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秋 > 第53章
    >    赤坂途三折,龙堆路九盘。冰生肌里冷,风起骨中寒。

    重入长安,心境已然不同。

    沈峤孤身一人入城,虽然提着剑,身穿道袍,但他看着病怏怏,眼睛又有毛病,连路都走得很慢,怎么都不像在江湖上走动的武林人士,倒似害怕世道混乱,随意拿了把剑傍身的游方道士,丝毫令人感觉不到威胁。

    长安城中冠盖云集,人流涌动,像他之前每次来一样,只是这次好像又更要热闹几分。

    细问之下,他才知道这其中许多人都是准备前往吐谷浑王城参加九月初九蟠龙会的,只因不知是哪个好事之徒传出消息,说《朱阳策》残卷将会在这次蟠龙会上出现,又传说曾随着秦始皇下葬,后来又被西楚霸王挖出来的太阿剑也将出现。

    众所周知,《朱阳策》三卷如今分别为北周、天台宗、玄都山所拥有,算是名花有主,打它们主意的人也从来就没少过,但至今还没哪个人真正能将这三个地方的残卷窃出来据为己有,可见难度之高,一般高手都做不到,像天台宗所藏的残卷,不说常人,连晏无师,汝鄢克惠这等宗师级高手去了,也未必就能全身而退。

    剩下的两卷流散各地,不知所终,一卷为六合帮所得,原本准备以镖物之名运送至南方,中途却被晏无师破坏,残卷销毁,从此世间再无那一卷的存在。

    如此一来,若蟠龙会上果真出现《朱阳策》残卷,那么这残卷就是仅存流传于世的无主之物,不归任何人所有。想得到它的难度,肯定比去天台宗或玄都山找,又或者跑到周朝内宫挑战当世高手要低多了,这如何不令江湖中人眼红?

    财帛动人心,但对于江湖中人来说,金银财宝再多,也不如武功盖世来得诱人。遥想当年的祈凤阁,正因武功天下第一,纵横江湖,人人俱要仰其鼻息,何等威风,大丈夫生于世,岂非正当如此?

    至于太阿剑,曾为楚国镇国之宝,后来又为秦皇所有,一直被认为是王道之剑,虽也是神兵利器,却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传闻得此剑者必得天下,与著名的传国玉玺作用相差仿佛,是以南陈也好,北周也罢,俱都对这一次蟠龙会投以高度关注,更不乏派人前往探看真假的。

    无论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这次与沈峤同路而行的人,注定少不了。

    见城中客栈已满,沈峤就打算继续赶路,到城外镇上去借宿。

    谁知群雄聚首,八方云集,非但各大门派的人几乎随处可见,就连那些平日里不怎么出名的小门派也都纷纷出动,有的为了去看个热闹涨涨见识,有的则想着能不能趁机浑水摸鱼,总而之,这一路行来,眼看夜幕将至,竟连长安城外的小镇都已客满。

    他接连找了数处客栈,均被告知连柴房都睡满了,心中很是无奈。他眼睛不好,白天还能倚仗光线瞧个模糊大概,入夜之后就几乎看不见,在野外夜宿十分不便,没想到千里迢迢从泰山赶至长安,一路畅通无阻,反倒是在长安这样的大城里碰见了麻烦。

    “这位道长,我们当真是客满了,连柴房都有人睡,实在没法再给您腾房间了!”客栈伙计搓着手朝他苦笑。

    沈峤正待再问,却听得旁边传来娇滴滴的声音:“奴家订了一间上房,里面足够宽敞,若道长不嫌弃的话,与我同榻而眠也是可以的。”

    客栈里人满为患,离得近些的,抬头看见一个大美人在对一个病道士目送秋波,登时就大感不平衡了。

    有人调笑道:“小娘子若是寂寞,也该找个强壮点的人,这道士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倒,能应付得了你么?”

    此话一出,旁边就陆续响起几下笑声。

    美人嫣然一笑:“奴家就喜欢像道长这种俊俏的道士,不喜欢满脑子龌龊心思的臭男人呐!”

    这话刚落音,方才出轻薄的人便啊了一声,摸着自己不知何时少了一大半的鬓发,惊骇收不出话。

    美人笑道:“奴家今日得遇故人,心情甚好,不愿见血,你们还是好自为之罢,免得等会我的故人不搭理我,你们就要倒霉了。”

    他们说话之间,沈峤已经头也不回离开客栈了。

    “你到底是谁!”那个被削去半边鬓发的人色厉内荏喝问。

    美人却不屑再与他们周旋,身形一动,原地就只余一阵香风了。

    “奴家小牡丹,这名字好不好听呀?”

    犹在耳,众人相顾变色:“合欢宗白茸?!这妖女怎么也来了!”

    白茸出了客栈,眼看前方之人只剩下遥遥一个背影,不由咬牙,运起轻功追过去,嘴里喝道:“沈峤,你给我站住!”

    不知是不是听见她的话,前方身影终于停了下来。

    沈峤转身,轻轻叹了口气:“请问有何指教?”

    白茸自小在合欢宗长大,见识了世间最险恶的人心,最污秽的嘴脸,她觉得自己早已练就铁石心肠,凡事不为动容,然而此时此刻,面对沈峤看见自己的无奈与不愿,一股强烈的委屈之意忽然涌到心头。

    “沈道长可真是翻脸无情,当日你在白龙观藏匿,我等奉师命前往搜寻,若不是我帮你拖延了时间,你如今还怎么能活着站在这里?你所谓的知恩图报,难道就是这样对待我的?!”

    她见沈峤不说话,禁不住微微冷笑:“难不成沈道长将那两个道士的死也怪到我头上了?当时我门中长老就在一旁,萧瑟更虎视眈眈等着抓我的错处,你要我为了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将自己给搭上?”

    沈峤摇摇头:“当日的事,我的确要多谢你,但竺兄和初一,也的确是死了,这是合欢宗造下的孽,冤有头,债有主,我迟早会向他们讨还,许多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再纠结谁对谁错,并无意义。”

    白茸咬住下唇,沉默片刻:“我听说你拼着一身功力尽失,要与我师同归于尽,结果被我师重创,差点没命,你,你现在还好吗?”

    沈峤:“还好,多谢你的关心。”

    白茸:“师尊也伤得不轻,他担心元秀秀趁机落井下石,便独自寻了个隐秘地方练功,谁也找不到。”

    沈峤:“连你也不知道?”

    白茸惨笑:“怎么,难道你觉得他会信任我?”

    沈峤虽知她这番作态十有八九是想令自己同情,却也的确说不出狠话来。

    白茸柔声道:“我知道你想找师尊报仇,不过现在别说我不知道他在哪儿,就算知道,我也不能看着你去送死,现在的你,还远远不是师尊的对手。”

    沈峤点点头:“多谢相告,但我现在暂时没有找他的打算。”

    白茸:“那你想找谁?你想去吐谷浑王城参加蟠龙会?你想救晏无师?”

    她生性冰雪聪明,自然很快就能猜出沈峤的来意。

    见沈峤不答,白茸叹了口气:“沈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晏无师固然武功绝顶,天下少有人能敌,但在当世五大高手的围攻下,他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断无生还之理?再说他那样对你,你为何还能不计前嫌,别说是人,就算一只小猫小狗,也会记住再三伤害自己的人,下回再也不敢靠近罢?你对他用情当真就如此之深么?”

    沈峤蹙眉:“为何一定要有情才能去救?”

    白茸:“既然无情,又何苦搭上自己一条命?你现在便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敌五,不说是你,晏无师不行,我师尊不行,就是祈凤阁再生也不行,九月初九蟠龙会,但围杀之日却是初八,今日已是初五,就算你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了!”

    见沈峤默然不语,她向来带笑的容颜难得也多了几分嗔意:“难道你就不明白,我不想看着你了去送死!”

    白茸对他有好感,沈峤不是木头,自然能感觉得到。

    像白茸这样事事利己的性子,她不可能因为喜欢沈峤而为他付出性命或者叛离师门,她甚至也不会为了沈峤忤逆师长,在力所能及,不伤害自己利益的情况下,她愿意为沈峤提供一点方便,帮点举手之劳,这对她而,这已经是殊为难得的事情了。

    但她并不理解沈峤,沈峤也无意多作解释,他不想让白茸误会,两人若从一开始就泾渭分明,对她反而是好事。

    “多谢你的劝告,但我还是得去。”他注目白茸,“合欢宗在外人看来,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凶险之地,但于你而,却如鱼得水,乐在其中。”

    白茸:“说到底,你还是瞧不上我这样的妖女。”

    沈峤摇摇头:“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知你不甘于只当合欢宗内一个普通的弟子,我也无权要求你,只望你多多珍重,不要变成霍西京或桑景行那样的人,你与他们不同。”

    一句“你与他们不同”,让白茸忽然觉得眼眶酸胀,面上却依旧不露声色,嫣然笑道:“那你可以时时在我身边看住我,督促我不要成为那样的人呀!”

    “对不住。”沈峤只说了这三个字,便转身离开。

    白茸顿足:“沈峤!”

    然而天阔虹影,渺渺如鸿,足下无尘,对方转眼便已在几丈之外,道袍广袖飘摇,渐行渐远,终不再回头。

    ……

    吐谷浑王城,伏俟城,九月初八。

    西域终年多风沙而少雨,但今年却有些稀奇,入秋之后,连着多天细雨连绵,常年蒙尘的王城建筑仿佛都变得焕然一新。

    受中原文化影响,吐谷浑贵族王公说汉文用汉字,甚至汉家衣裳也大行其道,加上蟠龙会将近,城中多了许多中原人士,乍看上去就像回到长安。

    城外有一避雨亭,名曰阴阳亭,不知何年何月所建,只因左山右水,亭子正好处于山水之间,恰如阴阳分界。

    亭子仿中原风格而建,只在飞檐亭角细微处可见异域风情,因年岁久远,连阴阳亭三个字都已经剥落许多,黑色颜料之下,露出属于木头的原本色泽。

    晏无师在亭中负手而立,不知站了多久。

    他的目光望向亭外,姿态颇为悠闲,像是在赏雨,又像是在等人。

    远远的,润草湿木之间,出现一个人。

    那人一身缁衣,脑袋上半丝头发也无,脸庞俊美之极,眼角却隐现风霜,他一手撑伞,正缓步朝这里走过来。

    “阿弥陀佛,晏宗主别来无恙?”

    他的声调一如闲话家常,却清晰入耳,不因距离而半点减弱。

    晏无师淡淡道:“出云寺一别,你头发还是长不出半根,可见平日劳神苦思,过得很是烦闷啊,当个安安分分的和尚,对你来说这么难吗?”

    听出话语里刁钻刻薄的讽刺,雪庭禅师微微苦笑:“晏宗主还是这样说话不饶人!”

    晏无师:“约我的是段文鸯,为何出现的却是你,莫非堂堂前周国国师,也自甘堕落,与突厥人勾结在一块了?”

    雪庭禅师:“晏宗主重出江湖,便搅得江湖天下腥风血雨,不得安宁,依贫僧看,你还是寻个地方,专心参悟武功来得好,以免在你手中,造出更多杀孽。”

    晏无师哈哈大笑:“我素来最讨厌你这秃驴满口佛理,你今日倒学聪明了,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好!”

    雪庭禅师低眉敛目:“佛有劝人向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对屡教不改之人,却也有金刚雷霆之威,对待晏宗主这样的人,佛理说尽又有何用?只能以武屈之,以杀止杀。”

    晏无师:“让我来猜猜,你与段文鸯相约过来围杀我的原因,宇文邕不肯重用佛门,你便派人向突厥渗透,日复一日,引得佗钵可汗也信奉佛教,但突厥人本性如狼似虎,佛门终究影响有限,你没有办法,只能将注意力放回北周。”

    “宇文邕对佛门忌惮颇深,就算你灭了浣月宗,他也不会重用佛门,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先杀了我,然后再杀宇文邕,拥立太子宇文赟登基。宇文赟与其父不同,他对佛门好感甚深,也不枉你这些年一直在他左右吹风,只要他掌了权,佛门在北周就又能恢复往日风光了。”

    雪庭禅师口喧佛号:“宇文邕杀伐太重,劳民伤财,非明君所为,对齐一战,更是举国劳心劳力,百姓迟早不堪重负。”

    晏无师饶有兴致:“这么说,你觉得太子宇文赟才是明君了?”

    雪庭禅师只道:“太子佛根深厚,佛心通透,与佛有缘。”

    晏无师悠悠一笑:“宇文赟那个样子,你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不容易,不就是想杀我吗,放马过来,段文鸯呢,让他滚出来!”

    伴随着他话音方落,半空传来朗朗一笑:“晏宗主如此狂傲,就没想过今日有可能是自己的死忌么?”</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