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战国教抡语 > 第四十一章仗势欺人
    “你带他们接手这座府邸的护卫事宜,还有一应琐事,顺便将小红叫来。”赢天澜对白芷吩咐道。

    “君上!水果来了!”

    “以后在邯郸城叫我司寇大人。”

    “好的司寇大人!”一众护卫急忙应道,随后跟着白芷去熟悉府中事物。

    不一会儿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吧。”

    只见一个粉发萌妹印入眼帘,论颜值以及身段都是杠杠的。

    “司寇大人唤奴婢何事?”女子双眸暗送秋波,声音魅惑无比,见四周无人便贴在赢天澜身上。

    “以前白芷在我身边,怎不见你此番模样?”赢天澜一把托起女子的下把,看着眼前正在发烧的女子不由问道。

    “司寇大人说笑了,白大人军旅出生,奴婢岂敢在她面前逾越。”说着女子略微敞开了一点衣领,顺便还给赢天澜抛了个媚眼。

    “那什么,我现在才十岁,你大可不必如此。”赢天澜难得装了一回正人君子,其实内心到底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司寇大人此言差矣,如今十三四岁便为人父之人可也有不少,像奴家这番十五岁还未出阁的女子可谓少之又少。若司寇大人不嫌弃,今夜就由奴家来侍寝吧,奴家一定会努力服侍好司寇大人的。”女子看着赢天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的扭动起了她的身姿。

    “怎么说呢?我表舅也算有点本事,能在赵国将农家之人弄进这座府邸。”赢天澜一句话像是在女子面前丢了个炸弹,女子听闻直接退后了两步。

    “你不用紧张,这里就我一个人。”赢天澜摆了摆手说道:“你要觉得热你可以接着脱,我还是很爱看漂亮的女子脱衣服的。当然长得一般的我也喜欢看。”

    “司寇大人饶命!小女子只是农家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君上就将小女子当个屁放了吧!大人喜欢看奴婢脱衣服,奴婢马上脱!”说着少女急忙脱下她的衣物。

    赢天澜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佳人不由感叹道,投胎也是门技术活啊。

    “你要是什么小人物,农家又怎会安排你来到此处呢。”白芷推门而入,冷声发问。

    “嘘!你轻一点,不然你暴露的事情就要被别人知道了。”赢天澜走到少女的身前示意少女小声一点。

    “唔~”少女急忙双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惹赢天澜不喜。

    “你没有说谎的机会咯,要是你再说谎的话,我会把你四肢敲断送给刚刚进来的那些将士们。”赢天澜眼中杀意还不掩饰,少女仿佛看到的尸山血海,这个时候少女才想起来眼前这位是大破匈奴十五万联军,攻下新郑的平安君,而不是什么被国尉之子刺杀未遂的邯郸司寇。

    “奴婢叫作田蜜,是农家魁隗堂的弟子,受侠魁之命潜伏于此,监视君上!”

    “你是几珠?”

    “奴婢是五珠。”

    “那你地位仅在总管之下咯?”

    “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的..魁隗堂总管吴旷对我有意,所以我才能配五珠,君上,奴婢只是一个间谍求君上放奴婢一条生路,奴婢愿意为君上当牛做马。”说着田蜜开始向地上磕头,至于出手偷袭?别开玩笑了,她这种女人自私自利怎么可能会抱有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此时出手不管成功与否都会死在这座府里,想让她为农家为那帮臭男人的宏图霸业牺牲,这怎么可能。

    “你来府上这么久了,你向谁传递消息呢?”

    “奴婢从未传递过任何消息,自始至终奴婢受侠魁命令潜伏于此之后还没有收到过何人交接。侠魁也没有再下达何人命令给我。”

    “原来如此。”赢天澜不由的思索了一番。

    “恭喜你,被农家抛弃了!”赢天澜看着跪在地上的田蜜笑着说道。

    “农家派你一个女子潜伏府中,却不与你联络明显就是把你丢在这里当一步闲棋,八成本君若是出了什么事就会把你丢出来背锅。”赢天澜看着田蜜侃侃而谈道。

    “说不定就是借本君之手除掉你,你在农家是不是有什么高层看你很不顺眼之类的?还是有什么高层觊觎你的美色你没有从了人家。”田蜜听得冷汗连连,自从魁隗堂堂主知道自己的兄弟吴旷对自己有意之后便一直对她冷眼相对,还一直对吴旷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离自己远点,如今自己的处境哪里像是来监视赢天澜的,哪有监视别人却不汇报其动向的。

    “说不定你出去之后,农家与你不对付的高层便会以你任务失利的理由将你踢出农家。”

    “其实本君也很奇怪,怎么会罗网突然收到消息你潜伏于本君之所,虽然对方传递消息的方式十分隐蔽,也的确是罗网好不容易才获取的,但是时机不对,镇西军刚刚到府你就暴露了,这也太巧了。”哪是这么回事,分明就是穿越者的先知让你认出了眼前之人罢了。

    “求君上就奴婢一命!”田蜜的表情从求赢天澜放过她,直接变成了求赢天澜救她一命。以她的脑子哪里还不明白,肯定是魁隗堂堂主陈胜觊觎他的身子又得不到,所以才想出如此阴招要她的命。

    “奴婢愿当牛做马报答君上!”弱小之人只能将生的希望寄托与强者的慈悲。

    “你想不想当农家侠魁?”赢天澜按住了田蜜的肩膀,左眼青芒一闪,田蜜瞬间进入了某种不明所以的状态。

    “想。”田蜜的声音有些无力。

    “我会助你当上堂主之位,至于侠魁你能不能当的上就靠你自己本事了。本君给你一个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

    “奴婢,誓死效忠君上!”说着田蜜穿好了衣服就走出了书房。

    “君上。”白芷见赢天澜略有虚弱的坐在椅子上不由问道关心的叫道。

    “无妨,只是有点用功过渡了而已。”赢天澜摆了摆手说道,刚刚对田蜜中下了某种术式费了他很大的力气。

    “君上对农家似乎布局颇深?”白芷站在赢天澜的身后温柔给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捏着肩。

    “哪有什么布局,就是试试能不能弄死田光。”

    每一位在秦国阵营中的穿越者,哪个不是想办法把这个农家现在的侠魁弄死,这样才方便日后布局,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管田光是怎么死总之他都必须死!

    “不知君上有何打算?”

    “当然是田蜜咯。农家是我表舅花费多年时间和经历暗中扶持规模已经十分庞大,主要是里面龙蛇混杂人数居多,看来是准备日后留给我大哥登基的底牌。这样的庞然大物怎么可能任由其发展呢?当然得想办法弄过来咯。”赢天澜笑着对白芷说道。

    在白芷印象中,赢天澜总是这样面带微笑,不管是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哪怕身在新郑攻打王宫亦是如此,现在他的对手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帮,田光乃是燕地成名十数年的豪侠,一身实力早已入武道宗师之境,能够成为农家侠魁统领十万帮众其能力必然不可小觑,要想对付如此人物稍有不慎后果必然十分惨痛。白芷实在想不到田蜜一个武功平平的婢女能在对付田光这种高手上面起到什么作用。

    “君上!门房说有些人抬着几个大箱子来了。”门口有护卫说道。

    “走吧,想来是我的五千金到了。”赢天澜起身便向门口走去。

    “本将乃是当朝国尉,尔等护卫竟敢拦我!”李国尉带着一众护卫抬着箱子想要进到内院之中,可是新来的镇西军护卫没有赢天澜吩咐又怎么可能让他随意进出府邸。

    “哟,这不是李国尉吗?这是来给本官赔医药费了吗?来来来!快点将箱子放下,别苦了抬箱的兄弟们。”赢天澜与李国尉错身而过直接打开了那几个箱子,看着满满当当的金币赢天澜高兴的笑的像个孩子,恩虽然现在也是个孩子,他拿起一枚金币对着它吹了一口气,放到耳边听着回响一副沉醉的样子,旁边的李国尉攥紧了拳头,再大的怒气他都忍了,他一个国尉能拿出五千金已经算变卖了不少家产了,他也没办法,人一旦进了天牢就归于禁军管辖,他带兵救子便是造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他也想办法托过不少人想把儿子捞出来,但是没有司寇手书与印章根本没有办法让天牢守军放人,赢天澜直接称病闭府。说得不好听点,若赢天澜真出什么事情他们一家都得陪葬所以也没有人愿意顶着风头帮他从天牢捞人。

    “五千金都在这里了,赶紧把本将军的儿子放出来。”李国尉强忍着怒气说道。

    “拿去吧,这是我早就写好的手书,印章我都盖好了,赶紧去接你儿子吧,别让你儿子在天牢等太久。”赢天澜从袖袍之中取出一份文书丢给了李国尉,李国尉接手之后便带着人转身离开了此处,他儿子被打成重伤关在天牢里时间长了怕是要落下什么病根。

    “大虎,叫几个人把这些钱带着跟我走,我要进王宫,面见太后。”说着赢天澜便坐上马车带着几个亲卫向王宫行驶。

    (本章完)</div>http://www.123xyqx.com/read/5/50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