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秋 > 第56章
    >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饶是沈峤,也彻底愣住了。

    连广陵散等人都干脆爽快地走人,可见晏无师生还机会微乎其微,基本上是不可能活下来的,沈峤已经做好下葬立碑的准备,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

    对方的力道不大,那一下几乎用尽了毕生的力气,搭住沈峤的之后就彻底松开手,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他的眼睛依旧紧紧闭着,脸色白中泛着一种毫无生气的青色,流出来的血也没有消失不见,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狼狈姿态出现在沈峤面前,仿佛在告诉沈峤,刚刚那个动作,只是回光返照。

    沈峤摸向他的心口,毫无意外,手掌下面一片冰凉,连半点温热也无,沈峤又试着往对方体内输入一丝内力,顿如泥牛入海,空荡荡不知所踪。

    他将晏无师的发髻拆散,手指顺入对方发丝之中,很快便摸到百会穴附近,的确有一道明显的裂痕。

    寻常人被这等对待,下场必死无疑,但晏无师毕竟不能以寻常论之,这是以一敌五,面对当世五大高手,其中更有雪庭禅师这样的宗师却不落下风的人,沈峤虽然来晚一步,没能亲眼目睹那场激战,但也可以想象一定是精彩绝伦,世所罕见。

    裂痕不长,却很深,可见当时施为者必然用上了十成功力,他也自忖这一掌下去,饶是晏无师,就算没有脑浆迸裂,头骨也肯定会碎裂,再无生还之机。

    沈峤不是大夫,这种程度的伤他完全无能为力,只能松开手,小心扶着晏无师的后颈,又摸向他全身经脉。

    骨头没断,经脉也完好,致命的伤在心口长剑穿胸而过,外加那几掌,使得脏器受损严重,最后头上的伤,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沈峤越是察看,心就越是往下沉。

    果然还是毫无生机吗?

    忽然间,他轻轻咦了一声。

    声音极细微,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见。

    但这一声,却泄露沈峤内心极度的惊讶。

    因为他发现,在晏无师原本应该早已冰冷破碎的丹田,却正有一股微不可闻的气息,在悄然运转。

    他想了想,干脆扯起对方胳膊,直接将人负在自己背上,一步步朝前走去。

    吐谷浑王城对沈峤而是个陌生地方,据说这里常年风沙,戈壁遍地,方圆数十里内称得上规模的城市,也只有王城所在的这块绿洲,但这里毕竟是通往高昌于阗等西域各国的必经之路,人不可能完全集中在王城,出了王城往西再走,居高临下,放眼望去,都能看见稀稀落落的村庄人家。

    漫漫戈壁,连遮挡风沙的洞穴都极少,更不要说带着一个活死人,如何解决水源和食物都是个大问题,断不可能像在中原野外那样随意找一个荫蔽的山洞躲藏,他再不想被人发现,也只能找一处有人烟又远离江湖人士的地方先住下来。

    刺目的阳光下,沈峤眯起眼看了半晌,最后选定远方一处,背着晏无师去了那里。

    人多口杂的吐谷浑王城铁定是不能待了,如今就近能选择的,就是王城附近这些分布各处的小村庄。

    沈峤带着晏无师去的是一处位于查灵湖附近的村落,村中大约几十户人家,附近有商旅常走的大路,偶尔会有旅人过来借宿,所以村庄不算热闹,但也并不完全闭塞,不至于看见沈峤这个外人就露出敌意。

    之所以选择这里,沈峤主要考虑到晏无师如今的状况,如果对方尚有一线生机,最终又能救活,那么这个消息肯定暂时不能透露出去,晏无师仇家满天下,如果广陵散等人知道晏无师还没死,必然会赶来杀人,别说沈峤现在只得五六成功力,就算祁凤阁再世,也不可能以一敌百,应付这么多高手。

    时近傍晚,村中家家户户陆续点起灯火,沈峤背着晏无师敲开其中一户人家的门。

    来开门的是个少女,红色衣裙,一条长长的辫子顺着肩膀搭在胸前,脸上有着当地人长年累月遭受日晒的小麦色,但她五官并不丑,想必也是个爱笑的人,嘴角一抿两颊便露出酒窝,很有几分可爱。

    沈峤向她介绍自己的来意,只说朋友受了重伤,希望来此借住一段时间养伤,等伤好了就走,绝不给主人家添半点麻烦。

    中原的钱虽在这里也能用,但边陲地区,人们更习惯以物易物,沈峤拿出来的是一大块盐巴,以及一朵小小的,打造精致的金花,这种金花在中原任何一个首饰铺子都能买到,但在此地却不常见,这还是沈峤出门前,赵持盈让门中弟子为他准备的,没想到果真派上了用场。

    少女显然见惯了商人前来借宿,却没想到这次敲门的竟是一个如此俊美的男子,听他和颜悦色说话,脸已是微微发热,又被金花吸引住了眼光,但她还是没有立即答应下来,而是连比带划,用当地羌语和并不纯熟的汉话告诉沈峤,她与祖父相依为命,所以要去请示一下。

    沈峤表示理解,背着晏无师在外面等,本以为要等很久,谁知道不过一会儿,门就再度打开,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后面跟着方才那少女。

    老人汉话倒是流利,询问了沈峤几句,便开门让他们进来,彼此交谈几句,沈峤才知道老人年轻时在中原待过,攒下些钱,建了村子里最大的房子,可惜儿子夫妇早逝,留下个孙女相依为命。

    沈峤选上这户人家,正是看中他们院落大,屋子多,如此一来就算给晏无师运气疗伤,也可免去别人过多的注目。

    老人见多识广,对沈峤这样随身带着兵器的人并不奇怪,反倒是少女似乎对沈峤一身道士装扮好奇得很,站在祖父身后看了又看,每当沈峤望过去时,她又有些羞涩地垂下头。

    双方寒暄对话几句,老人迟疑道:“老朽这里倒是常有商旅路过借宿,客人远道而来,自然欢迎之至,只是我见您这位朋友似乎伤得不轻,仇家恐怕也厉害得很罢?我们祖孙二人都是寻常人家,从未招惹过什么棘手麻烦,还请道长坦诚相告,也好令我做个决定。”

    沈峤:“实不相瞒,我这位朋友的确惹上不小的麻烦,如今他的仇家都以为他死了,我却还想救他一救,可中原离此太远,毕竟没法立时回去,因此只能过来叨扰老人家,只要无人知道他在这里,我这朋友便可安全无虞,若有什么不妥,我会马上带着他就走,绝不给您添任何麻烦。”

    老人还在犹豫,般娜扯扯老人的衣角:“阿耶,这位郎君不似坏人,他们处境困难,我们既然能帮,就帮一把罢!”

    见孙女帮忙说话,老人叹了一声:“罢了,既然如此,两位就在此处住下,我们也绝不会让旁人得知你们的身份,只说是中原士子游历至此,若非必要,道长也请减少外出,以免给我们招惹麻烦。”

    沈峤大是感激,自打观主和初一的事情之后,非万不得已,他绝不肯再连累无辜的人,此时自然是千恩万谢,准备只住上一段时间,只稍等蟠龙会结束,那些武林人士走光,他就可以带着晏无师回长安,将人交给边沿梅。

    般娜少女心思,有意与沈峤多说两句话,见他背着晏无师进偏院,便主动上前去帮忙开门,谁知手指不小心碰到晏无师的胳膊,顿时被对方冰凉的触感吓了一大跳,倒退几步,指着晏无师惊骇莫名。

    “沈,沈郎君,您背的这人,当真还活着么?”

    沈峤暗自苦笑,心道我也不知道他还算不算活着,面上却只能安慰道:“他只是受伤太重,一时闭过气去,不是死了。”

    般娜半信半疑地离开,此后少女几次看见晏无师,对方都是一副死人模样,虽然不像尸体那样腐烂发臭,但浑身冰冷,也没有半点活人气息,更恐怖的是她有一回趁着沈峤没注意,将手指探到对方鼻下,却生生探不到半点呼吸。

    她几乎疑心沈峤对朋友的死伤心过度,不肯承认对方已死的事实,但此事也多了个好处,那就是除了一日两餐,她不再动不动就到小院来探望,否则以沈峤的性格,还真不知道要如何敷衍打发人家。

    一切安顿妥当,沈峤开始专心研究晏无师的情况。

    日复一日,对方的丹田之气似乎逐渐浓郁,俨然出现一线生机,这明显是《朱阳策》真气在晏无师体内起了作用,类似当日的沈峤,但不同的是,晏无师本身的武功并没有尽丧,也就是说,他不可能像沈峤那样破而后立,他的致命伤势也不在于根基毁弃,根基可以重铸,却没听过脑袋开裂还能重新合好的,假若这样继续下去,晏无师也终究逃不了一死。

    沈峤想来想去,只能想到一个办法。</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