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萌娘神话世界 > 第466章满船星梦压星河
    星空做河,舰船为舟。

    软禁于苏子苏轼的舰船依然是欢声笑语,好不乐哉,便是侍卫都忍不住驻足观望。

    苏轼性情豁达,即使被软禁也无碍她将‘曲水流觞’安排在了船舰上,即使没有曲水,这天地星河亦是美轮美奂。

    “道人出山去,山色如死灰。白云不解笑,青松有余哀……”

    苏宛月正在为辩才法师吟诗,大意是辩才法师离开寺庙后,山的颜色变得犹如死灰一般,没有了光彩,天上的白云也没有了笑容,青松也是满腹哀叹。然后她话锋一转,“忽闻道人归,鸟语山容开。神光出宝髻,法雨洗浮埃。”

    齐麟进入这曲水流觞,正好就听到她和辩才法师的诗不由叫好。

    满堂喝彩,辩才法师却笑吟吟道:“苏子这诗却还是没有看头禅的境界。”

    苏轼苏宛月黛眉一挑,嘻嘻笑道:“法师不要着急,宛月的诗可没做完呢。”

    “寄声问道人,借禅以为诙。何所闻而去,何所见而回。道人笑不答,此意安在哉。昔年本不住,今者亦无来。此语竟非是,且食白杨梅。”下阙一出,技惊四座,辩才法师,王维,王勃,佛印禅师,宝月大师等都不由叫好。

    这首诗可谓将禅宗的身心和宇宙本来就空无一物,禅者的眼中皆为虚幻之象的境界表达的很是恰当。

    齐麟也不禁鼓掌。

    “阁下你来了,请入席吧。”苏轼见到齐麟,苏雪砂,孟子急忙邀请入座。

    齐麟看她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浑然没有危险的预感。

    “苏子诸位真是豁达啊”齐麟叹道。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苏轼说出这句话再次博得满堂喝彩,真不愧是将诗和禅结合完美的诸子,随意吟的一句都是让人醍醐灌顶,眼界大开。“我等如今被闻仲押入玉京,学宫也该和我等避嫌,公子却愿意受到邀请前来赴宴,不也是洒脱吗?”

    “孟子师长自然是不方便,但是我们做学生的向诸子讨教也很正常嘛。”齐麟理所当然的说。

    苏宛月低低一笑,让众人敬酒一杯。

    听到她的话,齐麟便也和苏雪砂一起陪她曲水流觞。

    过了不久,隐天子姬余臣也款款来到了甲板上,她一出现,气氛并没有因此减弱,众人更是交谈自乐。

    女人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最后在苏轼身上停下。“诸位诸子真是好雅兴,难道真的不知道自己处境吗?”

    “万仙王朝难道容不得我们喝酒取乐吗?”八大家的柳宗元说,她生性放浪不羁,自肆于山水间,文道合一,儒释兼通、道学纯备,在学宫外的诸子中也是地位卓然。

    面对隐天子,柳宗元也不客气。

    “三教并立,若是截教容不得一,这可如何是好。”说话的韩愈也是语气尖锋,表达着内心的不满:“吾非西方教,怜子狂且醇。吾嫉惰游者,怜子愚且谆。”

    姬余臣哈哈大笑,目光沉了沉。

    诸子在人间有着超高的名望,但是对上古星名乃至神名却不算什么,“不封神却是可惜了。”

    “封神纪元,三教并立,众神劫数,谁都不可能独善其身,置身事外。”姬余臣说:“诸位诸子,朕知道你们都修行西方,深得境界,但如今西方教已经欺到万仙王朝头上,朕想知道你们到底是站在哪边?”

    “我们修行西方教的禅境,只为追求天道的真意,并非是杀戮。三教争端,与我何干。”苏轼平静的回答。

    “朕说了,谁都不能置身事外。闻仲太师已经调查了,这次一向宗派出龙虎二将前来,就是为了劫人,想必这里谁和西方因缘自个心中有数,到了玉京,你们就算想藏也藏不了的。”姬余臣目光炯炯盯着众人。

    王勃,王维有些心虚,避开了注意。

    “西方教打着转圣教和一向宗的名义已经掠我万仙王朝十余洲,疆土万里,迷惑民众千万,掌教已经非常不悦已经决议铲除西方教在万仙王朝的影响,不管你是诸子还是神名,不管你有多大的德望,都众生平等,一视同仁,斩草除根。”

    冰冷的杀气弥漫在场中,连那些侍卫都杀气腾腾,剑芒暗涌。

    姬余臣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此次事件已经很严重,动摇了截教的根本惹怒了截教至高的神名,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胆敢勾结西方都一并灰飞烟灭。

    “朕就直言,吾的姐姐可没有朕如此体贴,苏轼你的几个好友这一趟玉京凶多吉少。”隐天子看着佛印,辩才法师等西方教教徒。

    佛印淡淡一笑:“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若是能用贫僧之躯让世人觉醒也是功德无量。”

    “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冠冕堂皇。好,就回到玉京,让朕见识一下几位大师诸子何等骨气。”姬余臣拂袖,对白素贞命令下去:“将这些人全部分开关押其他舰船,不得离开。”

    白素贞点点头。

    姬余臣要走,又看去了齐麟和苏雪砂,“两位学宫学子也请回去好好休息,不要再和这些人有联系,否则连累学宫名声。”

    “这个就不劳烦殿下操心了。”齐麟回敬。

    女人嘴角冷笑,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资格和她对话的。

    ……

    回到学宫舰上,苏雪砂感到忧心忡忡,她明显察觉到这一次万仙王朝是动真格的了,哪怕诸子也自身难保。

    “大周皇族对付羲和使出万仙阵元气大伤,现在西方教看准时间趁虚而入,截教必然要有所行动了,不然就是坐以待毙。”齐麟嗯了声。

    “这么看来,此次玉京,苏轼几人怕是性命难保。”苏雪砂说。

    “如果苏轼愿意加入截教应该也没事,现在王朝需要诸子的实力和声望。”

    苏雪砂轻轻一笑:“如果她不愿呢……”

    “那苏宛月可真的就是人生如逆旅而行了,谁也救不了她。”齐麟耸耸肩。

    “你不打算帮她吗?”苏雪砂小小的露出惊讶之色,这个男人居然不英雄救美了。

    “她又不是我老婆。”齐麟翻了个白眼。“洪荒是个星名,神名都是美女我哪里救得过来啊。”

    “鬼才信你的话呢。”哪吒正在打坐都听不下去了。

    “傩舞,难道我说错了吗?”齐麟故意把她的真名咬得很重。

    哪吒听到男人喊自己真名有点脸红,她挺着胸膛理直气壮的回答:“当然啊,你以前救本大神时,本大神可不是你老婆。”

    “以前不是,现在是吗,我很欣慰没有白救。”齐麟感动的道。

    哪吒楞了楞,听着苏雪砂等人笑声,她才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唾弃一口:“真想杀了你。”

    ……

    是夜,百舰航行,一声巨大的爆炸惊动了寂静,火光燃烧,一艘舰船如流星坠落在山林中,同时再次发生炸开。

    齐麟瞬间来到舰外,千米外,隐约可见。

    “那里好像是关押诸子的船舰。”苏雪砂一眼看穿。

    “这么快又来劫人了?”齐麟始料未及。

    “不。”苏雪砂看出不太对劲,一道剑光从天而落,将一艘舰船斩裂,里面的人员无一幸存。“这是来杀人的。”

    “先去救人。”

    齐麟白驹过隙,天纵地横,迅速赶去。

    眨眼之间就来到事发地,正好看见一名裹着黑衣黑甲的女子正挥动手中的兵器,那兵器是两柄长枪,枪所出,释放出激光无坚不摧,即使万仙战舰的防护仙咒都抵挡不住。

    再远处,也有一名女子,控制着一枚车轮带刺武器大肆杀戮。

    苏雪砂朝着那女人杀去,齐麟则留下来对付她,看到两人不分青红皂白将船舰毁灭,也不管里面是谁不由喝道。

    “哦?齐麟,真是在哪都能碰见阁下。”那黑衣黑甲女子娇媚一笑。

    “你认识我?”齐麟皱起眉,他从未见过这个女人,可是这女人说出的话好像很熟一样,而且从她的身上,他也感到一种很熟的气息,说不清是什么总之在哪里似增相识。

    “我乃密行第一罗侯罗,你的确该记住我的名字。”女人自报姓名间,手中长枪再一指。

    两道粗大的激光朝着舰船射去。

    齐麟随手一扬,一招两仪生灭,将笔直的激光扭曲在虚空。

    “这么轻易就能消散我的天命,真不愧是被吾祖看上的男人,有点东西。”罗侯罗的眼睛都是光。

    “赶尽杀绝,未免有点过分了,里面可还有西方教徒。”齐麟冷冷说道。

    “为了我教的大业,牺牲小我是应该的。”罗侯罗理所当然的道。

    “原来你是想引南洲诸子对王朝大怒。”齐麟看穿了她的阴谋。

    女人绽起一个似笑非笑嘴角。

    接着瞬间消失,看她要灭的船舰正是苏轼所在,齐麟急忙一遁过去。

    可是这一次,罗侯罗没有留手。

    苏轼正好出了船舱,看见她大为吃惊。

    “苏轼,我是来救你的,不用慌,跟我回西方吧。”罗侯罗手指一点,枪光就把周围几百名修士,护卫杀死。

    船舰的仙力也告破。

    罗侯罗想邀请她离开,可是苏宛月迟迟不动,目光静若冰雪。“不管你是何人,有何用意,无故杀戮,宛月也不会袖手旁观。”

    罗侯罗一愣。

    就见女人轻轻抬手。

    漫天的星河倒泻在船,无数的星光闪烁虚空朝着罗侯罗压了过去。</div>http://www.123xyqx.com/read/2/29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