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千秋 > 第110章
    >    这话大有晏无师式的凉薄无情。下之意,古往今来成大业者,连父母都可以抛弃,兄弟亦可无视,更何况儿女呢,反正普六茹坚又不止这两个儿子,膝下还有三个,更何况普六茹坚现在正当盛年,再诞下一儿半女不算难事,不必因为两个儿子在宇文赟手里就束手束脚,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对这番话,沈峤虽不认同,却并不奇怪和意外。因为就他对晏无师的了解,对方的确就是这么一个人,相反这段时日晏无师对他诸般特殊,才是诡异反常呢。

    在场之中,除了沈峤之外,还有郑译和边沿梅。边沿梅是晏无师的徒弟,魔门中人,行事同样多有奇诡,同样不会觉得这番话有什么不妥,郑译能被普六茹坚引以为心腹密友,当然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他虽没说话,同样对晏无师的话表示认同。

    普六茹坚苦笑:“虽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骨肉至亲,如何能轻易割舍?汉高祖向项羽要分其父一杯肉羹,此事我是做不出来的,假若我连亲生骨肉都能弃而不顾,只怕晏宗主也会瞧不上我罢?”

    这话说得极为高明,明明是请晏无师帮忙救自己的儿女,却给人留下了有情有义的印象。想当皇帝,像宇文宪那样心慈手软自然成不了大事,但如果像勾践那样狡兔死走狗烹也令人心寒,普六茹坚这是在给他们吃定心丸,暗示自己将来也不会忘恩的。

    沈峤隐隐有些明白晏无师为何会改而支持普六茹坚了。

    晏无师笑了一下,并未在救与不救的问题上多纠结,直接就问:“你确定他们在宫中还活着?”

    普六茹坚知道晏无师这是答应救人的意思了,赶紧打叠起精神:“这倒是确定的,皇后暗中遣人冒死送信出来,说陛下将犬子拘在皇后宫中,又将皇后软禁不得出殿,至今一旬有余,想来陛下是想以此作为人质要挟,让我不能妄动。”

    造反不是吃饭喝水,普六茹坚原本虽然诸般布置,到底还没下定决心,皇帝这一逼,反而把他的决心给逼出来了,只要能救出儿女,他肯定二话不说立刻发动宫变。

    晏无师:“把你的儿女救出来,就要作好与宇文赟翻脸的准备,宇文赟宫中有佛门的人马坐镇,又有合欢宗的人在,就算他们打不过我,直接破罐破摔,杀了你的儿女也不是难事。”

    普六茹坚叹道:“是,我也正是想到这一层,心中有些惶急,不知晏宗主可有什么好法子?”

    晏无师沉吟片刻:“宇文赟不肯放人,但终究没有与你们在明面上撕破脸,你们以送东西给儿女为借口入宫,再伺机救人,只有这么一个法子了。”

    边沿梅很机灵地接口:“有事弟子服其劳,师尊,弟子乔装改扮混入宫中一趟,伺机将人救出来。”

    哪知晏无师一口否决:“你武功尚欠火候,对上雪庭只有死路一条。”

    边沿梅摸摸鼻子,闭嘴了。

    晏无师:“我的身量太过引人注目,也没练过缩骨功,就算乔装改扮,别人看不出异处,雪庭老秃驴也能立马看出来,适得其反,想要救人,就只能找武功高强,又能随机应变的,届时我在宫外接应便是。”

    在普六茹坚看来,边沿梅的武功已经很高了,谁知晏无师还说不够,得更高的,又要做好与雪庭交手的准备,那必然得是宗师级高手了,可这宗师高手又不是大白菜,想要就要得到,别说普六茹坚现在还不是皇帝,哪怕他当了皇帝,对这样的高手也得礼遇三分,现在一时之间又要上哪去找?

    见几双眼睛都殷殷落在自己身上,沈峤暗叹一声,温道:“贫道不才,救人一命功德无量,倒也愿意一试,不过我对宫里道路不熟,进了之后两眼一抹黑,届时怕还未救人,就先迷了路。”

    普六茹坚刚刚就想到了沈峤,但这跟晏无师结盟不同,他与沈峤没有过深的交情,人家没开口,他也不好厚着脸皮相求,现在沈峤主动出声,他自然大喜过望:“有沈道长出马,坚自然求之不得,只是此番入宫艰险重重,坚虽忧心亲人,也不敢贸然将沈道长置于险地,听说四月初八佛诞那一日,雪庭会前往城中清凉寺祈福,少了他,其余人等也会好对付些。届时我会多派些人在沈道长身边,一是为带路,二是以防万一,也好给您当个帮手。”

    边沿梅道:“贵精不贵多,我陪沈道长入宫罢,宫中道路我也算熟悉,另外再派两名侍女便可,宇文赟不是傻子,人多了他也会生疑。”

    沈峤颔首,自无二话。

    双方又商量了一下时间地点,说好由普六茹坚先上书请旨探望,若宇文赟不允,再以皇后母亲独孤氏的名义遣人入宫送东西,沈峤等人则约好四月初七那日在随国公府见面,再乔装改扮,以随国公府的名义入宫探望皇后,再伺机救人。

    这会儿工夫,早有人将晏无师和沈峤回到少师府,无视禁令直闯入内的消息报了上去,所以此地不宜久留,说完正事,众人便各自散了,普六茹坚循着少师府密道出去,又回了随国公府,边沿梅则带着晏无师与沈峤去了城中的另一处宅子。

    宅子不是他先前住过的那座,而是另外一座沈峤从未踏足过的,狡兔三窟在魔门中人,尤其是浣月宗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沈峤怀疑边沿梅早就暗地里买下十座八座的宅子备用,被发现一座就弃用一座,另换阵地,反正当初背靠宇文邕,浣月宗委实赚了不少钱,饶是现在,浣月宗也有不少铺子买卖,论规模未必有六合帮那样势大,但论财大气粗,晏无师也绝对不差。

    边沿梅介绍道:“此处是私宅,挂了李姓,对外是一名商贾的宅子,合欢宗的人一时半会也查不到这里来,师尊与沈道长尽可放心。”

    他不知道沈峤如今与自家师父是个什么关系,要说挚友,两人看着也不像,而且以自家师父那个性子,连天下第一要与他做朋友,他都未必看得上,更不要说沈峤,边沿梅可还记得,当初自家师父将沈峤时时带在身边,也不过为了给自己添个乐子,断谈不上什么情谊。

    边沿梅的观察力比师弟玉生烟敏锐很多,自然也能看出晏无师对待沈峤的特殊之处,比以往大有不同。可具体到底有什么不同,他也说不上来——便是绞尽脑汁,他也不可能想到自家师父竟是那种心思,只因沈峤虽然温文俊美,但怎么看也不可能与佞幸娈宠一流联系起来,更不必说琉璃宫刚刚出炉的天下高手排名,沈道长跻身前十,试问天下有谁敢对宗师级高手心怀不轨呢?

    晏无师就敢。

    但边沿梅万万没想到自家师父敢。

    不管怎么说,既然晏无师对沈峤另眼相看,边沿梅人精似的,自然也不可能怠慢沈峤,更不必说他虽然做事沿袭了师父不择手段的作风,内心却也对沈峤这样的人品有几分钦佩看重。要知道这天下真小人伪君子都很多,更不缺那些看似道德君子,实则面对诱惑无法把持自己的人,他有江湖人的身份,又在北周朝堂游走多年,见过形形□□的人,沈峤这样的,当真称得上一句行如一,知行合一。

    正说着话,随国公府秘密派人送东西过来,而且指名是给沈峤的。

    浣月宗既与随国公府结盟,此处自然也为对方知晓,方便随时联络。

    沈峤不明所以,待打开竹筒,抽出里头的东西展开一看,不由轻轻咦了一声。

    晏无师在旁边跟着扫了一眼,含笑道:“普六茹坚倒是个知机的妙人。”

    这卷东西,正是《朱阳策》五卷之一,原本藏于北周内宫的那一卷。

    这一卷《朱阳策》,晏无师曾经看过,但当时他已经意识到其中内容与《凤麟元典》的路数多有不合,所以并未将内容完全背下来,后来对沈峤多了份心思,自然也将自己所记得的内容大概都告诉给他,不过这毕竟与原本完完整整送到手里不同,至此,五卷《朱阳策》内容,除去安放在天台宗的那一卷,沈峤已经尽数得知。

    《朱阳策》残卷虽然珍贵,但宇文赟并非练武之人,当日毒杀父亲之后,宫廷内委实经历了一场变动,他没空也不会特意去关注这么一份东西,普六茹坚借着身份之便,让女儿从宫中趁乱带出此物并不难,此后他就一直把残卷收起,直到现在给了沈峤。

    这一份重礼送过来,沈峤自然要承他的情,因为普六茹坚很会做人,他没等事成之后再奉上这份礼物,而是先将残卷送来,表明自己相信沈峤坦荡君子,允诺了就不会反悔。

    这下子,饶是宫中再凶险,沈峤也得走一趟,而且还走得心甘情愿。

    所以晏无师才说普六茹坚识趣会做人。

    沈峤恍然:“先前你说见普六茹坚有天大的好处,便是说这件事?你早就料到普六茹坚会将《朱阳策》残卷交给我?”

    晏无师含笑:“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未卜先知,但残卷在普六茹坚手里,这我是知道的,他想让你帮忙,起码得拿出诚意才行。你现在的功力恢复可期,不过朱阳策一脉相承,若内容有所缺失,终究不美,说不定其中有什么关卡漏掉了,对修行也不利,所以就算没有这一次的事情,我也会从他手中要来残卷给你。”

    沈峤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晏无师对一个人好,可以好到将全天下的宝贝都捧到对方面前,而且坦荡荡地告诉对方:我愿意这么做。

    见沈峤投注过来的目光,晏无师微微一笑:“阿峤不必如此感动,这一卷内容,左右我也与你说过大概了,普六茹坚此举,充其量只是锦上添花,等我下回给你更好的,你再感动也不迟呀!”

    沈峤真是为此人的厚颜所绝倒,他忙不迭收回目光,生怕晏无师又说出什么可怕的话来。

    等到四月初七那一日,晏无师与沈峤边沿梅如约来到随国公府。

    在那之前,普六茹坚已经上折请求让独孤氏入宫探望女儿,此事果然被皇帝拒绝,普六茹坚就又上了一道奏疏,说独孤氏虽然无法入宫探望皇后,但母子情深,希望能捎些家书吃食入宫呈送给皇后,也算母亲思念儿女的一番心意。

    兴许是皇帝还不希望将与随国公之间的龃龉公诸于众,这一回答应了。

    普六茹坚挑了两个聪明能干的婢女,准备陪同沈峤边沿梅一道入宫。

    看见自己即将入宫的装束,沈峤难得黑了脸,质问晏无师:“你怎么没与我说过要男扮女装?”

    晏无师讶异反问:“外男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入宫,还是后宫,我以为你早就知道呢!”

    沈峤语塞。

    他觉得晏无师很可能是还在记恨当初自己让他扮女装的事情,不过人家的理由如此冠冕堂皇,他根本没法反驳。

    边沿梅还安慰他:“没事,我也要换女装的。”

    事已至此,既然答应了人家,自然不可能反悔,沈峤只得认命地任由侍女们给自己换了衣裳,又在脸上涂涂抹抹。

    给他化妆的侍女不是普通侍女,而是边沿梅带来的浣月宗女弟子,于乔装易容一道颇有心得。

    沈峤先前以为易容都是像霍西京那样直接一张人、皮面、具覆在脸上,再加以秘法,但边沿梅却告诉他并非如此。

    “霍西京那种换脸术,必须将人、皮用无数种药材炮制,再用秘法加以炼制,非一年半载不能见效,一来我们现在没有这工夫,二来那种秘法我也不知究竟,三来面具与换脸的人也要轮廓大致贴合,讲究极多,若稍有出入,就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也根本不像,所以还不如改用其它法子。”

    为沈峤涂抹的一名侍女笑道:“道长本来就生得英俊漂亮,只稍略略修饰,便能化作倾国倾城的美人!”

    沈峤疑惑:“男子有喉结,女子没有,衣领再高也无法遮挡,有心人一眼便能看出,这要如何掩饰?”

    侍女笑吟吟道:“道长交给我们便是了。”

    旁边边沿梅还提醒他们:“别把沈道长弄得太漂亮了,万一被皇帝看上就糟了。”

    沈峤:“……”

    侍女扑哧一笑:“那我们可没法子,再如何掩盖,也掩盖不了道长本身的风姿,顶多只能把脸稍稍弄得平凡些!”

    弄好脸和脖子,她们又弄来两套随国公府侍女的衣裳让沈峤和边沿梅换上。

    一切准备妥当,沈峤脸上颇有几分不自在,反是边沿梅神色镇定自如,还很有玩心地学那些侍女翘起兰花指掩口一笑:“沈姐姐,你瞧我美不美呀?”

    沈峤抽了抽嘴角。</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