘛。”

    赵虞真是一百万个庆幸沈隽意已经走了,咬着牙根道:“我跟他就普通朋友,我又不喜欢他!你们可别当着他的面说这些啊!”

    赵康宁剥了颗花生糖:“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他的嘛,一到假期就隽意锅锅隽意锅锅的背,还说要当他的新娘子……”

    赵虞感觉自己快裂开了。

    江蕾忍俊不禁,拍了老公一下:“好了好了不说了,虞虞都害羞了。”

    赵虞简直在客厅待不下去了,磕完手里的瓜子就溜回了房间。

    最近几年杭州烟火管制,过了十二点倒是没有烟花鞭炮的声音,赵虞回完祝福短信就睡觉了,第二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外面敲她的窗。

    她的房间就在一楼,窗户对着后面的小花园。透过冷色调的窗帘,能隐隐绰绰看见窗帘后一道身影。

    赵虞裹着外套跳下床,跑过去唰的一声拉开窗帘。

    沈隽意就侧身坐在窗台上,翘着二郎腿,隔着一扇玻璃咧嘴冲她笑。

    赵虞无语地抬手在玻璃上拍了一下。

    他朝她勾勾手指。

    她狐疑地凑过去,看见他在玻璃上哈了口气,手指头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赵虞歪头看了半天也没看懂,气呼呼地打开窗子骂他:“你神经病啊!字反着写我怎么看得懂!”

    冬日的寒风瞬间灌进来,冷得她一个哆嗦。

    沈隽意就在这寒风中笑得比夏日的阳光还要灿烂:“新年快乐!要不要出去玩啊?”http://www.123xyq.com/read/2/23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