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战国教抡语 > 第四十五章怡红院内
    “我擦,空气刘海!”随着老鸨的带路,推门而入赢天澜眼看着一撮空气刘海直接脚下一软,有点心惊。这时候眼疾手快的老鸨扶了赢天澜一下娇笑着说道:“公子尚且年幼,怎么也是看着美人走不动路的主。”

    “你个老鸨懂个毛啊,古代、美人、空气刘海名字里面有‘玉’字,还待过秦楼这不是妥妥的让他上演幸存者名单吗?”赢天澜忍不住吐槽道。

    “红玉见过公子。”女子站起身子微微躬身向赢天澜行礼,赢天澜表示可能是最近太累了让他有点想起童年阴影了,还以为能在秦时碰到江玉燕呢,那是把一部电视剧杀的就剩剧名的狠人。

    “姑娘啊,这个可是王宫里的赵公子。你可得伺候好了。”说着老鸨还给女子使了个眼神。

    “公子,您看这红玉姑娘如何?”赢天澜见状直接给了老鸨几十枚金币。

    “公子,豪气啊!那你俩慢慢聊。”说着老鸨便退了出去。

    “公子,小姐你们慢聊,奴婢也在门口等候,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奴婢。”一般来说像这种头牌都会有一两个婢女作为服侍,又或者是监视,要是有人出得起价钱为花魁赎身,自己也有机会一并出个秦楼去富贵人家做丫鬟。

    “你去楼梯口守着。”赢天澜突然开口说道。

    “是,公子。”说着侍女掩门而出,留赢天澜与红玉二人独处。

    “赵公子,请坐!红玉先给公子弹奏一曲吧。”听女子讲话如清风拂面,不由心旷神怡。

    “你会武功。”随着一首曲子弹完,赢天澜淡淡地开口说道,看似疑问实则十分确定。

    “公子说笑了,小女子栖身风月场所哪会什么武功。无非就是会一些琴棋书画罢了。”红玉轻声说道。

    “你这琴声听了之后能让人静心消火,是由内力波动琴弦才能有如此手段吧,怪不得你一个头牌能在这风月场所过得如此滋润。”

    “小女子多谢公子抬爱,只是小女子能在怡红院内过上几天舒心日子全仰仗这幕后老板背景不凡。”

    “想来也是,能在都城经营风月场所到如此规模,想来你们幕后之人一个背景极大吧。”

    “不瞒公子,根据陈妈妈(老鸨)说,这场子也有王公贵族撑场子。这才能保住吾等姐妹们衣食无忧。”红玉此话一出也是在隐晦的点题赢天澜这个场子也是有王室背景的,具体是王室亲戚,还是那个公子偷偷开的这就不是她一个头牌能知道的了。

    “听说你爹在军中死的不明不白?”赢天澜这种人哪有功夫听什么曲,来此处不过是为了下饵。

    “回赵公子的话,是的。”红玉闻言微微一愣,她没有想到这个公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我是秦平安君,来邯郸任司寇,罗网你知道吧,是我指挥的,你帮我做件事情,我帮你追寻你父亲的死因。”赢天澜直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炸弹丢在房间之内,让红玉姑娘愣神了很久。

    “贱妾愿为君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红玉思考一会儿直接下跪表明忠心。

    “哦?为什么如此简单就答应了?”赢天澜不解的问道,他本以为还要靠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给这个姑娘念叨一会儿。

    “君上直接与我摊牌,如果贱妾不同意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对于贱妾来说在此风月场所求生,还是效忠于君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望君上遵守诺言还贱妾一个公道。”说着红玉便直接跪在地上向赢天澜磕了一个头。顿时间赢天澜伸出右手按住她的头顶,一股庞大而精纯的内力涌入红玉的身体,半个时候过后赢天澜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喘了口气。

    “这是王族秘法,可将一个人内力传输给另一人,现在你已经是一名小高手了。”赢天澜略显虚弱,气息有些虚浮。

    “此等大恩,君上想让贱妾做些什么?”红玉站起身子给赢天澜擦了擦脸上的汗,但是心中也不由一紧,一个王子上来就给她传功八成是有很危险的事情交给她办。

    “本君身边之人进出都会受到赵国监视,保护和打探消息这种事情他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要是联系秦国那就不一样了。”赢天澜眼神中带有那么一丝威胁,意思就是我帮你打探你爹的死因这是小事,但是我要去联系秦国军队传递情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女子也明白若是举报赢天澜不管结果如何,她都是个死字,偌大一个秦国还弄不死自己一个头牌。就只能指望赢天澜待事后能念她几分情留她一命了。

    “这是本君信物,需要你五日后送往邯郸西城外五十里群山之中。那里地势坎坷,树林茂密,林间时有野兽出没,亦是山匪混居之地。你一个女子一人前往若无一点武功,无异于引火自焚。”赢天澜掏出一份带有火漆的信件递给红玉解释道,红玉没有见过书信只见过竹卷和锦帛,便以为这是什么信物就将其收好。

    “敢问君上,这群山茂林之中有什么?”红玉壮着胆子问道。

    “那里有一小队镇西军铁骑人数大约两百人,以及罗网十数名高手潜伏于此,准备施行本君给他们的指令。你要在群山之中找到他们,将此物交于他们。”红玉也明白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她能知道的了。

    “贱妾遵命。君上今夜可要贱妾侍寝?”赢天澜闻言摇摇头欲起身要离开,但身子似乎有些不听使唤便让红玉搀扶他出门。

    “小姐,赵公子,你们这是?”红玉的侍女不由疑惑道,这位红玉姑娘也是都城小有名气的头牌这么些日子都没有那位权贵公子能一亲芳泽,怎么这位年幼的赵公子竟是被搀扶而出,难道这位头牌这么久了没有出阁就是因为喜欢年少的?毕竟贵族养男眷之风也不是什么秘密,这喜欢稚童之好也可以理解。

    “不该问的别问。”红玉冷冷地提醒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是是是,小姐奴婢知错了。”婢女赶忙上前一起搀扶着赢天澜向之前开好的包厢走去。

    “几位客官,这位赵公子回来了。”红玉和婢女半扶着赢天澜回到包厢座位之上。

    “哟,这不是我们的头牌红玉姐姐么,怪不着来此数月都未出阁,原来是喜欢赵公子这般英俊不凡气宇轩昂的少年的啊。”这时一个陪酒小姐调笑到,一时间其他几位女子也发出了咯咯咯咯的笑声。

    “赵公子先请休息一会儿,妾身这就去给您准备一些参汤,顺便给您安排重新上一些热食。”说着红玉和侍女便离开了包房。

    “赵公子,我们院内头牌的味道如何呀?”这时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紧贴着嬴天澜娇笑着问道,一时间包厢之中氛围又怪异了起来。毕竟少爷来了谁还要愿意围绕着一帮随从。

    “好了,时间不早了,本公子要回府了。你们几位要留着的也行。”

    “公子慢走啊,下次再来玩。”

    赢天澜走后,该玩的玩,该走的走。包厢顿时清净了不少。

    “姑娘啊,那赵公子你真给他了?”红玉回到房间后,老鸨便忍不住来问道,毕竟一个少年从头牌房内搀扶而出,这种事情怎么能瞒的过她的眼睛。红玉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带你走啊,我跟你说啊,你可千万别被那些负心汉骗了啊。你别看赵公子年幼,说不定家中妻妾成群还是个惧内的主,你可千万要留意啊。”对于老鸨来说一个头牌在院内多则半载快则数十天就会被达官贵人买走这都是小事,就怕有的人出了房间不认账,没人将头牌买走留在院里不就只能贬值了。

    “您放心吧,他这两天就会把钱送过来的。”说着红玉姑娘就表示自己要休息了,老鸨一听钱会送来就也不多呆了。

    “赢天澜竟然在秦楼中给头牌传功?”

    “是的侠魁,属下当时趴在房顶是这么听到的,但是具体情况是如何属下怕打草惊蛇不敢多做探寻。”一间偏僻的茅屋,一个人影正在给田光汇报情况,田光皱着眉头想到到底是什么事情,什么消息需要赢天澜不惜传功也要让镇西军知晓。

    “李牧!一定是李牧!李牧已经昨夜回到邯郸,应该不日就会前往前线,两百镇西军以及数十位罗网杀手潜伏群山,趁机袭杀李牧。至于他是如何得到李牧行军路线的暂时还未知。”田光思索道,然后便离开了这所茅屋。

    陈胜,吴旷回到自己住所没多久之后田光就来了。

    “侠魁!”两人打了招呼就告诉了田光当时的情况,表示赢天澜是十分虚弱的回到包厢,而且看样子的确不像装的。随后田光告诉他们让他俩继续潜伏赢天澜身边,毕竟他还没有搞清楚赢天澜来邯郸的目的到底什么,这其中一定有更重要的事情。

    (本章完)</div>http://www.123xyqx.com/read/5/50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