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战国教抡语 > 第二十章三赐婚
    “平身吧。”随着秦王的目光看向白芷,不由想起当初自己从韩.国回秦之时遇到的老将王齮;“一生未尝一败的名将,就这样死在了自己从未参与的阴谋之中。武安军你已赴黄泉,末将生死相随。”

    “寡人听说你刚刚在大殿之外殴打赵高这是为何?”嬴政高居王位冷声对嬴天澜发问。

    “儿臣在回咸阳的路上遭到了罗网刺客的刺杀,王离为了保护儿臣还受了不小的伤。”嬴天澜这话一出无异于在大殿之上丢了一颗炸弹,这是大殿之上的人才发现王离的手臂上缠了棉布,还有血迹,看着脸上一阵苍白,这一幕让朝中众人皆不敢说话。

    “来人快宣太医,看看王小将军的伤势如何。”这时候王翦门下的将领赶忙叫道。

    “不必了,军人冲锋陷阵受伤在所难免,一点小伤就要在这大殿之上叫太医,你是想让整个秦国看我王家的笑话嘛。”王翦的直接开口阻止了,秦国民风彪悍,朝堂之上时而嘈杂也是常事。

    “还有前段时间匈奴联军控弦十五万是与原凉城叛将王伟谋划,根据王伟被捕的心腹说道,他是受赵高的所指。”嬴天澜又将一颗炸弹丢在朝堂上。

    “启禀陛下,据城防营来报,平安君在咸阳城五里外遭到一伙贼人袭击,现贼人被其护卫乱刀分尸,已经全部火化完毕。”随着城防营负责人将刚刚得到的情报说出来之后,大殿之上护卫皆将手按在刀上对这赵高,只等秦王一声令下,就能让赵高血渐当场。

    “陛下!奴婢冤枉啊。”赵高一听原来从一开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刺杀嬴天澜的那伙人是齐国的稷下死士,赵高虽然没有与其联合,但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赵高.也并没有说出来。现在他又不能直接说出来是稷下学宫的人干的。知情不报与谋害王子同罪,依旧要诛九族。

    “王伟的心腹呢?”嬴政看着跪在地上的赵高冷声发问道。

    “不堪重刑,刚刚交代完就死了。”嬴天澜一本正经的说道。

    “陛下,平安君所言并没有实证啊!”此时朝中有一个深受赵高扶植的朝臣说道,出来替赵高说道。

    “你的意思是本君在陷害他?父王,请彻查此人于赵高的关系,是否受过赵高好处,满朝文武皆在却只有此人会赵高求情,若平时没有受过赵高好处,儿臣不信。若受过赵高好处,那赵高一届宦官拉拢朝臣其心必异!”嬴天澜不要脸的说着,这样其他想为赵高求情的官员,收回了他们的想法。虽然赵高是中车府令官职不大,但是有实权,朝中大小官员私底下皆有往来,这也不是啥大事,主要现在嬴天澜说他勾结匈奴、执使罗网刺杀秦国二公子,这一不小心被牵连就是诛九族的大罪。

    “启禀陛下,此事兹事体大应该先行查证。”这个时候秦国丞相昌平君开口道。这位可是继吕不韦之后的权臣,也算是朝中最有权力的一批人了。

    “呵呵,哪还有啥查证的,有关的人都成灰了,现在就是本君说啥是啥。就看我爹信不信我了。”嬴天澜在心中想到。

    “启禀父王,儿臣愿意接受表舅的提议。”嬴天澜在秦王犹豫不决的时候又一次语出惊人。昌平君本是楚国王室,嬴政的王后又是楚国公主按辈分嬴天澜叫昌平君一句表舅也不为过,只是二人关系啥时候这么好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昌平君闻言,宽大的袖袍中将双手握紧,顿时不太想接嬴天澜的话。

    “陛下,你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自幼跟随于您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平安君未有证据,不分青红皂白就在大殿门口欧打奴婢。”赵高知道现在自己能做的只有求饶,这些事情早就死无对证,就纯属看秦王更相信谁的话。

    “启禀陛下,赵高不过一个太监,说的好听点就是一个宦官,说到底不过是我嬴氏的狗罢了,二王子作为您的嫡次子别说打了一条狗,就算杀了他又有何罪。”这是王室一位宗亲开口道,论辈分这位宗亲也算是秦王的叔叔了。

    “启禀陛下,赵高执掌落网,竟能让贼人在咸阳城外伏击我大秦平安君,这件事不管是否与其有关,微臣认为赵高都不再具有执掌落网的资格了。”此时一开始要给王离叫太医的将领说道。能站在朝堂之上的哪个不是人精,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嬴天澜想整死赵高,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为什么,但是一个是可能被诛九族的宦官,一个是刚刚立下战功的秦平安君,帮谁说话大家心里已经有底了。

    “启禀陛下,臣以为应该先将赵高关押起来,等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做打算。”又一位臣子提议道,别看这个提议不温不火看似公平。一个宦官一旦被关押在天牢,等这种死无对证的事情、水落石出怕是要直接待到死了。

    这就是这个时代贵族与奴隶无法跨越的鸿沟。就像刚刚那位宗亲说的,赵高只是一个宦官,嬴天澜是你儿子,你儿子打了我们家族一条的狗,你秦王要是因为这是处罚他,那其他王室宗亲不是看着这条狗要绕着走了,为了王室面子秦王也不会追究嬴天澜的任何责任。

    “革除赵高罗网的指挥权,没有寡人的旨意不得出府半步。”秦王终究还是给出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表舅,赵高的府邸在哪里?”嬴天澜装模作样轻声细语的问昌平君,但是大殿之上大多数人都看向昌平君,昌平君无奈之下道出了一个地址。

    “多谢表舅,天澜明白。”嬴天澜露出了一副奸诈的笑容。

    “什么!你明白了什么?不是你问我地址的吗?你到底明白了什么?”昌平君在心中发起了无数的疑问,但是在大殿之上他又做不到向嬴天澜一样不要脸的质问他。

    “至于你在咸阳城外遇刺之事寡人会安排人调查清楚的。来人!去国库中选一些上好的药材,一会儿送到王府。”随着嬴政的话落,赵高的事情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二公子,请您给大伙说说,您是如何大破匈奴十五万联军的?”一位年轻的将领忍不住问道。这喧闹的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对啊!这次这位平安君入咸阳就是因为大破匈奴。

    “啊?这不是有手就行吗?”嬴天澜的表情变得不可思议,仿佛李信在问他怎么用筷子吃饭似的。

    话音刚落,朝堂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像是吃了那啥一样,令人难以言喻的表情出现在众人脸上。

    “二公子可否说一些详细情况?”对于一众武将来说,如何以少胜多,跨越将近三倍兵力一夜之间大破敌军,这些都是他们想要了解的,若能从中得来什么启发,对于自己也是大有裨益。

    “我和他们讲道理,教他们学儒,他们都觉得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说的很对,愿意为大秦效力。这不有一万匈奴俘虏已经在凉城守军的押送下在往咸阳前行了,儿臣听说现如今修渠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希望儿臣此举能助郑国渠早日毕工。”嬴天澜毫不在意的说道,的确是和匈奴讲道理了,觉得嬴天澜说的不对的人,都死完了。

    “这……”朝堂之上所有人都不在发问了,他们将目光看向秦王。

    “启禀父王,这是此次匈奴战俘的一些情况。请父王过目。”说着嬴天澜从袖中掏出一卷竹卷,让护卫呈给政哥。

    “你们想要些什么赏赐?”政哥看完竹卷之后,明白嬴天澜为什么不愿意明说了,里面的火箭车,破土三郎都是公输家最新制作的战争利器,越少人知道越好。他呈上来的也不是什么匈奴战俘情况,而是凉城战役的具体情况。

    “父王问你们什么,你们就答什么!”嬴天澜看着后面四人说道。

    “回禀陛下,末将王大虎,君上前几天刚给俺说了个媒,俺想要很多钱,好回凉城买个大宅子,再雇几个佣人。”王大虎心思秉直向来不藏着掖着,直接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镇西军猛虎营统帅王大虎击杀匈奴有功!赏黄金千两!”

    “回禀陛下,末将李天霸,想要封官、以耀门庭!”和嬴天澜差不多的大的李天霸说道。

    “镇西军轻甲营李天霸,击杀匈奴有功封飙骑将军,赏黄金百两。”就这样秦国现在年龄最小的将领由秦王亲口赦封。

    “回禀陛下!末将王离愿留镇西军,请大王允许!”王离说道,他知道这次回咸阳有可能会被留在咸阳,跟随自己的父亲或者祖父,他王离想靠自己成为一个令人侧目的将领。用嬴天澜的话来说:“别人看你就说你不愧是王翦的孙子,这有什么意思?你应该做的是超越自己的父亲与祖父。”

    “准!镇西军轻甲营副统领王离击杀匈奴有功!赏百金,另赏良田十亩。”

    “回禀陛下,末将白芷请陛下赐婚!”白芷突然说道。

    “喔?你想嫁给谁?”嬴政不解的看着这位武安君的后裔。

    “末将一介女流,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个寻一个好夫婿。末将请大王赐婚平安君。”白芷的话说完让嬴天澜摸不着头脑。他和白芷差了近十岁,难道这个年代也流行姐弟恋?

    其实对于这个年代的人十三四岁成亲生儿育女也是常事,像白芷这样十八九岁还为嫁人的女子少之又少,嬴天澜虽然只有九岁但是论其身份、能力、地位,只要他开口便会有无数女子愿意被送入他的怀中。

    “二王子身份尊贵……”这是朝中有个大臣欲开口道。

    “寡人准了。”秦王打断了他的话,直接同意了这件事。

    “末将谢过陛下。”其实按照嬴天澜的身份其正妃与侧妃基本都应该是朝中权贵之女或者某国公主,这样才能配得上他秦王嫡次子的身份。如果日后嬴天澜将白芷收入帐中最多只是一个姬妾。

    可秦王赐婚就不同了,虽然正妃这个位置她坐不上,但侧妃这个位置还是问题不大的。这个时代身份两个字在明面上代表的含义太多了。就像刚刚嬴天澜打赵高,我是秦王儿子是贵族,打你没有理由,你要是还手就是死罪。

    (本章完)</div>http://www.123xyqx.com/read/5/50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