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秋 > 第52章
    >    沈峤虽然在生死极致中领悟出剑心,但这层剑心境界并不稳定,而且他方才与昆邪一站,早已神枯力竭,难以为继,此时昆邪一刀当头劈下,他面色苍白,立在原地,竟像完全痴了一般,恍恍惚惚,无法及时反应。

    旁人离得远,只能瞧见沈峤明明可以杀了昆邪,却在他大喊求饶之后停下来,二人不知说了些什么,昆邪趁着沈峤分心之际突然出手,杀他个猝不及防!

    十五禁不住惊叫起来:“师尊小心!”

    昆邪的呼吸粗重起来,他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这一刀下去,沈峤必然头壳破碎,脑浆崩裂,当场断气!

    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失光明厚道,因为他不仅是武人,更是突厥左贤王,沈峤反对玄都山与突厥合作,若是让他剑心大成,无论对突厥还是玄都山,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威胁,所以他必须将这个威胁扼杀在萌芽阶段,绝不能任其有任何发展壮大的机会!

    这一系列变化发生在刹那间。

    铺天盖地的刀气压制下来,沈峤伫立原地,动也未动,也许是来不及,也许是还没回过神,又也许是被对方的攻势吓住了,他连手中的剑都未举起来,只后退了三步。

    旁人看来仅仅是三步,但于昆邪而,对方这三步却如跨越天堑,他这一刀下去,竟然因此劈空了!

    沈峤终于出剑。

    剑光宛如白虹贯日,突破漫天刀幕,直直撞入昆邪怀中!

    昆邪一刀劈空,身形凝滞,无法再前进半步,脸上表情似乎也跟着凝固了,他死死盯住沈峤,一瞬不瞬。

    “为……什么……”他用尽全力,从口中吐出几个字。

    剑光消失,沈峤站在昆邪面前咫尺之遥,两人近得仿佛连呼吸都会撞上。

    而山河同悲剑的剑尖,已经没入了昆邪的心口。

    沈峤面白如纸,不比昆邪好多少,若不是他的剑正插在对方身体里,看上去更像落败那一方。

    “因为我一早就在防着你。”他冷冷道,“一个会给对手下相见欢的人,又如何能相信他会遵循武德?”

    沈峤对他说道:

    “我很失望。我师尊说过,狐鹿估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对手,而你,身为狐鹿估的弟子,却不及其十之一二,你不配当他的弟子!”

    昆邪张口,好像要反驳,但沈峤将他手中的剑抽出来,最终从他口中涌出的却是鲜血。

    沈峤足尖轻点,掠出数尺,避开剑尖抽出时从他身上喷出的心头血。

    昆邪一动不动,呼吸渐微,眼睛犹自圆睁,身体却不肯倒下。

    这种屹立不倒的悲壮,不应该出现在这种人身上。

    沈峤提着剑走过去,伸手一推。

    昆邪直直往后倒下,终于彻底断气。

    沈峤看着他,面上不见欢欣之色。

    玄都山一切的乱源,由此人开始,他自己遭逢不幸的坎坷,也是以昆邪约战半步峰而拉开序幕。

    如今昆邪死了,一切却远未结束,玄都山再也无法回复到往日平静,而这天下,终究也难以避免烽烟再起。

    十五等人见昆邪倒下,无不欢呼雀跃,可还没来得及高兴片刻,就看见沈峤拄剑半跪下去,吐出一大口鲜血,俱都吓坏了。

    彼此之间隔着一道天堑,十五的轻功还未能厉害到直接飞掠过去,正着急时,赵持盈的身影已经落在沈峤旁边,她搀起对方胳膊,拦住沈峤的腰将他带了回来。

    离得近,众人这才发现沈峤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他如今功力仅得昔日五成,虽然在生死关头突破心境,领悟剑心,但强行调动内力突破极限的后果是身体完全负荷不住,吐血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比吐血更严重的是,他单靠自己根本站不起来,全身大半重量几乎都落在赵持盈身上。

    “赵宗主,失礼了……”沈峤蹙着眉头,声调轻不可闻。

    赵持盈:“沈道长为我碧霞宗耗尽心力,我这个当掌门的却袖手旁观,失礼的该是我才对。”

    她说罢,干脆矮身将沈峤负于背上,直接背着回了宗门。

    岳昆池:“……”

    他本来还想说要不让自己来背,可话还没有说出口,师妹就直接付诸行动了,让他的话直接噎在喉咙,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只能望着赵持盈的背影哭笑不得。

    十五跟条小尾巴似的跟前跟后,即使一点忙都帮不上,但似乎只有亲眼看见沈峤才能令他安心,谁知沈峤被赵持盈送回来之后就陷入昏睡,怎么叫也叫不醒,尽管赵持盈告诉他这是因为沈峤功力消耗过甚,一时恢复不过来的缘故,十五还是守在沈峤身边,片刻不肯离开。

    沈峤这一觉昏睡许久,睡梦中光怪陆离,晃过许多人和事,醒来之后怅然若失,神色依旧有些恍惚。

    “师尊?”十五担心地伸手在他眼前摇了摇。

    沈峤拉下他的手一笑:“我没事。”

    他自打根基尽毁,重新练了《朱阳策》之后,外表看来就一直病怏怏的,加上眼睛的确尚未全好,走在外面,绝没有人相信他是个已经突破了剑心境界的高手,若说是缠绵病榻的病弱之人还更为可信一些。

    十五是亲自将他从九死一生,奄奄一息的边缘拉回来的,对他的伤势也有更深体会,内心深处总有种恐慌,觉得沈峤很可能随时都会倒下。

    沈峤似乎察觉他的心情,摸了摸他的脑袋,问道:“昆邪死了?”

    十五点点头:“死了,赵宗主亲自去确认过的。”

    沈峤缓缓吁了口气。

    自己在半步峰上与之一战,至今甚至还未满一年,这其中却已经发生了许多事情,如今回过头一看,仿佛就在昨天。

    “十五,假如有一个人,他将你亲手送到不怀好意的歹人手中,害得你根基尽失,道心尽毁,你会不会恨他?”

    十五点点头:“会。”

    沈峤:“现在他身陷险境,假如眼睁睁看着他死,很可能会累得许多无辜百姓失去性命,流离失所,那你会不会选择救他?”

    十五拧着眉头冥思苦想,显然这个问题对他这个了年纪而过于繁琐深奥,他生命中至今所经历最惨痛复杂的事情,莫过于竺冷泉和初一的死。

    沈峤失笑。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去为难一个孩子?

    十五敏锐地抬起头:“师尊,您要去救那个人?就是他害得您差点没命的?”

    沈峤点点头,也没隐瞒:“不错。”

    十五怒道:“那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怎么值得您去救!”

    沈峤摇摇头:“他不是狼心狗肺,他只是根本没有心。对世间所有人,他都是一样的薄情,并未待谁格外优厚,只是我先前不明白这一点,以为铁石心肠终也有融冰化雪的一日,是我将他当作朋友,又一厢情愿觉得对方也应该同样如此对我。”

    十五:“您将他当作朋友,他不应该也将您当作朋友吗?”

    沈峤笑了:“不对。这世上,有许多事情,即便付出了,也很可能根本不会有回报,你在付出的时候,要先明白这一点,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十五总觉得沈峤说这番话的时候,笑容之下,似乎蕴含着别的深意,只是他连这番话都似懂非懂,更不必说深究话语背后的内容了。

    “……所以,您要下山去救那个人吗?”

    沈峤沉默良久:“是。”

    十五毫不犹豫:“我和您一起去!”

    这是他清醒时对沈峤说的最后一句话。

    ……

    赵持盈从他怀中接过被点了睡穴的十五,叹道:“你这又是何必?”

    沈峤:“依依惜别,也终有一别。他年纪尚小,我此去危险重重,绝不能让他同行,他醒来之后会想通的,十五就拜托赵宗主了,沈峤在此谢过。”

    说罢他朝赵持盈拱手,深深一揖。

    赵持盈:“沈道长既知山有虎,为何还偏要向虎山行?宇文邕未必就是明主,任天下时局如何变幻,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以您的能耐,若能专心在碧霞宗修炼,突破剑心达到剑神境界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沈峤自嘲一笑:“这世上总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而必须为之,结果未必能尽如人意,可但凡有一丝希望,我总不愿放弃,也许我便是如此天真幼稚的一个人。”

    赵持盈沉默片刻,长叹一声:“不是天真幼稚,你明知一切利害后果,却仍义无反顾,大义在先,我不如你!”

    沈峤摇摇头:“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我只是希望能再见那个人一面,看一看他脸上失望的样子,让他知道,我没有被种下魔心,我也没有被魔心控制,我还是我。”

    说罢他拱了拱手,转身下山,头也不回。

    在碧霞宗这段时间,沈峤就已经换下一身寻常衣袍,穿上自己从前一直穿的道袍。此时玉簪束发,白色道袍迎风飘扬,遥遥望去直如神仙人物,令人移不开视线。

    赵持盈默默目送他远去,心中忽然想起两句诗。

    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尤未悔。</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