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战国教抡语 > 第六章各方心思
    “老头,本公子马上就要去陇西了,你就没有什么东西送给我践行?要不是你派人去养心殿玩那什么魔方,我也不会打王离,也就不用被流放了。”赢天澜在众人的簇拥下坐上了公输家的上座,对公输仇说道。欺软怕硬的本性在这一刻暴露无遗,在王家唯唯诺诺,在公输家重拳出击。

    “这。。。在下不知公子想要什么?”公输仇一脸尴尬的看着这个熊孩子,没办法公输家刚刚效忠秦国寸功未建,面对一般的权贵还能周旋一二。可赢天澜人家是秦王嫡子,就算马上就要被流放陇西,人家也是大秦二王子,这等身份公输仇拿他也没办法。

    “我听说,你们诸子百家都会有把一些寳貝,藏到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地方,是真的吗?”赢天澜假惺惺的问道。

    “这。。请公子屏退左右,随在下来。”公输仇知道这熊孩子今天不出点血是打发不走了,不过公输家的宝库之中大多都是一些机关术的作品,以及一些设计图,这些对于公输家是宝贝,估计对于赢天澜也没什么用,所以公输仇也就带着赢天澜去他们家族的宝库了。

    “你们在这等我,我去看看公输家族的宝库里都有些啥。”赢天澜对随行护卫吩咐道。

    “二公子,这。。。”随行有一位护卫欲开口打断。

    “你放心,人家一家老小都在这,我要出啥事了,他们也跑不掉。”赢天澜看着公输仇笑着说道。

    “二公子所言极是,在公输家的族地,在下一定誓死保护公子安全。”公输仇急忙应付道,心想赶紧把这个熊孩子打发走。

    “这里就是公输家的宝库了,二公子喜欢什么就拿吧。”公输仇把赢天澜带进了一间密室,说是密室,还不如说是一个作坊,这里放着各种设计图(这里的设计图是用锦帛画的)以及各式各样的机关兽成品和半成品,这些都是机关术的结晶,不过对于赢天澜这种还未满四岁的熊孩子来说应该没啥吸引力,。

    “老头,你的密室门做的挺好啊,要不是看你开门,我都没有想到墙后面竟然还有这么大的一间密室。”赢天澜对公输仇夸道。

    “公子谬赞了。”

    “老头,我在这江湖上也有一个称号,你想不想听。”赢天澜席地而坐,一只手撑着脑袋。

    “请公子明示。”公输仇看着坐在地上的赢天澜好似换了个人,不解的问道。

    “江湖人送外号‘异数’。”说着赢天澜从宽大的袖口中拿出了一折纸递给公输仇。

    “这是?”公输仇不解的低下身捡起来了将纸打开。

    “这。。。这上面的是真的吗?”公输仇震惊的看着赢天澜。

    “答案不是已经在你的手中了吗?”说着赢天澜把纸从公输仇手中拿走,又把一个小香囊放在公输仇手里。公输仇撕开香囊,看着里面装着洁白似雪花之物,用手指轻轻地沾上一点放在嘴里,这个时候公输仇瞪大了双眼。

    “公子需要在下做什么?”不愧是一派掌门短暂地震惊之后公输仇马上回过神看着面前的孩童,不、已经不能将他作为孩童看待了。

    “人力、物力、财力,想大量制作这种精盐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不过这种事情对于能让青铜开口的公输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说着赢天澜把手上的纸张放在照明蜡烛之上直接点了。这一幕看的公输仇目瞪口呆,他一开始就觉得奇怪手里的东西质感不像锦帛,只是纸上的东西太过于震惊让他忽略了纸本身。

    “此物名为纸张,你刚刚也看到了,相比竹卷来说便于携带,便于书写、销毁、储存,运输。造价不如竹卷的百分之一。制造方法在我脑子里,想知道的可以现在叫人把我抓起来,然后严刑拷打,逼问出它的制作方法。”赢天澜笑着看着公输仇说道。

    “在下公输仇,愿效忠二公子。”说着公输仇当即下跪朝赢天澜以表忠心。

    战国时代的盐是非常稀缺的,解县盐池为晋国所有。《左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传·成公六年》称,这池盐为晋“国之宝也”。晋国因为池盐而国富民强,晋文公因此晋升“春秋五霸”之列。原为鲁人的晋国富豪猗顿,本是一位穷书生,在经营解县池盐后迅速致富,《史记·货殖列传》称其“与王者埒富”。对盐觊觎最迫切的是秦国,早在“商鞅变法”后,秦孝公十年,秦国即夺得了山西平阳境内的“安邑盐池”,开始池盐大生产。并置“盐官”,食盐专营,开征盐税,为进一步征战奠定了物质基础。

    秦惠文王九年,秦国吞并了井盐资源丰富的蜀国。据《华阳国志·蜀志》记载,秦昭王任命李冰为蜀守,出生于山西运城“池盐之乡”的李冰,在公元前251年前后,主持开凿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口盐井“广都盐井”。(原谅作者小小的水了一波字数)

    可以说有了盐的秦国逐渐强大起来,但是古代的盐是非常粗糙的,有些地方甚至有盐石泡水放入菜中食用。能制作出如同雪花般细腻的盐这就意味着有了暴利可图,作为公输家家主一下就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再加上纸张造价如此低廉那么一但批量生产,那么将取代市面上所有的竹简,公输家可以凭借这两样东西带来的利润一跃成为诸子百家中数一数二的存在。再加上自己本身就已经投效秦国,向秦国的二公子效力也不是什么接受不了的事情。

    “公输先生说错了,是效忠大秦的王。我只是一个公子,公输先生这番话可不能说给别人听。我需要公输先生安排信得过的人随我去陇西之地。”说着赢天澜将公输仇扶起。

    “到了‘凉城’,我会安排地方让公输家族负责这两样东西的制作,精盐的利润三成给公输家,纸张可以制作出来之后给公输家使用,但是不能流传在市场上。”

    锦帛作画价格太过昂贵,有了造价低廉的纸张,一些灵感和设计也将更加方便记录。毕竟一件新型机关兽的问世可能需要几代人和数千张的设计图,这样下来就直接省下来一大笔钱。

    “在下会安排犬子带着数十名精通机关术的好手,以及一些族中高手保护公子。”

    “没想到,本公子竟然在公输家宝库中找到了公输家最高机密。”说着赢天澜便走出了公输家的密室。

    吕府:

    “那小子去公输家拿走了公输家的最新设计图,公输仇拿他没办法只能派他儿子和一些族人随他一起去陇西。”深夜文信候吕不韦在书房中与长信候嫪毐正在密谈。

    “如此机密他怎么拿到手的?”吕不韦看着现在执掌‘罗网’的嫪毐不解的问道。

    “据说公输仇答应让他进族中宝库随意挑选几样物品,具体怎么被那小子挑中的不太清楚,‘罗网’的人来报公输仇现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嫪毐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对王族的恭敬之意。甚至有传言嫪毐在私下称自己为秦王假父。

    “他在王家和王翦说了什么?”吕不韦深思了一会儿向嫪毐问道。

    “不知道,王贲守在门口,我们的人没办法靠近,只知道他在王家喝了两盏茶就走了。随后王翦就上书秦王,要求王离与那小子一起去陇西。”嫪毐回忆着‘罗网’传来的情报,天罗地网在吕不韦的支持下已经略有雏形了。

    “看来那位秦王要对我们下手了。”吕不韦喝了一口茶轻声说道。

    “相国何出此言!”嫪毐大惊,知道眼前此人不论文治武功都深不可测,身居高位者又怎会无的放矢。

    吕不韦也算是一个奇才,早年经商将秦国质子赢异人(秦庄襄王,也就是嬴政的爹)带回秦国后,倾尽家产助赢异人当上了秦国的王,被拜为秦国相国封文信候,之后又带兵攻取赵、卫、周三国土地分别设立三川郡、太原郡、东郡。在赢异人死后又倾力助嬴政登上王位,嬴政拜其为相邦,尊称其为‘仲父’。其门下门客无数,朝中诸多肱骨大臣也是他的门生,他汇合了先秦诸子百家各派学说主持编纂《吕氏春秋》,史称‘杂家’。所以说他即是杂家掌门人,也是权倾朝野的一国相邦,就连长信候嫪毐都是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举荐给当今太后赵姬的。

    “终究还是小看了当年的质子。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王了。一个意图一统天下的王,又怎会容得下一个权倾朝野的相国,又怎会容忍一个外人执掌帝国凶器。这些年他暗中培养势力与我抗衡,蒙家世代只忠于秦王,王翦三朝元老在军中声望无人能及,赢天澜走后我们与王上之间的博弈就要开始了。”吕不韦看着面前摇曳的烛火,眼中不由的散发出骇人的精光。

    “相国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难倒就这么引颈就戮。”嫪毐的话语中充斥着不甘。

    “老夫秦国为相十数年,又怎会没有一些后手。这局棋最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吕不韦能从一介商人做秦国相国十数年其中有多少手段,留了多少后手只有他自己知道。

    公输家:

    “父亲,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先吃点东西吧。”公输仇的书房中,公输仇的儿子公输无忌拿着一晚清粥和一碟小菜对公输仇说道。公输仇见状捧起清粥与小菜混在一起直接一饮而尽。

    “吾儿,你明日挑选一些精通机关术的好手,和族中一些高手随二公子一起去陇西。”公输仇对着他儿子说道。

    “父亲,既然你已经知道精盐的是做方式,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做呢?”公输无忌不解的问道。公输仇在密室之中将精盐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他的儿子,但没有提起纸张的经历,并要求他到陇西之前不得泄露一丝信息。

    “呵呵,二公子心智近妖,纸上所写皆省略了一些重要步骤。光靠那些文字就想推测出完整制作方式为父此生可能是做不到了。好了,此事休要再提,你只要知道去了陇西,一切就听二公子吩咐,公输家能不能一飞冲天,就要仰仗二公子了。”公输无忌听着公输仇的话语顿时觉得这事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为父知道你心中有所疑虑,但是到了陇西二公子会为你解惑,你现在去休息吧。”说着公输仇就打发走了自己的儿子。

    “孩儿告退。”公输无忌也没有多想就直接走了出去。

    王家:

    “父亲,为何要让离儿随二公子一起去陇西?”王贲看着在书房看着兵法的父亲王翦问道。

    “大王要向吕不韦动手了。”王翦放下了手中竹卷看着王贲把了把自己的胡子说道。

    “离儿就是王家的回复吗?”王贲大惊之后就马上冷静了下来。

    “没错,为父已经向大王请旨,他日陇西之行,虎贲营一万骑兵、一万步兵,还有十数名随行将领都是老夫门下弟子。以确保二公子安全。王权与相权的争斗一旦开始,会死多少人,谁也不知道。”王翦站起身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不禁感叹道。吕不韦的手段朝中老臣都看在眼里,接赢异人回国将庶出不受喜的王子扶上王位,随后嬴政能上大秦王位,吕不韦功不可没。要和这样的人做对手,谁又有必胜的把握呢。

    秦王宫:

    “二公子回宫后,去藏书殿取走了很多武功心法,招数秘籍的拓本。”嬴政依旧在案牍之上批阅着奏章,宫中护卫说完后见嬴政没有回答就直接退了下去。

    其实就算没有赢天澜,按照历史轨迹嬴政也该向吕不韦下手了,这位千古一帝又怎会容忍一位权倾朝野的相邦在朝,嬴政只是借次机会考验一下自己的儿子。对于嬴政来说:他想马踏天下,将大秦的旗帜插满整个华夏,他要建立一个不朽的帝国,对于这个儿子无非就是想看看所谓的‘异数’能有几分本领而已。若其如寻常稚子一般那反而倒让嬴政失望了。

    “叮咚,欢迎宿主来到系统商城,宿主当前反派值:0。当前任务得到一家诸子百家的效忠完成度:80%。”

    “一张纸,和一小丢丢盐花了我两千反派值。你也太坑了吧。”赢天澜看着自己的反派值无语的对系统吐槽。

    “叮咚,宿主大大见谅,对于这种跨时代的产物,让系统凭空捏造需要大量反派值。”

    (本章完)</div>http://www.123xyqx.com/read/5/50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