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第一天王 > 第1538章少林寺三
    李寻欢道说道:“但知道他藏经之处的,却只有你和掌门心湖大师。”

    心树的面色如铅,沉重的点头:“不错。”

    李增欢道:“难道你认为心湖大师就是──”

    心树默然半晌,“这倒不一定,因为那人既已发觉二师兄对他有所怀疑,自然也会对二师兄的行动分外留意,也许就可能因此而在暗中窥得二师兄的藏秘之处,只不过──”

    李寻欢问:“怎样?”

    心树目光凝注李寻欢,一字字道:“只不过二师回来时并没有死,简直本来也不致于死的!”

    这句话说出来,李寻欢真的为之耸然失声。

    只见心树大师双拳紧握,接着说:“我虽然对下毒并没有什么很深的研究,但近年来对此中典籍倒也颇有涉猎,二师兄回来的时候,我已看出他中毒虽深,但却绝非无救,而且在短时间之内也绝不会有生命之危!”

    李寻欢色变:“你是说──”

    心树点头:“偷经的那人既知道秘密已被二师兄发现自然要将之杀了灭口!”

    李寻欢忽然觉得这屋子里闷得很,几乎令人透不过气来。

    他缓缓踱了个圈子,才沉声问道:“心眉回来后,倒过这屋子的有几个人?”

    心树道:“大师兄、四师兄、五师兄和七师弟都曾进来过。”

    李寻欢道:“你的意思说,他们都有可能下手?”

    心树点了点头,叹道:“这是本门之不幸,我本不愿对你说的,但现在我已发觉你绝不是出卖朋友的人,所以我希望你──”

    李寻欢道:“你要我找出那凶手?”

    心树道:“是。”

    李寻欢目光炯炯,盯着他的眼睛,一字字道:“凶手若是心湖呢?”

    心树突然怔住了,过了半晌,满头大汗涔涔而落。

    李寻欢道:“就算少林门下人人都已知道心湖是凶手,也绝无一人肯承认的,是么?”

    心树没有说话,因为他无话可说,江湖中人素来将少林视为名门正宗,如今少林若是杀人的凶手,少林寺数百年的声名和威望岂非要毁于一旦。

    李寻欢道:“就算我能证明心湖是凶手,只怕连你也不肯为我说话,为了保全你们少林的声名,你恐怕也只有牲牺别人了。”

    心树长长叹了口气:“不错,为了何全少林威望,我的确不惜牺牲一切。”

    李寻欢淡一笑,“那么你又何苦要找我。”

    心树道:“我虽不愿做任何有损本门声名的事,但你只要能证明谁是杀死心眉师兄的凶手,我不惜与他同归于尽,也要他血溅阶下!”

    李寻欢道:“出家人怎可妄动嗔念,看来你这和尚六根还不清净。”

    心树合十:“我佛如来也难免作狮子吼!何况和尚。”

    李寻欢点头,“好,有了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心树动容道:“莫非你已知道凶手是谁?”

    李寻欢道:“我虽不知道,却有人知道。”

    心树皱眉道:“凶手自己当然知道。”

    李寻欢道:“除了凶手自己之外,还有一个人知道,那人就在这屋子里。”

    心树看着萧央他们。

    萧央乐了,“李大侠说的不是我们。”

    心树耸然道:“谁?”

    萧央指着禅床上心眉的遗蜕道:“就是他!

    心树失望的叹息了一声,“只可惜他已无法说话了!”

    萧央笑道:“死人有时也会说话的。”

    他忽然掀起覆在心眉尸身上的血被单,目光斜斜自窗外照进来,照着心眉枯槁干瘪的脸。

    暗黄色的脸上,还带着层诡异的灰黑色。

    萧央说道:“你可曾看过被极乐童子毒死的人?”

    心树摇头:“没有。”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你的运气不错,实验也毒死的人实在不好看!”

    其实无论谁被毒死的人都不会好看的。

    李寻欢闭起眼睛,缓缓说:“多年前,我曾经看到一个被他毒死的人,那人中毒才不过片刻,全身已经发黑,我出去打个转,再回去一看,那人身上的肉已全都不见了,已变成了一副骷骨──漆黑的骷骨!”

    心树凝视心眉的尸身,嘁声道:“但现在二师兄中毒已有好几天了……”

    李寻欢张开眼睛,“不错,他中毒已有数日,却还没有发生那种可怕的变化,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心树摇了摇头。

    李寻欢一字字道:“这只因他又中了另外一种极厉害的毒!”

    心树色变:“你──你是说──”

    李寻欢看着萧央。

    萧央说道:“他虽中了极乐童子的五毒水晶,但中的毒并不深,再被他以内力逼住,所以他直到回来后毒性还未发作。”

    心树点头:“正是如此。”

    李寻欢这才接着说:“那凶手为了怕他说出秘密,一心想他快些死,生怕他中的毒还不够深,就另给他服了一种极厉害的毒草。”

    心树道:“杀人的法子很多,他为什么还是要用毒?”

    萧央说道:“因无论用什么法子杀人,都鸡免留下痕迹,大家既已都知道心眉大师中了毒,他只有再用下毒这法子,才能避免别人的疑心。”心树叹道:“不错,这样做人人都认为二师兄必是被极乐童子毒死的,再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了。”

    李寻欢冷冷道:“此人行事,虽然老谋深算,只可惜忘了一件事。”

    心树道:“什么事?”

    李寻欢道:“他忘了毒性必相克,就因为他们下的毒既烈又重,克住了五毒水晶之毒,所以心眉大师的遗蜕到现在还未有那种可怕的变化!”

    李寻欢目光闪动,道:“心眉大师回来以后,可曾服用过什么?”

    心树说道:“只吃过一碗药。”

    李寻欢道:“是谁喂他吃药的?”

    心树道:“药是七师弟心鉴配的,但喂他吃药的人,却是四师兄心烛和七师弟心灯。”

    他长长叹了口气,黯然接着道:“所以这三个人都有下毒的机会。”

    李寻欢缓缓道:“世上的毒药大致分二类,第一类毒药虽然无色无味,却可令中毒的人死得很惨,叫别人看了害怕,只因这类毒不但要取人性命,还有要向人示威之意。”

    心树道:“那五毒水晶自然是属于这一类的毒了。”

    李寻欢点头:“正是。”

    他接着道:“第二类毒,也许并非无色无味,但却可令被毒死的人死后全无异状,甚至叫别人看不出他是被毒死的。”

    心树疲乏说道:“你说那凶手就是用的这种毒?”

    李寻欢点了点头,叹道:“就因为两种毒性迥异,是以才会互相克制,那第三类毒虽可怕,这第二类毒却更险毒,江湖中能用这类毒的人并不多。”

    他目光炯炯,盯着心树道:“少林门下,善于用毒的人有几个?”

    心树深深吸了口气道:“这──”

    他似乎不愿意说。</div>http://www.123xyqx.com/read/5/5174/ )