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 十三:你相信报应吗4
    庄理慢慢平静了下来, 小黑屋里的血水也消退得一干二净。

    攀着墙壁的7480吧唧一声掉在地上,胆战心惊地问:“主人,雅雅为什么会自杀?逼死她的人都是谁?”

    “逼死她的人太多了。”庄理依然闭着眼, 似是不愿看见这个污浊的世界。

    7480顿时不敢问了。

    但庄理却开始缓缓讲述:“知道波德莱尔是什么意思吗?”

    “什, 什么意思?”7480咽了咽口水。

    “波德莱尔是F国著名诗人,他的代表作是《恶之花》, 所以这个名字和墨菲斯托一样, 也是带有隐喻的。这一男一女两个人, 一个是魔鬼, 一个是恶之花, 他们很般配, 对吗?”庄理睁开眼,发出诡异的轻笑。

    7480依然没敢开腔。

    “知道他们是谁吗?”庄理继续问。

    7480太好奇了,忍不住反问:“他们是谁呀?”

    “他们就是你的主神挑选的男女主。怎么样, 主神的眼光是不是一如既往地好?”庄理一边说话一边飞快敲击键盘,查找更多线索。

    7480立马啐了一口:“呸,主神那个狗东西才不是我的!主人你别乱说!”末了惊讶道:“主人, 剧本里没有这段描写。剧本里男女主很纯洁,连手都没牵过,而且还特别善良!雅雅自杀后, 女主角还患上了抑郁症呢!”

    “纯洁?善良?”庄理似笑非笑地开口:“我只能说主神编写剧本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你知道男主是干什么的吧?”

    7480点点头:“知道呀, 他是学校老师。”

    “确切点。”

    7480翻了翻剧本, 更正道:“其实他是心理咨询师,专门为高三生疏导心理压力的。”

    “心理咨询师也要考医师资格证, 所以确切地说, 男主金远飞是一名医生。你发现没有,墨菲斯托说雅雅脸色很难看, 问她要不要帮忙配药。配药这两个字是医生专用的。我问你,学校里哪儿有医生?”

    7480脱口而出:“校医室!”

    “雅雅是从实验楼跳下去的,而校医室恰恰就在实验楼里。我可不可以认为,那天雅雅本不是去自杀的,是去找金远飞的。但不知道金远飞对她说了什么,她绝望之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庄理在网上找到了实验楼的平面图,而校医室赫然在该楼三层。

    庄理调出墨菲斯托拍摄的雅雅的尸体照片,继续道:“看见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了吗?”

    7480定睛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雅雅刚跳下去,这张照片就出现了。”

    “这证明了什么?”

    “这证明了拍照片的人就在同一栋楼里。他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

    “是的,他在同一栋楼里,默默等着雅雅跳下去。说不定在等待的间隙,他还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非常闲散地喝了几口。他的心在期待、雀跃、欢欣。他等着用雅雅粉身碎骨的尸体去讨好一个人。雅雅的死亡是他精心捆扎的礼物。”

    庄理的眼珠爬满了血丝,嗓音也变得沙哑:“他把我的妹妹当成了一个玩物,用温情伪装而成的罐子将她拢住,再用她最深最深的伤痛化成的毒刺去挑破她的肚皮,刺穿她的心脏,让她没有力气再活下去。”

    庄理抹了一下自己的眼角,语气冰冷:“这个金远飞是没有人性的。正如他自己隐喻的那样,他是骗子,讨厌光的人,他只崇尚纯粹的恶。所以他才会喜欢把自己比喻为恶之花的许靓靓。”

    7480越听越害怕。

    跟着主人,它见识过不少坏蛋,甚至于主人自己也是个大坏蛋。

    但是坏到金远飞这种程度的变.态,它还是第一次见。

    庄理勾着唇角,笑容冷冽,“一个魔鬼,一个恶之花,主神挑选的男女主果然很般配。现在,你还觉得这是一个纯纯的校园爱情故事吗?”

    7480:“……我特么恶心地快吐了。”

    庄理话锋一转,问道:“你知道雅雅怀了谁的孩子吗?”

    “谁?”

    “许勇。”

    7480:“!!!”

    庄理调出黄玮的诊疗记录:“看见了吗,这个女人每次堕.胎都要给雅雅请一个月病假,为什么?现在不是旧社会,雅雅用不着伺候她坐小月子吧?”

    7480愣了好一会儿才捂脸尖叫:“难道堕.胎的人是雅雅?”

    “除了这个解释,你还能想到别的吗?”庄理盯着电脑屏幕,眸色阴暗:“尸检报告表明,雅雅的确堕过胎,但我查不到她的诊疗记录。雅雅厌恶所有男性,只跟女COSER玩,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应该受到过男人的侵害。”

    7480不断拍打自己胸口:“天呐,天呐,天呐!第一次的时候,她才十二岁!我的天呐!”

    7480气到双眼通红。

    “是的,那时候她才十二岁,而她的母亲非但没有尽到保护她的责任,还帮助凶手隐瞒了一切罪恶,甚至亲自带着女儿去医院,抹平了证据。雅雅的恐惧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诉说。她原以为母亲会是自己的保护者,但母亲却将她推进了更为绝望的深潭。”

    庄理指了指诊疗记录,说道:“这是一家私人高端医疗机构,只为会员看病,而且每次都要提前预约,一般人连门都进不去,私.密性非常好。就诊时,雅雅的同学恰好在妇产科撞见她的概率基本为零。只要医院不泄密,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

    庄理调出许靓靓的照片,眼里流转着锋利的暗芒:“但雅雅堕过胎的消息依然在学校传遍了,而且连次数都精确到两次。你应该可以猜到,传播这条消息的人是谁了吧?”

    7480笃定道:“是许靓靓,只有她才会知道这件事。”

    “是的,只有她才会知道,也只有她才会四处散播。”庄理语气平静地说道:“黄玮为了维持自己贵妇的生活,是一定不会出卖丈夫的。许勇为了保护自己的名声,也一定不会声张。只有许靓靓有这个动机。黄玮第三者插足,害死了她的母亲,她就报复在黄玮的女儿身上。她也要逼死雅雅。”

    庄理闭上眼,沉沉开口:“然后她做到了。她得知雅雅和金远飞放学之后要见面,就让人拖住金远飞,然后找了两个混混去伤害雅雅。她知道雅雅的心已经千疮百孔、脆弱不堪,她要毁灭雅雅存活下去的一切希望。她不愧为恶之花。”

    7480吓得瑟瑟发抖,却还是顽强开口:“可雅雅是无辜的,雅雅没有做错任何事。”

    庄理摇摇头,语气冷沉:“作恶的人不会管她是不是无辜。他们厌恶光明,憎恨希望,毁灭美好。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许靓靓今年十八岁,是个成年人,她明确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庄理站起身穿外套,缓缓说道:“既然她成年了,那她就应该为自己做过的恶负责。”

    7480沉默了很久才悲哀摇头:“没用的,虽然她成年了,可以接受法律的制裁,但雅雅的尸体已经火化,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更没有证人。你查到的这些聊天记录非常隐晦,高明一点的律师可以找出一万条理由驳斥你的控诉。而且这两个账号都是用别人的身份注册的,根本联系不上金远飞和许靓靓本人。别说告他们,警局可能都没有办法立案。”

    庄理语气平静地说道:“没有证据立案,那我就让这些畜生去自首。最终,他们会哭着喊着争先恐后地向警察承认自己的罪行。”

    7480满怀希望地问:“主人,你已经有办法了对吗?你准备怎么做?”

    庄理摇摇头没说话,只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

    一个小时后,庄理提着一个新买的旅行箱,来到老城区的一栋破旧居民楼前。他在楼下站了很久才缓缓登上三楼,用铁丝打开最里侧的一扇门,悄无声息地走进去。

    这里就是原主儿时的家,也是雅雅第一次割腕的地方。离婚时,房子判给了原主的父亲,父子俩出国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住。

    庄理一一查看所有房间,终于找到了雅雅曾经躺过的那张小床。床单没人更换,沾满了乌黑的斑块,那是雅雅的鲜血。

    第一次自杀的时候,她把存储着自己最美好记忆的地方选做了坟墓。

    庄理把脏污的床单扯下来,折叠成方块,放进行李箱,然后在屋里继续翻找。

    兄妹俩换掉的乳牙被原主的父亲用一个小小的铁盒妥善收藏着。他非常爱自己的两个孩子。庄理打开盒盖看了看,收进行李箱,然后又把相册、玩具、手工做的贺卡等东西陆陆续续收起来。

    7480不知道他拿这些东西干嘛,也不敢多问。

    走进浴室时,庄理愣住了。

    7480低呼了一声。

    只因雅雅用自己的血在墙上写了一行字:【哥哥,我很想你。爸爸,我来陪你了。】

    这是她心底里最后一丝光明,也是最后一声呼唤。哥哥与父亲是她短暂人生中仅存的,也是无法触及的温暖。

    庄理站在浴室门口久久无法动弹,晶莹的水光在他的瞳孔里打转。

    7480抽抽噎噎的声音从脑海里传来,刺得他头疼欲裂。但他没有责备或劝阻,只是慢慢走到墙前,用指尖描绘这些字,感受着雅雅残存的意念。

    过了很久,庄理才收回冰冷的指尖,给黄玮打去电话。

    “谁呀?”黄玮的语气懒洋洋的,似乎刚睡醒。女儿死得那么惨,她的嗓音里却满满都是生活富足的平顺和惬意。她是一点儿都不伤心的。

    “我是庄理。”庄理沉声开口。

    “我认识你吗?”黄玮竟然忘了儿子的名字。

    愣了一会儿之后她才低低“啊”了一声,应该是想起来了。

    “你找我干嘛?借钱就算了,我是给人当后妈的,我也过得不容易。”黄玮先发制人地说道。

    “雅雅自杀了,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庄理语气冰冷。

    黄玮沉默了,呼吸声明显加重。原来她也会心虚。

    庄理逼问道:“雅雅为什么会自杀?”

    黄玮立刻撇清关系:“我也不知道,她怨我和你爸爸离婚,心里有什么事从来不对我说。我真的不知道!”

    庄理缓缓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告诉我实话。只要你把真相说出来,我可以放过你。”

    黄玮恼羞成怒:“你算老几,轮得到你来放过我吗?我说的就是实话,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自杀。你不在国内,你不了解情况,你知道雅雅这些年变成什么鬼样子了吗?她天天逃学,跟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混混玩……”

    为了掩盖丈夫的罪行,她竟然开始往已经死去的女儿身上泼脏水。

    庄理没有耐心再听下去,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些畜生没有一个值得被原谅!http://www.123xyq.com/read/2/23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