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秋 > 第32章
    >    迎着众人惊诧的目光,沈峤显得很平静:“沈某已非掌教,怕是要让段兄失望了。”

    昆邪约战,正是段文鸯送来战帖,自然认得沈峤身份。

    他是昆邪师兄,却因有汉人血统的缘故,在突厥身份不如昆邪,是以上次代表狐鹿估出战的人是昆邪,而非他。

    段文鸯哈哈一笑:“沈掌教真是大隐隐于市啊,以你的德望,若是道出身份,恐怕连纯阳观的人都要排到你后面去,哪里还要假托晏宗主的名义来赴宴呢?难道江湖传,你与晏宗主关系匪浅,同进同出,竟然是真的不成?”

    谁也没想到今日原是来祝寿,却看了接连两出大戏。

    一时间席间嗡嗡作响,大家纷纷朝沈峤望去,面上惊诧莫名,连旁边的普六茹坚也大为讶然,扭头去看沈峤。

    沈峤落崖之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众人都猜想他也许觉得自己有愧于玄都山,无颜再出现,索性隐姓埋名,遁居深山也说不定,却万万没料到,对方竟会出现在北周贵胄的寿宴上。

    李青鱼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心下所望。

    上玄都山之前,他还曾为不能与沈峤一战而感到遗憾,如今再看对方病弱消瘦的模样,他的遗憾之情更加浓重,却不再是惋惜少一个对手,而是惋惜这个对手不配称之为对手。

    沈峤闭口不,没有再回答段文鸯的任何问题。

    秦老夫人叹息一声,除下手中戒指,递给儿子:“这原本就是狐鹿估之物,时移势易,物是人非,本也该物归原主,拿去罢。”

    她出身高门,却远赴突厥拜师,还曾与突厥上师狐鹿估有过这样深的渊源,苏威苏樵两兄弟自打记事起,就以为母亲只是寻常闺秀,与父亲感情极好,如今听母亲字里行间所流露出来的复杂情绪,似乎与狐鹿估还不仅仅是寻常的师徒关系。

    狐鹿估更是古怪,没了信物,却迟迟不来讨要,直到三十多年后的今日,段文鸯现身,这段往事方才大白于天下。

    苏樵抓心挠肝,却不好在这样的场合多问,只好接过戒指,递给苏家下人,让其转交段文鸯。

    段文鸯接过戒指,行了一个突厥礼节:“老夫人深明大义,在下感激不尽,有此信物,在下也能对吾师有所交代了。”

    秦老夫人:“狐鹿估是如何去世的?”

    段文鸯喟叹:“吾师为修天人之境,闭关突破,以三年为期,命我们不得入内打扰,谁知期限一到,我们入内察看时,却发现他老人家已经坐化了。”

    在场年纪大一些的人,还记得当年狐鹿估雄心勃勃横扫中原高手,最后止步于祁凤阁的风云往事,可惜一代宗师,终究也是风流云散的结局,此后江湖天下,再如何风起云涌,也与狐鹿估祁凤阁无关了。

    天纵英才风流云散,空余喟叹唏嘘。

    秦老夫人默默无语,不知心中作何想法。

    苏威苏樵恨他坏了母亲寿宴,见状不再客气:“戒指既已拿到,还请阁下速速离开苏府!”

    段文鸯:“二位郎君且不忙着赶我走,我此番前来,还想问你们要一个人。”

    苏樵以为他想对母亲不利,冷冷道:“我们这里没有你要的人。”

    段文鸯笑道:“苏二郎怎么问也不问,就一口拒绝,你放心,我不是想对秦老夫人不利,戒指业已拿回,吾师心愿已了,我自然不会再纠缠,我说的那个人,却是奉佗钵可汗之命来要的。”

    苏威:“那你就该面呈陛下去说,苏府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来人,送客!”

    段文鸯:“且慢!美阳县公可有一妹嫁与元雄?此人与我突厥素有嫌隙,如今突厥与周朝结盟,可汗命我将此人一家老小带回突厥处置,还请美阳县公将他们交出来!”

    苏威面色微变。

    对方口中所说,其实是他的堂妹一家,因堂妹婿元雄得罪了突厥,生怕突厥会仗着双方结盟而来要人,所以特地避到他家里来,苏威也暗中收留了他们,却没想到段文鸯得知消息,竟不依不饶,找上门来。

    “他们去了何处,我并不知情,你若要找人就自去寻找,与我苏府无关!”

    段文鸯:“还请美阳县公勿要令我难做,我念及先师与老夫人的渊源,方才特意上门要人,而非直接禀告你朝陛下,若等周主下令,只怕贵府就要难堪了。”

    苏樵大怒:“你专门挑在我母生辰之日上门耀武扬威,先是索要戒指,我们也给了你,你反倒还得寸进尺起来了?莫非以为我苏家怕了你不成,说了人不在这里就不在这里,滚!”

    段文鸯也没了笑容,他眯起眼盯住苏樵,慢吞吞道:“听闻苏二郎君师从纯阳观,想必身手不凡,今日恰逢其会,正要讨教讨教!”

    苏樵冷笑:“好哇,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明明是来砸场子,却非要装纯良,今日是你自己送上门,死了残了可不要哭着跑去你们突厥可汗那里哭哭啼啼告状!”

    话方落音,他便已蹂身朝段文鸯扑过去。

    这一扑却不是毫无章法规矩,而是配合剑法,身随意动,潇洒漂亮之极,当下便有人大叫一声好。

    面对苏樵一手灿若天花的剑法,段文鸯不慌不忙,也没后退,待得对方剑光漫天旋至身前,方才直接空手探入剑光之中。

    空手入白刃,他的手非但没有被剑光绞碎,反而将剑光生生遏制住。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段文鸯右手竟稳稳捏住剑身,轻轻旋转手腕,也不见如何用力,剑身便被弹得嗡嗡作响。

    苏樵的剑差点握不住脱手而出。

    他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的武功比不上师弟李青鱼,但在江湖上也能跻身一流行列,从未遇到过这种刚开打就差点陷入溃不成军的境地。

    难道因为对方是狐鹿估的弟子,便强上一等吗?

    苏樵心生不服,手上变招很快,身形并未多作停留,撤手后退数步,又借圆柱之力急转,剑光挟着真气递至段文鸯面门,另一只手则运足气力拍向对方。

    “屋子里太小,打起来不痛快!”段文鸯并未硬接下来,朗笑一声,转身跃向外头。

    苏樵紧追不舍,两人从屋内打到屋外,霎时间剑光四射,森森寒气涤荡周围,客人们自然也都跟出去看。

    一人剑光厉厉若河水滔滔,铺天盖地奔流而来,另一人手无寸铁,在剑光之中游走,仿佛时时处于险境,危若累卵,又好像屡屡从险境边缘捡回一条性命,看得旁人惊心动魄,如清都公主等人,不谙武功,也不愿亲眼目睹血光遍地,便留在屋内陪秦老夫人,并未跟出来。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武功到了一定境界,就能发现段文鸯虽然看似步步惊心,实际上却反倒是占了优势的那个。

    普六茹坚咦了一声,对沈峤小声道:“我看着倒像是苏二郎被戏耍了。”

    沈峤点点头:“我也有同感。”

    普六茹坚听他这样说,不由奇道:“沈兄能看见了?”

    沈峤一笑:“我虽不能看,却能听。”

    普六茹坚:“如何听?”

    沈峤:“出剑,真气,行步,乃至呼吸,俱有声,眼盲者耳力反倒会更敏锐些,段文鸯有意试探纯阳观的武功,所以不急着分出高下,可惜苏樵不察,反倒被他绕了进去。”

    在场能看出这一点来的,绝不止沈峤和普六茹坚二人,只是这一场还未分出高下,旁人贸然插手,一来妨碍公平,为人不齿,二来反倒显得看轻苏樵,所以就算是他师弟李青鱼,也只能先静观其变,等他们打出个结果来再说。

    普六茹坚听他这样说,随口就问:“都是狐鹿估的弟子,昆邪比起段文鸯又如何?”

    话出口才发现有些不妥,忙带着歉意:“我并非有意勾起沈兄的伤心事!”

    沈峤笑道:“无妨,昆邪虽强,武功路数却更为凌厉强横,不如段文鸯这样挥洒自如,照我看,只怕段文鸯更得其师武学精髓,也要比昆邪略胜几分。”

    普六茹坚闻肃然:“如此说来,此人今日到苏府,只怕不仅仅是为了索要信物或苏郎君的堂妹一家,还有扬名立威之意。”

    沈峤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想。”

    今日寿宴,因苏樵之故,与江湖有涉的宾客就来了一大半,其中有许多是年轻一辈的高手,像李青鱼这样的,只怕争一争天下十大也未尝不可,如果段文鸯能打败他们,那就说明他的武功比这些人还强,这效果绝不逊于当日昆邪与沈峤一战。

    突厥人步步为营,与北周联姻结盟,又与北齐暧昧不清,一面协助北周打北齐,又收容北齐逃奔过去的贵胄官员,可谓首鼠两端,摇摆不定,偏偏因为实力强横,北周也好,北齐也罢,却还不敢太过得罪它,其狼子野心,从未掩饰。

    如今新一代突厥高手又纷纷来到中原,似乎想要完成当年狐鹿估未能完成的雄图霸业,先是昆邪约战沈峤,将玄都山踩在脚下,一战成名,如今又来到苏府,挑战群雄,若非昆邪在晏无师那里吃了亏,只怕现在突厥人的气焰会更加嚣张。

    二人说话间,只听得段文鸯哈哈一声大笑,令人目眩神迷的剑光霎时为之一停,苏樵的闷哼随即传来,许多人甚至没看见段文鸯到底是如何出手的,苏樵就已经从屋顶上摔了下来。

    “二郎!”苏威赶紧上前将人扶起来,“你没事罢!”

    苏樵摇摇头,面露痛楚却强忍着不吭声。

    段文鸯也从屋顶上跃下来,恣意随性得很,在场之人无一对他抱有好感,可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

    苏威怒道:“段文鸯,你欺人太甚,真当我苏家无人不成?”

    段文鸯哂道:“县公此差矣,先出手的是令弟,怎么现在又怪到我头上来了?你们若肯将元雄一家交出,我立马离开,绝不叨扰。”

    “你咄咄逼人,我们一退再退,你却将我们当做软柿子,既然如此,就让我来看看狐鹿估到底传了多少本事给你!”秦老夫人从里面走出来,虽已五旬,但兴许是习练内功的缘故,她面上并不显老态,反而透着一股成熟风韵,俨然中年美妇。

    段文鸯遗憾道:“论起来,我还该称呼老夫人一声师姐的,只可惜你带着先师戒指逃离突厥之后,先师便已将你逐出师门,我曾听说,师尊当年对你看重有加,甚至还有意将衣钵传与你,老夫人却以美□□惑先师,后又盗戒离去,如今回想起来,你难道不会觉得愧疚吗?”

    “住口!”听他侮辱母亲,苏氏兄弟自然气急。

    秦老夫人却冷笑道:“我与狐鹿估之间的恩怨,何时轮到你这种小辈来置喙!难不成突厥无人,狐鹿估才只能收你这种光会嘴上功夫的人当弟子?”

    她对苏威道:“大郎,将二郎的剑拿过来!”

    没等苏威动作,便有人道:“老夫人何必自降身份,与突厥蛮子一般计较,用不着劳您出手,此人既与纯阳观弟子交手,便该由纯阳观的人来了结。”

    说话之人正是李青鱼,他面色寡淡,无甚表情,语气平平,半点杀气也无。

    可正是这样的语气,却让段文鸯正色起来,他仔细打量了李青鱼一番:“这位想必就是青城双璧之一的李公子了,我看令师兄连你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却与你并称青城双璧,实在是委屈了你!”

    李青鱼没有理会他的挑拨之,只是将自己的剑抽出来,剑尖朝下,手腕似垂而又微微抬起,全身上下慵懒随意,看起来并不比方才认真多少。

    段文鸯的神色逐渐严肃起来,他的手中不知何时也多了一条马鞭,黝黑细长,不知用何物所制,看着不透半点光泽,又寻常无奇。

    普六茹坚看不出什么门道,忍不住低声问沈峤:“沈兄,你能否看见他这鞭子有何稀奇之处?”

    沈峤摇头:“我看不大分明,是什么样的鞭子?”

    普六茹坚形容了一番。

    沈峤沉吟:“若我没有猜错,那鞭子应是用南海鳄鱼之皮浸泡苗疆秘制药水,韧性十足,便是坚兵利器,也未必能割得断。”

    普六茹坚啊了一声:“果然大有来历,看来李公子这次是棋逢对手了!”

    不单是他,其他人也都翘首以盼,眼见一场精彩交锋即将上演,心中难免兴奋。

    普六茹坚刚说完这句话,李青鱼就动了。

    李青鱼出手,与苏樵又大有不同。

    苏樵动作很快,快而凌厉,以快制胜,剑光剑气如同天罗地网罩住敌人,令对方无处可逃,甚至影响敌人的情绪,这样的风格对武功逊于他的人很管用,但对段文鸯这样的高手,他的深厚内功如铜墙铁壁,足以无视苏樵的剑气,直捣黄龙。

    相比之下,李青鱼的动作要慢上许多,颇有点不慌不忙的架势,在旁人眼里,他将剑平平递出,挽了个剑花,剑尖甚至没有对准段文鸯,而只是斜斜指着地面,动作几近慵懒舒展,如同一朵花苞在阳光下慢慢绽放。

    然而在段文鸯眼里,伴随着那朵剑花,真气从对方身体涌向剑尖,又从剑尖涌向地面,真气所到之处,青砖块块掀起,裂痕骤现,砖块碎片挟裹气流朝他疾射过来!

    与此同时,没等段文鸯做出下一步举动,李青鱼已飞身而起,人剑合一,化作一道白线,视对方的护体真气如同无物,火石电光,紫青交加,旱雷纷涌,直直破入!

    由慢而快,由缓而急,这些变化仅仅发生在一瞬之间,稍稍走神的人或许都没能来得及看个明白。

    段文鸯一鞭抽过去,正好连人带剑抽了个正着!

    二股真气碰撞在一起,犹如两王相遇,风起云涌,悬江倒海,后果要么是段文鸯的鞭子将李青鱼的剑绞碎,要么是李青鱼的剑气将段文鸯的鞭子毁掉。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段文鸯的鞭子竟然落了空,旁人看着李青鱼明明已经身入鞭影之内,却偏偏没有被鞭影覆盖,反而化为虚无,而后又忽然出现在段文鸯身后,左右三处,每一处的“李青鱼”都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将剑尖平平递了出去。

    此时沈峤他们便听得旁边有人低呼一声:“剑意!李青鱼竟练成了剑意!”</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